發佈於:2015-03-31

訪談節目:藏人法律學者談流亡社區法律意識


  

【西藏之聲2015年3月29日報導】在藏人們長達50多年的流亡過程中,藏人社區在達賴喇嘛尊者的推動下,實行了民主制度。文化、經濟及衛生狀況等方面都得到了巨大的進步與發展,特別是在教育方面,流亡藏人中出現了越來越多的經濟、文學與政治等方面的專業人才。然而流亡藏人對法律專業似乎一直沒有太大的關注, 本台特別邀請了畢業於印度班加羅爾Christ University的法律學碩士洛桑扎巴,與我們一起來討論,現今流亡藏人社區對法律意識淡薄的背景和原因。

西藏之聲:首先請你向本台的聽眾和觀眾朋友們,簡短的自我介紹一下。

洛桑扎巴:我叫洛桑扎巴,2000年我到印度,然後我就進入了TCV(流亡西藏兒童村)學校。2004年獲得法律碩士學位。這就是關於我個人的簡短介紹。

西藏之聲:藏人行政中央最高法院於2013年6月底,召集印度各邦內的藏人律師及法律學者,舉行了一場「藏人法學家會議」,並且在會議上成立了流亡藏人社區中的首個「藏人法學家協會」你也是這個協會的成員,請介紹一下成立這一「法學家協會的」宗旨及背景。

洛桑扎巴:我們1959年以來,西藏很多人就流亡到印度。然後在這裡成立了一個民主社會所需要的三個機構。我們司法部門的有關人員,他就覺得到目前為止,我們西藏流亡政府培育了很多律師、法律學者還有法律學生。但是在流亡政府中對法律的意識是非常弱的。所以說要是需要去提高在西藏人中間的法律意識的話,必須得有一個體系和組織,也可以說是協會,他去做工作的話就比較好。所以2013年6月28日到30日,在司法部門的籌備下,我們在達蘭薩拉開了藏人法學者的會議,在29日早上我們有幸見到了達賴喇嘛尊者。然後尊者也有此意吧,就是說如果你們可以辦一個法律協會的話是很好的。所以我們在當天下午的會議上,就成立了這個西藏流亡法律者協會。就是在這樣一個背景下成立了協會。

西藏之聲:您在這一機構中所肩負的職責是什麼?

洛桑扎巴:我們這個協會裡擔任的是協會秘書長。

西藏之聲:剛才你提到那次會議的與會代表們,還獲得了達賴喇嘛尊者的特別接見,當時尊者對成立這一機構,給予了怎樣的評價呢?

洛桑扎巴:當時尊者很開心。第一次見到這麼多藏人律師、法律學者還有法律學生,大家都聚在一起很開心。尊者也覺得到現在為止我們培育了很多從事法律學業的人士。然後當尊者聽到我們也是有去想去辦一個協會的時候,尊者非常高興。尊者鼓勵了我們很多,然後讓我們去再接再厲。

西藏之聲:流亡藏人社區中雖有司法機構、但是當流亡藏人們真正遇到涉及司法方面的困難與問題時,都必須與印度相關部門取得聯繫,藏人行政中央方面是無權處理的。這應該也是流亡藏人學生中很少有選擇法學專業的原因之一,我想問你是在怎樣的情況下,選擇法律系的呢?

洛桑扎巴:對這個問題我想我還是需要解釋一下。因為你也知道,法律從大部分去分的話,就有刑法跟民法。然後我們的司法機構,可以從事民法方面的問題,就是說民事法方面的問題。因此我們也有民事起訴法、我們藏人也有。所以說不是所有涉及法律的問題,都必需得通過印度法律與法院才能夠解決的。那是不一定的,這是我要說明的一點。我覺得這個法律是一個很重要的體系。無論是一個社會也好、還是一個國家,一旦沒有法律的話它就完蛋了,對吧。那就談不上什麼和諧、和平,穩定發展之類的問題。所以說法律是一個關鍵的要素。然後第二點,在西藏的流亡社會裡對法律的意識是非常的淡薄。所以我就進入法律,開始攻讀了法律系,現在已經獲得了法律碩士學位。

西藏之聲:您在內的部分藏人青年,攻讀法律專業,除了能夠在藏人處理法律方面的問題時,提供協助外,你覺得攻讀法律對西藏的自由抗爭事業有怎樣的影響?

洛桑扎巴:我覺得這個法律協會可以說是一定可以為西藏的鬥爭事業做出巨大的貢獻。因為你看現在是一個以法律為主的一個年代。然後,最近中國也不是鬧著法治改革嘛,對吧。所以說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下,我覺得藏人法學者協會,可以在法律方面尋求一個可以使我們的需求達到一個最高層次的貢獻。

西藏之聲:您是否認可剛才我所介紹的,現階段流亡社區法律意識淡薄的狀況?是否有其他觀點?

洛桑扎巴:我非常接受你的觀點。因為在這個西藏流亡社區,對法律的意識是淡薄的。因此很多的西藏人,如果我們要是到各地去調查的話,很多藏族人就面臨著法律上的困難。就是說西藏的流亡社會裡面,對法律的觀念和對法律的意識是非常薄弱的,所以說我們這個協會的最主要的一個目的,就是想辦法去提高這個意識。讓這些藏人能夠在法律方面有所意識和觀念。這就是我們一貫的最主要的目的。

西藏之聲: 「藏人法學家協會」成立至今,快有2年了,在這長達兩年的時間中,有取得哪方面的進展?未來又有哪方面的發展規劃?

洛桑扎巴:我們的這個協會於2014年7月23日在印度南方卡納塔克邦合法註冊。然後我們就在南方各大社區、各大學校中開展了提高法律意識的活動,也去鼓勵了很多學生攻讀法律大學,然後讓西藏流亡社區中,有更多、更廣、更好的法律學者。這次我到達蘭薩拉來,想要跟行政中央的首長和議會匯報我們的工作情況。而且我也相信在不久的將來,我們流亡社區中,會出現越來越多的藏人法律學者。

西藏之聲:最後,通過本次的訪台節目,你對流亡藏人學生中,對法律感興趣的人,或者那些在為應不應該選擇法律係而猶豫不決的年輕人,有什麼想要說的話?

洛桑扎巴:我剛才說過了,法律是一個重要的體系,所以說對我們西藏問題來說的話,法律也就不然而知的成為一個非常重要的體系。在我們的流亡社區中,需要更多的法律學者、需要更多的法律律師,所以我請求流亡藏人社區中的年輕一代,關注國際法律問題,攻讀法律學校,向藏人民眾普及法律知識是非常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