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西藏時事評論 >

 

西藏時事評論

降半旗致哀掩蓋不了玉樹地震的人禍本質

作者作者:劉逸明




自從胡溫上臺以後,各種各樣的天災人禍便接二連三,瘟疫的陰影一直在中國揮之不去,而乾旱和洪水也頻頻眷顧。最爲可怕的是,自從2008年5月12日四川發生大地震後,地震的發生較之以往更爲頻繁,四川大地震的死難者屍骨未寒,在今年的4月14日,青海玉樹又發生了高強度地震,導致至少兩千多人死亡,數萬人受傷。 小震在很多時候是大震的前兆,在此次玉樹強震發生前的兩個多小時,實際上已經出現過4.7級的小震,因爲這個震級不算大,所以,青海的地震部門並未給予足夠的重視,向玉樹民衆發出可能還會發生大地震的預警。在玉樹強震發生以後,地震部門讓官方媒體發佈的消息顯示,震級達到了裏氏7.1級,非常奇怪的是,國外多家地質機構的測定結果顯示,此次玉樹地震的最高震級其實只有6.9級。爲何國內外的測定結果又出現了0.2的懸殊?究竟是誰的結果錯了? 回首2008年的四川大地震,最開始,雖然中國有部分地方的地震局測定當時的最高震級達到了裏氏8級,但後來,官方媒體卻一致宣傳當時的震級只有7.8級。等到緊急救援活動結束以後,官方又將震級修正爲8級。地震級別需要如此反復,中共當局葫蘆裏到底是賣的什麽藥?按照國際慣例,震級超過8級,聯合國和國際救災組織可以申請無阻礙進入受災地區進行援助活動。據稱,在四川地震災區分佈著不少軍事基地,中共當局在當時之所以要在震級上做點小動作,大概和此有關。 地震局應該以預測和預報地震爲主要職責,如果不能預測和預報地震,這樣的地震局沒有多少存在的意義。如今的中國各級地震部門,似乎已經成爲了一個個地震闢謠機構,前些天,有網民提議將地震局更名爲“地震闢謠局”,結果引起了廣大網民的共鳴,說明地震局確實已經喪失了人心和應有的公信力。因爲此次玉樹強震前出現過小震,當有記者問到地震部門爲何不提前讓媒體發出預警的問題時,地震部門的負責人仍然在以地震預測是世界性難題加以搪塞。 地震究竟是否可以預測?雖然誰都無法否認預測地震是世界性難題,但在中國的歷史上,卻已經出現過一次官方成功預測並提前發出地震預警的例子,那便是1975年2月4日的海城地震。海城地震前,因爲官方發佈了震前預報,原本可以導致數十萬人傷亡的大地震最後只奪去了328人的生命。時間已經過去了35年,按說,在當前的科技水平下,地震局預測地震的水平應該更高才對,但在每一次大地震後,面對民衆的質問時,地震局的官員或者專家就矢口否認地震可以預測。 既然地震無法預測,那爲何在民間出現地震傳言的時候,地震部門又能胸有成竹地出來“闢謠”,認爲不會發生地震呢?非常諷刺的是,不管是四川大地震還是山西河津地震,兩次均有地震局官員提前“闢謠”,但兩次的“謠言”都最終變爲了事實。“謠言”的兌現讓地震部門陷入到了十分尷尬的境地,如今,只要地震局出來“闢謠”,地震傳言的可信度將在很多民衆的心目中變得更高。 今年的2月27日,南美洲的民主國家智利發生了8.8級超強地震,雖然震級空前,但死亡人數卻僅有750人,遠遠超出了我們的想象。因爲在很多人看來,如此強烈的地震,完全可以將一個小國夷爲平地和人口消滅。對比中國四川的大地震和今年1月12日發生在非洲國家海地的大地震,可以發現,影響死亡人數的不僅有震級因素,還和制度因素有莫大的關係。日本作爲一個民主國家,雖然也是地震頻發,但死亡人數卻往往小得可憐,這更進一步說明了這個道理。 地震原本並不殺人,殺人的是倒塌的建築。玉樹地區地處地震帶,國家規定的建築抗震級別應該會比一般地區要高,四川很多地區的建築抗震級別應該達到8級,而玉樹至少也要有7級。從海外媒體的報導情況看,玉樹地震的實際級別只有6.9級,但中國國內媒體卻衆口一詞地稱是7.1級,與實際震級相差0.2。雖說誤差程度和四川大地震一樣,但不同的是,這次不是報低了,而是報高了。分佈在中國國內的地震監測點不計其數,要準確地測出所發地震的震級應該完全不成問題,但遺憾的是,在對小震的級別認定上從來不曾出錯,而在大震上卻一錯再錯。 國內外媒體均報導,玉樹發生地震後,95%的房屋倒塌,如果只是6.9級地震,而當地的建築質量達標的話,不至於出現這麽嚴重的倒塌狀況。此次的震級之所以被人爲地更改,我想,應該不是地震局的主張,而是中共高層欽定的結果。對於地震,不管是震級還是傷亡數位,都應該忠於事實,而不應該爲了掩飾某些問題而玩弄文字遊戲。玉樹地震後,針對青海玉樹地震災情,起初,國家減災委、民政部將救災應急回應定爲二級,之後才提升至一級,這讓人看到了中共當局應對危機的遲鈍反應能力。 青海玉樹地區的民衆絕大多數均爲藏人,因爲同屬大藏區,西藏也好,青海也好,向來都是敏感地帶,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就出生在青海。可以肯定的是,青海玉樹大地震比此前的四川大地震政治敏感性更強。玉樹發生地震之後,很多國際組織和外國機構提出希望派遣專業地震救援隊伍幫助中國救援,然而,他們的提議一再遭到中共當局的婉拒。中國民政部救災司司長鄒銘在地震發生後不久就在國務院新聞辦召開的記者會上表示,中方有足夠人員和經驗抗震救災。雖然鄒銘列舉了兩大拒絕外援的理由,但那不過是自欺欺人,最根本的原因還是因爲擔憂外界和這一敏感地區的民衆接觸會引發事端。 從玉樹地震後絕大部分房屋倒塌的情況看,那裏的建築質量不盡人意,一棟棟建築堪稱名副其實的豆腐渣工程。記得在臺灣的9.21大地震後,有不少中國大陸報刊均以“大地震震出豆腐渣”爲題嘲笑臺灣的建築質量,如今,玉樹地震後我們卻看不到類似的新聞標題,和以往一樣,玉樹地震的天災人禍再度成爲了中共當局接受媒體歌功頌德的絕好時機。 製造豆腐渣工程、不進行震前預警、草率決定回應級別、拒絕外援等等都是導致玉樹地震造成重大人員傷亡的因素,所以說,玉樹地震是天災更是人禍。4月21日是玉樹地震後的第七天,民間稱之爲死者的“頭七”,中共當局將這一天定爲全國哀悼日,天安門廣場以及多個機構門前的國旗在這一天降半旗致哀,雖然這種舉動十分少見,但是,從上述其他情況看,中共當局這種表現雖然順應民意與潮流,但充其量也只是一個作秀的舉動,不足以說明中國的文明程度和統治集團的以人爲本。如果沒有憲政民主體制,在不久的將來,四川和玉樹地震的悲劇必定重演。 2010年4月23日 轉載自《議報》(www.chinaeweekly.com)




2010-04-26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在西藏自由抗暴第五十九週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4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