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09-12-17

西藏的污染與中國式“氣候變暖”


西藏的污染與中國式“氣候變暖”

  

西藏的水污染與具有中國國情的“氣候變暖” 文/唯色 如今,全球氣候變暖是個時髦話題,大國的首腦們,流行的環保組織們,都要把遏制氣候變暖掛在嘴邊。一份權威的國際科學報告稱,氣候變暖將會“影響所有人的生活,而貧窮的弱勢群體將會受影響最深”。而導致氣候變暖的因素中,環境污染、土地遭侵蝕及沙化、森林資源銳減、水污染、有毒廢料污染等,實則已在被誇張為“世界最後一塊淨土”的青藏高原,處處可見了,且與人為有關。 其中,青藏高原的水的確越來越成問題了。原本在經典中記載,佛教大師阿底峽用優美的詩歌贊道:“雪域之水,嘗一口冰涼爽口,新鮮純淨,清澈又香甜;喝起來不傷脾胃又滋潤水田,這就是有八種優點的藏地之水。”而如今呢?祖拉康僧人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當年他出家時,拉薩河水可以喝,絕對不可能有什麼病毒,但現在很可惜,河水已經不能再喝了。 那麼,過去的清水為何現在成了髒水呢?在拉薩河的上游,分佈著許多有著悠久的人文古跡和豐富的自然資源的地方,如墨竹工卡縣的甲瑪鄉,就是圖伯特最偉大的君主松贊干布的誕生地,這裏不但風景美麗,還蘊含著包括了銅、鉬、鉛、鋅、金、銀等多種金屬,據報導其潛在經濟價值超過1200億元,因此也成為眾多來自中國內地的開礦者如餓鬼撲食的目標,其中的甲瑪銅多金屬礦,開礦規模為12000噸/日,是目前在青藏高原日處理量最大的地下開採礦山,開採權屬於有著國務院背景的中國黃金集團。 網名為“西藏石匠”的漢人開礦者在博客中透露:“就在這美麗的景色底下,已經是千瘡百孔了。甲瑪多金屬礦原先有四五個礦業公司在這裏採礦。而這些礦業公司又將採礦權分段承包給眾多的採礦隊。一個採礦隊少則一個,多則數個開洞採礦。洞口外面的山坡上到處是廢棄的渣石……” 這幾年,我去甲瑪鄉瞭解到,由於有的礦區沒有處理好污水系統,有的礦區甚至就沒有設置汙水處理,導致含有化學藥物的污水橫流,使得附近村莊不但失去飲用水,只能從遙遠而崎嶇的山后連接簡陋的水管來解決生活用水,田地裏的青稞收成銳減,牧場上的牧草也含有毒素。隨著事態越發嚴重,牲畜頻頻死亡,不少農牧民患上難治的怪病,生活變得很艱難。 當地百姓多次上書環境部門要求解決污染問題,去年還上書說:“自採礦以來,陸續破壞了4千多畝農田,還有草地、樹木、牲畜和野生動物的受害情況,更是無法估量……對此,我們曾向上級政府反映時,反而責怪我們為何在當初建廠時不報告,但我們老百姓當時根本無法知曉礦產加工廠有如此惡果。今年又為加工礦石準備建一個更大的加工廠,對此,群眾不同意時鄉政府強迫我們被迫同意……” 今年6月20日,由於西藏發生從未有過的乾旱,甲瑪鄉的礦區甚至動用藏人的飲用水來清洗礦石,令生活水源被污染,藏人據理力爭,卻遭到漢人工人的暴力,導致多名藏人重傷,藏人聚集鄉政府抗議,當局派數千軍警鎮壓,並以煽動“分裂”為名抓捕帶頭藏人。這實在令人遺憾,原本是因資源開發造成水污染等問題,卻被當局政治化,而這也素來是當局治藏的拿手好戲,把包括社會、經濟成因的所有問題政治化,為更加肆無忌憚地掠奪藏人及其資源提供方便,然而這也更加令人擔憂,因過度開發給當地民眾帶來的有害影響,在西藏還顯然有著另一種危險的特色,而這是否屬於具有中國國情的“氣候變暖”呢? 2009-11-19(本文為RFA自由亞洲藏語專題節目,轉載請注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