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新聞集錦 >

 

新聞集錦

西藏總理候選人-洛桑僧格博士

資料來源:國際西藏郵報




洛桑僧格博士是是哈佛法學院東亞法學研究部門的博士後研究員;在大吉嶺的藏人難民中心上高中,在印度德里大學獲得榮譽文學士(BA)、法學士(LLB)。1992年,任西藏青年會中央執行委員(CENTREX)。1996年在哈佛完成法學碩士學位,並於 2004年榮獲哈佛的博士學位,不僅是600萬藏人中的第一人,也是喜馬拉雅地區,包括不丹,尼泊爾和蒙古的第一人。他花了6年在達蘭薩拉從事研究工作,以論述1959年至2004年西藏流亡政府的民主和歷史的博士論文,獲得Yong K. Kim的傑出論文獎。他也以藏文撰寫了一本關於人權的書籍。赴世界各地講學談論西藏,並發表數篇期刊論文和幾本書籍;在2006年,他被總部在紐約的全球組織亞洲學會(Asia Society)評選為亞洲二十四位年輕領袖之一。洛桑僧格博士,被視為2011年噶倫赤巴(西藏總理)大選最具潛力的候選人。 以下是美國猶他州大學學生仁堅專訪洛桑僧格博士全文: 1.您被視為是下屆噶倫赤巴最具潛力的人選。您感覺如何? 我很感激地被提名噶倫赤巴候選人;在此,謹向各位藏人朋友的支持和鼓勵,表達我衷心的感謝。無論贏輸,將盡我所能,不辜負大家的期望,繼續為我們的神聖事業努力奮鬥下去。最終,西藏的民主和選舉過程,能夠透過公眾參與而成為唯一的贏家,我將盡其所能的發揮我的角色功能。 事實上,在難民安置地養成的普通藏人,以及畢業於西藏中央學校(CTS),均被視為是可以培養出潛在的噶倫赤巴的地方。在我看來,這證明了我們的社會在過去50年來煇煌的進步。這也證明了新一代藏人,對於達賴喇嘛尊者的高瞻遠矚和不懈努力,推動我們社會的改革和民主的做法,深具信心。西藏憲章規定,任何年齡達到35歲以上的藏人,都有資格和機會進入西藏流亡政府服務。 2.您是噶倫赤巴最具潛力的候選人,這也帶來了良好的效益。許多藏人渴望了解您過去15年在美國的情況。 因為取得富布萊特獎學金(Fulbright Scholarship)的關係,所以我在1995年時來到美國,並進入哈佛大學法學院就讀;在我完成碩士學位後,哈佛大學提供獎學金,讓我得以繼續攻讀博士學位。 2004年,完成我的博士學位。之後,我寫信給達蘭薩拉教育部說明我的情況,我的學術著作,包括與中國學者合作多軌外交互動,尋求他們的指導。 2005年6月17日,教育部回應了我在大學裡的學術研究工作,應該等同於服務於西藏社會,從而免除我應該要對西藏有所回饋的服務合同。富布萊特(Fulbright)計劃通過我的學術研究和多軌道外交的工作,並強烈支持我留在哈佛。2007年2月13日,美國國務院授予我簽證豁免權。我被委任為哈佛法學院研究員,並於2008年晉升為研究工作者。我仍然保有印度居留證(IC),方便旅行之用,包括回印度時使用。 過去15年致力在學術方面,並未如同大部份我在哈佛的同學們,擔任律師追求個人的私利,我堅持繼續為幫助西藏和西藏人民而努力。和世界上許多精英學習很多互動的課程,包含中國、國際政治、民主憲政、領導力、解決衝突、人權、西方哲學;而任何情況下,這些學習都是對於增進西藏福祉,有密切的關聯性。我每天都嚐試做一些對西藏有利的事,並定期在世界各地旅行,提高大眾對西藏問題的認識。 3.至目前為止,誰最能夠激勵您的人生? 想起了在2004年我畢業之後,我的好朋友,已故登達先生,他是紐約西藏辦事處的代表,幫忙故鄉網提問我一個類似的問題(http://www.phayul.com/news/article.aspx?id=7093&t=1)。有三件事情,是我深表感激的;達賴喇嘛尊者,我的父母(雖然他們至今都不明白為什麼我讀大學會比讀高中花上更多的時間)以及西藏流亡政府。當我沒有多大時,在尊者領導下的西藏政府保護我,並供給我許多機會。就專業和個人而言,現在能夠以自己的雙腳堅定地挺立,更應該承諾在盡我所能,加強和延續長輩們所奠定下來的堅實基礎,為西藏政府和我們的運動努力不懈。 4.網站和目前的博客都在討論,您和丹增朗傑(Tenzin Namgyal Tethong)先生,是2011年嘎廈大選的兩位主要候選人。您的看法? 能夠跟丹增朗傑(Tenzin Namgyal Tethong)先生相提並論,對我來說,非常光榮;丹增先生,是我的舊識,我也很敬重他。許多網站、博客、年輕人和網民的聊天室都在討著這件事,但我相信它仍然言之過早,況且多數藏民能夠上網的有限。 我一再強調2006年噶倫赤巴大選,而選民回報了慘淡的投票率,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合格選民並沒有站出來投票---比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公民投票率更低,而這兩國的選民,是真正近距離的面臨死亡的威脅和恐嚇。2011年是不是會有所不同?我聽到一些藏人不同的聲音,努力訴求著改變低投票率的狀況,那麼就要拭目以待了。我希望我們在這次大選裡能夠有更多的選民站出來投票;不管您要選誰當總理和議員,我呼籲所有合資格的西藏選民,可以在2010年8月18日最後期限日登記和查驗您的投票資格,請儘速與您當地的西藏協會聯繫。 5.有些人一直強調,要有在達蘭薩拉工作的經驗,才是擔任噶倫赤巴的最重要條件。您的想法? 如同任何國家的選舉一樣,即將臨近的噶倫赤巴大選,將成為維持現狀和改變之間的大事。想要維現狀的人們顯然發揮了他們該明的經驗,但那些渴望改變的人們,一定會主張要一名具有新視野和想法的候選人。 最近,印度贊成維持現狀,並重新讓辛格總理當選。同樣的,在1988年,美國人民支持維持現狀,所以選出了當時的副總統老布希擔任美國的總統。但最近在英國的大選,選出了43歲的大衛卡梅倫和42歲的尼克克萊格,勝過經驗老道的布朗和他的工黨。同樣的,在1992年、2000年和2008年的美國總統選舉,雖然缺乏經驗,但卻在華盛頓改寫了歷史,主張改革者取得勝利。 1992年,比爾.柯林頓擊敗現任總統老布希;2000年,德克薩斯州州長小布希擊敗在華盛頓特區經驗豐富高爾;更遑論 2008年,令一位年輕的參議員(46歲歐巴馬)都感到驚訝,他贏了經驗老道的主要挑戰者(希拉蕊)和他的最終對手(麥凱恩)。 因此,儘管經驗值是重要的,但絕非是致勝的關鍵。因為,每在一個關鍵點上,面臨新的挑戰和新的機會,每個人都想要重新選個總統或總理。最後,之於任何一個新政府而言,噶倫赤巴的成功將取決於團隊的工作。只要您能夠結合前輩的、年輕的專業人士,婦女和受過教育的人經驗和智慧,尊重西藏的傳統和文化,噶廈的成功一定在望。 就我的經驗來看:即使我沒有在達蘭薩拉的辦公室朝九晚五的規律工作,我知道政府是相當不錯的團隊。我常常受到政府、議會、西藏青年會、婦女組織或其他團體的邀請,提供講座和工作坊,這是我的責任不得不去完成。幾乎每年都要前往很多地方,待上數星期,甚至數個月的時間,我和西藏各階層領導都熱烈的互動關係,如受尊崇的西藏內閣,議會,各局部和非政府組織的主管們等。擔任大多數領導階層的諮詢顧問,我有信心可以完成這些工作。 我公平的理解達蘭薩拉的政治生態,因為我曾花了6年的時間,為我的博士論文從事這樣的研究工作,為「誰是誰」採訪西藏社會各個階層,從已故的昆德林(Kundeling Kungo)、袞噶塔拉(Kungo Tara)、桑都仁欽到現任的噶倫赤巴顙東仁波切,更不用提內閣、議會,公務員和非政府組織人士。撰寫59年至04年西藏政府與民主創立與發展,我相信我有能力,可以掌握達蘭薩拉的內部運作。 是的,行政的經驗固然重要,但管理本質是依據法律。經研究西藏憲法和憲章,並與印度、美國和其他憲法比較,我對我20年法律背景經歷能夠派上用場,感到非常有信心。許多世界領導人都是律師,這並不是巧合。歐巴馬總統和希拉蕊柯林頓也都是律師。中共國家副主席習近平,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即將在2012年接任中共國家主席和總理,他們二位都具有法律背景。台灣總統馬英九,也是一名律師。 最重要的是,我非常了解自己,我擁有能夠理解藏人的同理心。我很熟悉安置點(藏人安置點)的情況。我知道安置點再一次面臨欠收或是在溫暖的天氣裡銷售冬天的毛衣的感覺。我在安置點長成,陪同我的父母到處去銷售羊毛衫,並在不同的西藏學校吃藏式饅頭(Tingmo)和印度扁豆(Dal)餐。由於這些經歷,我會認為這是能夠回到達蘭薩拉的一個契機,並為尊者服務。 6.您認為什麼是未來的噶倫赤巴最主要的責任? 首先,我們必須確定噶倫赤巴是一個領導者或管理者。如果噶倫赤巴單純是一個管理者,對於雙邊機構和個人經驗,都是必要的。然而,尊者自己也強調,由於我們的民主進展,噶倫赤巴應承擔更多的政治領導責任。組織研究確定了領導核心的素質,必須具備視野/規劃、溝通及激勵人心的能力;領導和執行的勇氣,配合經驗與其他的技能等。 至於噶倫赤巴是一個領導者的角色,那麼首要的責任,就是解決中國佔領的問題,減輕我們勇敢的西藏同胞所面臨的嚴苛挑戰。其次,獲得國際社會的支持,提高西藏政府的位置,這一直都是相當薄弱的一環。第三,嘎廈要維持和加強我們位在印度的流亡政府,同時爭取印度人民的支持。第四,嘎廈必須監測中國每日的變化,制定長期和短期的戰略計劃和政策,同時應對中國政府及其人民。最後,噶倫赤巴必須認識境內外藏人的願望和憂慮,確保流亡在亞洲和西方藏人的福祉。更重要的是,鼓勵我們的青年積極與西藏政府互動,並參與西藏運動。 因此,如果噶倫赤巴是一個應負起這些責任的領導者,那麼過去 20年裡,我的生活給予我在這五項重點責任上豐富的經驗。我與數百名頂尖中國學者,來自世界各地的知識份子、外交官和領導人互動的經驗,帶給我宏觀這個世界實際政治面貌。深入與來自西藏的學者和學生交流,豐富了我對他們願望,他們目前的現況和複雜趨勢的了解。不用說,在印度安置點成長的經驗,賦予了我個人的親和力。 7.數個援藏團體和人士提出使用中國的法律制度,處理西藏境內藏人的問題。作為一個法律學者,請教您,如果您當選下一任噶倫赤巴,會把這個議題端上檯面嗎? 我有15年的經驗,在直接與中國學者互動、辯論方面。我知道不少有關中國政治,一些法律,以及中國的心態。透過多軌外交,我在哈佛舉辦多次前所未有的大型會議,聚集了數百名西藏和中國學者共同互動交流。 我同意西藏支持者所主張的策略之一,就是進行徹底審查中國現行法律,並利用它們減輕境內藏人所面臨的挑戰。正如前捷克總統哈維爾在他那具有前瞻性的著作「無權者的力量」一書中所提及的,當一個國家虧待人民,就是以法律當作一種藉口。因此,被壓迫者的力量,也就是利用同樣的法律來尋求補救;這才是雙贏的局面,因為要證明中國不遵守自己的法律;如果他們不執行他們制定的法律,或者是他們根本不執行,那麼我們便可得到我們的權利。正如大家都知道的英雄人物,南非前總統納爾遜.曼德拉,聖雄甘地和尼赫魯,他們都是以自己律師的身份,運用法律的壓迫,為他們的人民爭取權利。我覺得自己多年的研究中國政治,中國的法律和監督中國法律,是我們的運動可以好好利用之處。 8.宗教在您的生命中扮演了何種角色? 宗教在我的生命中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我已故的父親在西藏是一位僧人,但逃離西藏,後來定居在印度。每天,他持咒唸誦,並在我孩提時代,把這麼重要的宗教典範都傳授給我。我的母親,與我生活在一起,每天持咒唸誦,並作108次的大禮拜,儘管她的膝蓋和背都出了問題,日復一日還是如此。我的妻子在一天結束前都要唸誦簡短的祈請文。去年8月,我參加尊者三次傳法法會;特別期待參加今年9月,尊者在達蘭薩拉即將到來的佛法教授。盡我所能,履行我已故父親臨別的贈言,當離開這個世界時,只能帶著宗教。顯然的是,這些教導對我的幫助很大,讓我可以為我的已故父親、親人,西藏同胞和眾生祝禱。常言道,「以佛法滋潤和灌溉我們的社會」。 9.您最近訪問了印度各安置點。您已拜訪了哪些地方,還打算去哪兒呢? 很多事情在更清楚後,我才來到美國;我訪問了許多不同地方的安置點,包括喜馬偕爾邦、北安查爾邦、邁恩巴德、貝拉庫比、洪素、戈利格爾,明顯的是走訪許多位在尼泊爾和東北邊的定居點,那是因為我來自這個地區。 今年6月,一些組織邀請我加入一個名為「西藏運動宣言:十種權力」工作坊。我真誠地感謝所有協助安排我訪問安置點、寺院和學校的邀請;訪問安置點,總是震撼人心的難得的經驗,我覺得處在安置點,就像是回到家一樣。 這一次我的印度之行,再次帶我前往洪素(Hunsur),戈利格爾(Kollegal),貝拉庫比(Byllakupe)和達蘭薩拉。但是,卻是我第一次造訪孟果(Mundgod)。我也到訪南印所有的主要寺院,以及多間學校。這和我以往的旅行大大不同,我已訪問近百分之六十的安置點,以及四大教派寧瑪、噶舉、薩迦、格魯和傳統苯波教的重要寺院,還走訪了西藏兒童村和西藏中央學校在各地的許多學校。我希望在10月3日噶倫赤巴初選前,能夠訪問百分之75的安置點。 除了在印度的安置點和學校外,我也見過居住在北美、歐洲和澳大利亞,數以千計的藏人同胞。我的學者身份,讓我能夠有機會與世界各地的學者聚會,同樣的也遇到了許多來自西藏的學者,並且與之互動交流。 我堅信鞏固和激勵公眾參與民主是加強民主進程的唯一途徑。我很幸運的,能夠擁有偉大的榮耀和絕佳的機會成為這個高層位階的候選人,所以我有義務盡我最大、也是最好的努力來圓滿這個過程。我到藏人安置點會見那裡的人們,不論是寺院的僧侶、學生和青年,積極地了解他們的願望、面對挑戰的焦慮或是樂觀的想法。我堅信一位好的領導者是願意和民眾互動,並且能夠理解百姓的心。因此,我呼籲每一位有潛力的候選人,與應該去旅行,和您的西藏同胞見見面,而這種經驗只會幫助你成為一名更好的噶倫赤巴。 我在瑞士、俄勒岡州的波特蘭出席了辯論會,並且還有即將到來,在加州舊金山的辯論會。盡我所能提升我們對於民主的認知,當然在這些過程中我有幸的學習了不少事物,我希望大家能夠起而傚之。 10:您支持噶倫赤巴這個職位嗎? 我會發出一個簡短的新聞聲明,簡單的解釋為什麼我會參選噶倫赤巴。這是我的另一個該要努力的部分,加強我們的民主進程,依循正常民主程序參與選舉。因此,在下次的選舉中,如同任一民主國家的選舉一樣,候選人依循自己歡喜的方式,積極的參與選舉。一旦候選人積極參與選舉流程,選民也會積極參與和給予回饋。如果產生上述的情況,這將是我對西藏社會,對我們的民主和我們的運動的小小貢獻。 懇請大家在 8月15日之前,登記參與議會(Chitue)和噶倫赤巴(Kalon Tripa)大選的投票資格。希望所有的候選人都是最好的人選,和我所有的西藏兄弟姐妹們一起共創更美好的明天。扎西德勒!




2010-08-02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在西藏自由抗暴第五十九週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4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