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新聞集錦 >

 

新聞集錦

訪談:駐台代表達瓦才仁談藏傳佛教在台灣發展過程中的弊端

資料來源:西藏之聲




【西藏之聲2015年7月11日報導】在達賴喇嘛尊者的帶領及藏傳佛教各教派高僧大德們的努力之下,藏傳佛教於50年代,伴隨著流亡藏人踏出西藏國門,遍布全球各地,利益了無數信眾。與此同時,也有個別藏人不守戒規,借藏傳佛教之名某私慾招搖撞騙。近日台灣一名女藝人同據稱是西藏仁波切的男子結婚生子的新聞被曝光後,再次引起了爭議,有藏人擔心這極有可能使不明真相的台灣佛教徒,對藏傳佛教產生誤解。

在這期訪談節目中,我們邀請了藏人行政中央駐台灣辦事處代表達瓦才仁,來為聽眾們介紹藏傳佛教在台灣發展過程中的一些弊端。

西藏之聲:達瓦才仁先生您好,前一段時間許多中文媒體都報導了台灣女藝人阿雅(原名:柳瀚雅)與一名據稱是西藏高僧、叫做「竹慶本樂仁波切」的男子結婚生子的新聞,引起了各界的關注,首先請介紹一下,您對這起事件所了解到的情況是什麼?

達瓦才仁:其實我看到也是新聞的報導,新聞報導有各個面向的,有那位藝人的朋友,或者說報導的很多,那麼我所了解的這位竹慶本樂仁波切好像住在美國,而且之前也是結過一次婚,然後離婚,離婚之後跟這個名阿雅的女藝人結婚的,而這個女藝人以前在台灣是一個蠻有名的藝人,大概的了解就限於這些而已。

西藏之聲:稍後台灣女藝人阿雅在對此進行解釋時,說她的丈夫沒有受戒,不是「轉世活佛」,而是「轉世仁波切」,因此可以結婚。藏傳佛教有這樣一說嗎?您是否了解這位「竹慶本樂仁波切」的身份背景?

達瓦才仁:在這個事情上台灣的電視台曾經請我去上電視說明,所以我也去了,他們都會問哪個是活佛轉世,活佛是什麼,或者轉世仁波切是什麼的一些問題,那我就跟他們講了西藏人的佛教觀點,西藏人的佛教觀點強調對上師的信仰一定要虔誠,而且一般要把上師看成是佛來對待,我還跟他們講了那個「狗牙生舍利」的故事,就說有一個商人到印度去做買賣,他的母親希望自己的兒子多帶一些供養的東西來,那她的兒子每次去都關注賺錢,每次都忘掉,每次都讓母親很失望,後來有一次他從印度做買賣回來,到家門口他才想起母親讓他找一些佛教信仰對象的,這些佛像、聖器,所以他沒辦法,這時候他看到旁邊有一條狗已經死了,肉已經腐爛,只剩下骨頭,他就把狗屍體上的一顆牙齒拔下來,洗好,就用綢緞包起來,回到家裡就跟媽媽說,媽媽這次我沒忘哦,我給你帶來了佛牙,那個老媽媽虔誠的認為那個狗牙是佛牙,供養的時候,那個狗牙生出了舍利,所以佛教強調的是,你自己對信仰的認真的態度,而且如果你對自己的一位上師,或對佛像有了強烈的信仰或信心的話,把它當成佛來看待,你實際上等於是跟佛打交道。

就像我們說的佛像,佛像它是工匠用泥巴或者用銅做出來的,它本身是物質的,但是當你不把它當成泥、銅,而是當成佛祖釋迦牟尼去觀想的時候,其實等於你在跟佛陀進行精神的接觸,而且因為你的虔誠,這個佛陀的加持力也是存在,但是如果你不把它看成佛的話,它就是一個物質。我說西藏的佛教都是這樣看,所以他們在看待上師的時候、在修行的也強調把上師看成佛、菩薩的化身,這些都是一些修行的過程,但是這並不是他們真的就是佛、菩薩的轉世,也並不是說把泥巴做起來的佛像就是佛陀,但是你把它看成佛來對待的時候,你等於是在跟佛的精神進行交流,西藏佛教強調這些,所以我解釋說一些人會說他是觀世音的轉世、觀世音的化身、或者文殊菩薩等等,當然像達賴喇嘛,薩迦法王,這些修行非常高的,但是西藏人所說的很多轉世,他其實並沒有到這樣一個成績、境界。

在西藏比如一個寺院的寺主、或者說拿到格西學位(佛學博士學位)的這樣的高僧,他們佛學造詣當然是非常好、或者修行很好,但是還遠遠沒到那個成佛的境界,但是這些人圓寂以後,西藏人還是會尋找這些人的轉世,這主要是因為他們的前世修行的非常好,在這樣的基礎上,他轉世以後,他的習氣也會帶來,所以他在這樣的基礎之上修行,還是可以繼續引導信眾走上成佛之路,這也在西藏稱為轉世喇嘛、轉世仁波切,所以我跟他們說從這樣的角度講,西藏並沒有「活佛」這個概念,我們只有轉世仁波切、一個很出色的寶,所以在這樣的狀況下他們都是出家人,他們都應該會是出家的方式修行,那我們現在所知道的這個竹慶仁波切,阿雅說他可以結婚、或者說沒有受戒,這個當然是沒有錯。

如果一個人他選擇不受戒,那它就是一般的俗人,即時他的前世是一個修行非常好的人,但這些沒有延續到今生,而他選擇了作為一個世俗人的話,他因為沒有受戒是可以結婚的,但他不會是一個僧人,但是我們在一些照片裡面看到,那位仁波切他是穿著僧裝的,所以我在上電視介紹的時候,特意把西藏的僧人的僧服拿去,我告訴所有的觀眾,如果他是穿著僧裝、黃色的袈裟的話,他就不能結婚,如果他結婚以後還穿著袈裟,那就是一種欺騙,因為這種袈裟,剃頭和法名等等,這些只有受戒的僧人才能享有,表示他是出家人,所以他是不是轉世跟他是不是出家人沒有關係,但是他穿了黃色的袈裟,那他一定要是出家人,一個不是出家人、或他沒有受戒的人,一個結婚的人更不要說了,他穿著袈裟的話,是不允許的、就是欺騙、類似於欺騙的行為,這是我上電視做的介紹。

其實藏傳佛教並沒有說出家人可以結婚,但是有些仁波切沒有受戒,比如說文化大革命時期,在西藏境內有很多的轉世仁波切,因為沒有出家,即時後來宗教開放以後,因為很多原因一些人選擇沒有受戒,同樣也有一些仁波切剛開始出家,後來還俗了,比如說我們知道的第十世班禪喇嘛,他就是先出家,因為環境的原因還俗了,但是從還俗的那天開始,雖然班禪喇嘛是西藏非常崇高的宗教領袖,但是他從娶太太、還俗的那天開始,穿的都是藏裝,而不是袈裟,也就是他對袈裟、對出家人的尊敬,以及他是作為俗人、在家人的身份,所以這個的區別就是非常的清楚地,西藏佛教裡面並沒有說你是一個結婚的人可以穿袈裟、或者說冒充出家人,這是不允許的,如果沒有受戒,即使你的前世是轉世什麼的,也不能穿袈裟。

西藏之聲:這起事件被曝光後,就有人撰文提出'仁波切'在台灣曾風靡一時,但當年一位藏傳佛教高僧在台灣身陷性侵醜聞後,「仁波切」們在台灣的聲譽受到影響,文章的大意就是指,發生這次的事件後,藏傳佛教在台灣和大陸的發展,顯示出正在落魄下去的狀況。首先您是否認同這種說法?還有這次的事件是否可以看作是個案?對台灣佛教信徒會傳遞什麼樣的信息?

達瓦才仁:在台灣藏傳佛教剛剛傳播過來的時候,因為在此之前信仰漢傳佛教的一些人以門戶之見,將藏傳佛教佛父、佛母(雙身佛)塑像和唐卡,對外宣稱西藏佛教僧人的戒律不會清淨,他們在修行的時候會跟女性發生關係等等的介紹,同時大概在7、80年代有一些西藏的僧人來到台灣,因為當時西藏流亡政府不允許一般的僧人到台灣去,因為當時「蒙藏委員會」,以及政治等原因,一些不服從達賴喇嘛指令的一些人到台灣,還有一些假的僧人到台灣的時候,他們就利用這樣的機會到處招搖撞騙,騙財騙色,這樣的事情出現過很多,而且他們公然無恥的宣稱西藏的喇嘛是可以結婚的、是可以找女人的等等,這樣一些無恥之徒在台灣所造成的影響是非常非常壞的,因為台灣人剛開始有個先入為主,認為西藏喇嘛好像可以結婚的類似這樣的觀念,然後這些假的僧人,在台灣造成很不好的影響,特別是後來出現的一些所謂的喇嘛、仁波切插足夫妻之間充當第三者等等出現這樣事件的時候,在台灣造成很壞的影響,因為這個藏傳佛教在台灣受到絕對的受到影響,人們對藏傳佛教和西藏喇嘛的信賴感減少了很多。

雖然達賴喇嘛的幾次訪台使人民對藏傳佛教的認知有很大的提高,但是達賴喇嘛來一下就走了,然後平常的時候就是有一些假的、或者說已經還俗的一些人,還是繼續冒充僧侶,騙財騙色,這樣的事情造成藏傳佛教在台灣、大陸的發展中,造成相當負面、惡劣的影響是毫無疑問的,所以說從正信的佛教徒的角度來講、從西藏佛教徒的角度來講,我們去做這樣一個澄清、一個說明,以及讓台灣的佛教徒真正認識對西藏佛教及西藏佛教的戒律和對僧人的要求,僧人的行為規範,以及辨別真假僧人,我認為是非常重要的。

另外,在台灣來說他當然是個案,因為他已經結婚,他一方式說沒有受戒,另一方面還穿著僧服,就是矛盾,所以說你沒有受戒就不應該穿僧袍,而你結婚以後更不應該穿僧袍。我聽說過以前在台灣有些人穿著僧袍跟台灣的女孩子結婚,像這些是非常惡劣的欺騙行為,所以說他就是個個案,是一個欺騙行為,並不是藏傳佛教允許,或可以出現的事情。

西藏之聲:藏人行政中央宗教與文化部,是否會通過駐台辦事處,來管理各教派在台灣設立的佛法中心?達賴喇嘛在許多場合都曾要求各教派約束本派僧侶的行為,但這在實施方面,是否會有困難?

達瓦才仁:對啊,這個的困難非常大,因為首先我們西藏已經亡國了,我們流亡藏人是難民,我們流散在世界各地,所以說在流亡社會藏人對達賴喇嘛尊者或藏人行政中央的服從,完全是給予自願的、是主動的行為,我們並沒有任何的法律,強制力來讓他們服從。所以我們看到一些媒體報導一些假的僧侶,他們招搖撞騙的新聞的同時,我們也知道有更多的成千上萬的僧人還是在西藏寺院,或者在各個領域,他們都是非常虔誠,非常認真的在學習佛法、弘揚佛法。

當然這些人一般不會出現在媒體上,但是那些害群之馬,很多都是不服從達賴喇嘛尊者的指令,也不服從各自的教派,甚至他們根本沒有教派,只是自己在冒充,即時其中一些人有教派,也不服從自己教派領袖指令和教導,不服從藏人行政中央,那麼碰到這些人的時候,由於我們西藏是難民、流亡在外,所以說綱紀、制度藏人無從,我們其實沒有任何的強制,或者是用法律的手段制止這些東西,我們只能用道德的勸說和宗教的信仰的角度去勸說,而這些很多的人,並不是虔誠的佛教徒,所以他們如果不接受,其實我們很多時候顯得非常的為難。

至於像我們在台灣的辦事處,我們在跟台灣的藏傳佛教接觸的過程中,那些正派的、各寺院在台灣的中心、或者說那些真正的出家人、仁波切、格西等等,他們所設立的中心、或團體,他們與我們的配合,相互之間的服從這些方面沒有任何的問題,他們都是非常主動、非常的自願的去服從達賴喇嘛尊者或藏人行政中央,這些都是絕大部分,但問題是,我們剛剛提到的這些害群之馬,它是少部分,而這些人既不服從達賴喇嘛尊者,也不尊重藏人行政中央,對這樣的人,其實在異鄉它國你很難有一個更具體的方式來做出一些處理、或者採取一些手段,這是很困難的,因為我們沒有自己的國家、沒有自己的法律、沒有自己的權威的時候,所面臨的一個特殊的階段,就是在流亡社會中間的,特殊階段下,特殊的問題,這些方面的困難,以後還是會繼續存在,最主要是我們還是用立正破邪這樣的方式,讓更多的台灣人民了解什麼是藏傳佛教,什麼是藏傳佛教的僧侶,讓他們了解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我們認為在這些方面的努力,才會是最有效的,在這些方面,其實我們已經在做,目前已經取得了一定的成績,但是還有許多努力的空間。

西藏之聲:在台灣也有個別團體,自立分支,宣稱是藏傳佛教傳承,為此駐台辦事處(達賴喇嘛宗教基金會)還曾同他們對簿公堂,您能否給聽眾們介紹一下這方面的情況?

達瓦才仁:其實在台灣不僅有很多的團體,自立分支,宣稱是藏傳佛教,甚至還有人說他是苯教的領袖,或者藏傳佛教一些傳承中斷了,他們就鑽空位子,以及自稱是新的教派,比如穿綠色的袈裟等等,類似這樣的在台灣很多,這個是當今時代很多地方的一個共有的現象,比如在亞洲很多地方有很多新興的宗教,而且在台灣不僅有新興的宗教,這些新興宗教,或者是欺騙他人的宗教,他們都有冒充藏傳佛教,因為藏傳佛教在國際上的聲譽都是非常好的,雖然在台灣有前面所提的害群之馬,對藏傳佛教造成很多的誤會、誤解,但是畢竟藏傳佛教整體在國際社會的認知、信譽是非常良好的時候,很多的假的團體或個人,都以藏傳佛教的名義,到處去欺騙。

我們作為藏傳佛教和達賴喇嘛代表、或藏人行政中央在台灣的辦事處,當很多的信徒看到一些自稱是藏傳佛教的團體的冒充行為,而向我們提出詢問的時候,我們不僅給他們說明,而且有時候不得不在我們的網站上貼出公告,說明他們是假的,或他們冒充藏傳佛教是欺騙行為的時候,在台灣因為它是法治、民主社會,每個人都享有權利,他們就會告上法庭,在台灣就是有這樣一個團體,他們就堅持說他們是藏傳佛教,而且說達賴喇嘛或藏人行政中央沒有權利說誰是誰不是,宣稱自己就是藏傳佛教,達賴喇嘛宗教基金會(藏人行政中央駐台灣辦事處)竟然說他們不是藏傳佛教,這是對他們的誹謗等等,就把我們告上法庭,而且他們告的時候,兩百多起案件到處去告,在台灣除了一個縣以外,其他幾乎所有的縣都有他們的人跑到法庭去告狀、去提出訴訟,然後迫使我們基金會的工作人員必須要到每個法院應訴的話,就會疲於奔命。

他們就是想用這樣的方式,被迫駐台灣的辦事處把聲明撤下來,達到這樣的目的,如果我們把聲明撤下來,他們就會說我們就是真正的藏傳佛教,因為我們的抗議,達賴喇嘛代表處把聲明撤下來,說明我們是對的等等,他們一定會採取這樣的方式,所以說就迫使我們駐台灣的代表不得不到處去應訴,後來因為藏傳佛教的一些歷史,它的無常的幫助下,我們目前基本上把這些官司都打完了,兩百多起官司後來合併之後,都以他們的失敗告終,現在這個問題稍微好一點了,那麼他們在台灣的發展當然是,只能欺騙很少很少一部分人, 而沒有辦法很公開的去發展,這也是這樣一個狀態。

西藏之聲:除了這些假借藏傳佛教名義招搖撞騙的情況之外,也曾有團體在台灣到處散發宣傳冊,污衊詆毀藏傳佛教,尤其是密宗。那麼這些直接否定藏傳佛教的群體,在台灣佛教徒中大概佔多大的比例?您認為他們是無知還是刻意毀謗藏傳佛教?

達瓦才仁:這個問題很好,因為在這個方面,我們曾經也有打官司,其實我們知道在中國的歷史書籍裡面,對藏傳佛教的妖魔都是一貫的,特別是從蒙古人統治中國,以及滿洲人統治中國的時候,因為所有蒙古的皇帝都是信藏傳佛教的,而滿清的很多皇帝也是心向藏傳佛教的,所以說對中國人來說滿清人和蒙古人都是外族的統治者和殖民者,而西藏人再跟滿清皇帝有宗教的連接的時候,在中國人的觀點裡面我想就變成了幫兇,這樣一個觀點,所以當他們遭受到蒙古和滿清人的壓迫的時候,他們不敢跟蒙古、滿清人發洩仇恨的時候,就把這種仇恨發洩到西藏人身上,所以我們在中文的書裡面,其實可以看到很多妖魔化、醜化西藏僧人的記載,而這樣的記載在共產黨時期,那是更加的氾濫,他們為了醜化西藏宗教文化編造了無數的,有關西藏的非常嚇人的,什麼剝人皮、拿少女的腿骨做號子、以及拿著人頭骨蓋吃飯等等,類似這樣的故事、或者編造的醜化的內容非常的多,而這些內容在國際社會當然沒有任何的信譽。

但是在中文世界,以及他們同樣的文化背景下,這些說法其實在中文世界,到處可以看得到,比比皆是,在這樣一個環境下,我們在台灣也可以看得到的散發的,那麼其實我們也看到,他們有些人對藏傳佛教、特別是密宗,是沒有辦法了解的,因為密宗博大精深,而且更主要的是如果你不是真正修行密宗,無法了解密宗真正的含義,而因為不了解,一些人就妄加評論,像這樣的現象也有,還有一些,我們知道佛教有小乘、大乘、密宗,小乘佛教會否定大乘,大乘佛教不承認密宗,類似這樣的現象,也是門戶之見,但是這個並不是很重要的問題,最關鍵的是你剛剛所提到的,污衊藏傳佛教或密宗的這些事。

在台灣的一個所謂佛教團體,而這個團體你看他們的網站,看他們平時出的書、他們平時的工作,會發現他們幾乎完全是為了攻擊藏傳佛教為唯一的一個工作,這個時候我們不得不懷疑,他們是否有一些政治上的目的等等,特別是他們對達賴喇嘛的污衊詆毀等等,這些方面,真的是登峰造極,無所不用其極的,這樣一個狀態,對這樣的事情,我們也向法院提出了告訴,這些告訴過程中,法院也判他們誹謗罪,而且判他們那個所謂的,自稱已經「成佛」的那個教主,判他三個月的徒刑等等,就說他是一個罪犯,這樣的判刑已經確定,但是還是有人在街上散發所謂的宣傳冊,我們認為這個應該跟政治,或那些還是有直接的關聯。雖然從50年代以來對西藏文化和宗教的妖魔化、醜化、抹黑這樣的事情一直都存在,我想未來我們都必須繼續的去面對,所以我不認為它是無知的,是刻意的誹謗。

西藏之聲:這裡我想請您談一下,藏傳佛教面臨的另一個問題,即「兇天」的信奉者們,對藏人行政中央和達賴喇嘛作出的污衊詆毀。據您的了解,台灣信眾中是否仍有人不了解「兇天」的真面目?還有,「兇天」問題,跟我們剛才談到的其他傳承詆毀密宗、或個別人假借藏傳佛教名義而謀私欲等情況,這些問題的性質是否一樣?

達瓦才仁:其實「兇天」問題,是另外一個問題,但是你最後會發現,雖然,前面的詆毀藏傳佛教的這些,他們都是有不同的角度,但是當出現這樣的問題時候,他們都是不約而同的,跟對岸的中國政府建立著很密切的聯繫,所以說不管是妖魔化、詆毀、醜化藏傳佛教,,所有這些的根源,是跟北京有著直接的關係。當然在台灣一些所謂的「兇天」成員、他們所謂的「新噶當派」,像這樣的一些團體,他們在台灣的活動,還是會有存在,而他們的存在更多是用物質的、或者說以祈福消災等等現世報,就是說我為了今生今世的一個好的結果,我去拜這個「兇天」,我會得到很多的金錢利益等,他們是用這樣的方式,去欺騙或引誘台灣人去供奉。

所以說從本質來講,這些供奉者其實並不是真正的佛教徒,他們就像我們一般所看到的,民間宗教的祈福消災、或者敬鬼神,他們都是類似這樣的方式去信仰,雖然這樣的信仰方式不符合佛教,但是他們對外還是打著佛教的旗號,他們對藏傳佛教或其他佛教還是有一定的傷害,但是在中文世界有關「兇天」的這些資料或介紹已經很多,所以我們認為在台灣,過去幾年來對「兇天」的追隨,或「兇天」團體,基本上受到很大的限制,藏傳佛教的信眾,還是一般的佛教徒,對他們都是抱有排斥、保持敬而遠之的態度,所以他們在台灣基本上能夠發展的空間、或者他們欺騙的人不會像以前那樣多。

西藏之聲:在節目最後,對那些因看到個別人的不當行為、或因聽信了謠言,而對整個藏傳佛教產生誤解的華人信眾,您有什麼忠告?

達瓦才仁:如果你是為了尋求解脫、或者是因為佛陀的智慧和慈悲,去信仰一個宗教的時候,就像佛陀所教導的一樣,當你去追隨一位上師的時候,就要像檢驗黃金一樣,用磨、火燒等方式去檢驗一個黃金的真假,你對自己上師的檢驗,也應該有這樣的方式,這也是達賴喇嘛尊者時常教導我們的,選擇一個具格上師,然後不虛度自己的生命來去追求真理、追求終極解脫的路途中,選對師父、選對上師,真正的了解佛教的定義,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如果僅僅為了謀求現世的利益,而去詆毀自己的上師、詆毀高僧大德、詆毀佛教,做出這樣的行為的時候,你應該要想到,你因此而造成的沉重的惡業,以後一定會得到報應,所以說這是一個非常大罪孽,每個人在修行的路上,障礙非常多,大家要眼觀六路,耳聽八方,非常的小心。




2015-07-13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臟曆2141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流亡社區要聞回顧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