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05-11

中國對西藏的移民和控制藏人人口


  

《以事實證明西藏的真相》
概論:
「侵略者國家向被侵略者國家的土地上移居本國人民的行徑,是完全違背國際法的。」(一九四九年,日內瓦第四次大會)。然而,對他國的侵略者和殖民主義者,封建專制者卻為了在國外加強自己的力量而仍然繼續著無視國際法的行徑。

希特勒曾提出大規模的殖民計劃。斯大林在原蘇聯搞人口遷移所造成的惡果是眾所周知的。

現在,中國正在西藏實施該殖民政策。這已成為自公元一九四九年中國侵佔西藏以來,西藏民族的生死存亡所面臨的最大的威脅。中國政府在向西藏移居大量中國人的同時在西藏又實施大規模的各種名目的強行控制生育的政策。從而阻止西藏民族的人口發展。中國這種一面向西藏移居中國人,一面又控制西藏民族人口發展的兩面人口政策,是一個把西藏人改變成為自己的土地上也無足輕重的少數民族、從而擊破西藏人的獨立運動之力量的永久危害西藏的政策。正如許多注意到這一切的人士所說:「這是中國滅絕西藏民族的最後方法。」

向殖民主義是中國的一貫政策:在中國「白皮書」中聲稱「還有一個對不了解實際情況的人有極大蠱惑性的謊言是說漢人大量移民,使西藏的藏族成為少數民族。」然而,大量的證據已不容置疑地表明了中國向西藏大規模移民,從而使西藏人在自己的土地上變成少數民族的事實。

公曆一九五二年,在毛澤東「到西藏去工作的指示」之政策下,中國人開始向西藏殖民,在所謂「西藏自治區人口發展五條計劃」中,毛澤東聲稱:因西藏是一個地廣而人口稀少的地區,所以要移民其中,從現在的二、三百萬到五、六百萬,到以後要超過一千萬。(意)(公曆一九五二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人民日報》)

公曆一九五九年八月二十九日,達賴喇嘛在回答國際法律專家協會的詢問時提到:「公曆一九五五年,我等還未回拉薩以前(從北京),去拜會劉少奇,劉對班禪大師說:「西藏地廣人稀,是可以移居大量漢族的。」在中國剛剛侵佔西藏時,中共總理周恩來就說:漢族雖人口眾多,經濟發達文化進步。但漢族居住的地區已沒有像其它兄弟姐妹那樣擁有大量可開荒的空地。而且,地下資源也沒有其它兄弟民族居住區那樣豐富。(大意)

公曆一九八五年,在德里的中國使館宣布:「不僅僅對西藏,北京政府還將對那些沒有許多人或資源不平衡的人口稀少地區進行改造。各地的人民不僅要歡迎前來定居的漢族移居者,而且希望在三十年內使這些地區的人口達六千萬。」在該聲明中還說:「這只是一個保守的估計,在三十年內,人口發展應不少於一億人。」(《西方運動》公曆一九八五年二月四日公布的德里中國使館附件二)。

兩年後的一九八七年六月,鄧小平承認了鼓勵中國人移民西藏的事實。他於六月二十九日會見美國前總統吉米卡特時表示:「開發西藏自治區的自然資源,現有二百萬人太少,所以我們認識到需要大量漢族的重要性。」(路透社北京一九八七年六月三十日新聞)

在所謂「西藏自治區」的中國人
從公曆一九八三年開始,對西藏衛(中部)地區的中國人移民的規模日趨擴大。據公曆一九八四年北京電台廣播:「為幫助發展西藏自治區的建築工作,從先行的隊伍中每天有約六萬名職工進藏(該廣播未說明這種速度持續了多久),他們已開始了一些基礎的工作,逐漸的將開展修建電廠、學校、飯店、文化中心、工廠等的建築工程……」(一九八八年五月十四日十六時廣播)。

公曆一九八八年北京出版的《中國人口》中記載了一九八五年夏季,來自四川省的六萬餘名中國工人進入「西藏自治區」的情況:公曆一九九一年一月二十日至二十七日,《北京評論》宣稱自宣布在全國範圍內派遣「技術人員」前去西藏建築工程以來約三十萬工人已在做該計劃的實施準備。

公曆一九八八年九月二十七日《印度日報》報道了所謂「西藏自治區」的副主席毛如柏的「在西藏自治區有一百餘萬(非軍事)中國人」的言論。公曆一九八五年,僅拉薩一地,即有中國非軍人定居者五至六萬人,到一九八八年,定居中國人數量增加了兩培,這些新的變化對西藏人民帶來的困難,即使所謂「西藏自治區」的政府亦承認是事實。公曆一九八九年三月,掛名中國人大副委員長的阿沛阿旺晉美指出:「現在,大量的漢族商人和定居者湧入西藏(僅拉薩一地就有十萬餘漢族),給當地人民的安寧帶來極大的危害。」

在康與安多地區的中國人口
沒有包括在所謂的「西藏自治區」的西藏東部的地區,即被中國政府割裂兼并入中國的甘肅、雲南、四川等省份的西藏地區和新成立的所謂青海省等地,這些西藏領土已成為中國人大規模殖民的對象。

公曆一九四九年,中國解放軍侵入西藏後,這些地區即有中國移民遷入。公曆一九五九年,在西藏首都拉薩成立符合中國意願的「政府」之時,西藏東部這些地區已處於緊急狀態之中。

從公曆一九六二年開始,中國政府讓成千上萬名貧窮的中國人以工人、工匠、技術人員的名義下移居西藏。使對西藏的殖民政策進一步得到加強。將大量中國人派遣到西藏的行為,西藏人認為這是將西藏中國化的政策和破壞西藏的經濟,除此之外,並無其它益處。對此,班禪大師亦指出:「在西藏養活一個漢族的開支可以在中國養活四個人,西藏為什麽要化錢養活他們。輸送大量無用人材的政策使西藏受害非淺,開始還只有幾千名漢族到來,但現在已是超過許多培了。」

公曆一九九零年,中國第四次進行人口普查時,據說在多康地區有中國人四百九十萬七千三百六十九人(包括蒙古族)。事實上,可以這麽說,每三個人中,統計人冊的不超過兩人。如此,移居這個地區的中國人口實際上應是七百五十萬左右。

對在藏中國職工的優惠
中國政府為鼓勵中國人移居西藏,對移居西藏者借口「困難地區」而給予許多特殊的利益。從以下言論中可見西藏人所得利益與工種遠遠遜於中國人所得的利益。中國在申明進藏中國人可以享受有比西藏人更好的工作條件和優良待遇的公告中說:「從先進地區(中國)來的職工無法依靠當地的青稞面和肉類生存,他們需要住所、醫院、影劇院、還要為兒童建立學校。」(汪與柏爾合寫的《大批貧窮者》,倫敦,一九九一年,第148頁)。

在西藏的中國職工可拿到高於中國本土百分之八十七的工資,尤其在西藏的時間越長、越能得到高額收入,而且每年的休假時間也比中國本土長,在西藏工作十八個月以後,為了回中國而可得到三個月的休假,在休假期間的開支全數由中國政府承擔,在西藏的中國商人不僅可得特殊免稅,而且還能獲得低息借貸,而西藏人卻相反地甚至很難得到允許經商開業的證書。

為大規模移民西藏而實行開放
公曆一九九二年底,中國政府宣布為了西藏的經濟建設而對外實行開放。事實上,所謂「開放」的唯一目的就是為鼓勵向西藏的大規模移民。對於大量在中國本土無業的人員、中國政府正在積極地鼓勵他們移居「西藏自治區」。在西藏的樟木、澎波、埃瑪崗、山南澤當、堆龍德慶、尼木、墨珍嘉麻、工布林芝等地,中國政府正在計劃修建新的城鎮。由於目前正在興建的三峽水庫計劃的影響,將使大量當地居民面臨移居問題,這些城鎮即為安置這些移民。這點從中國政府近期將藏中交界地區的關卡全數撤除一事即可得到明證。

強制避孕與人工流產
從公曆一九八四年開始,中國政府強制實施一對藏族夫婦只能生育兩個孩子的政策。中國還聲稱,如該項政策能夠完全實施,即可以使自治區的人口數減少百分之十二。對農牧民在執行計劃生育時雖稱寬大,實際上凡生育第三胎者均被處高達一千三百至三千元人民幣的罰款。超過兩胎的孩子將得不到糧戶本。父母為在職員工者扣除工資的百分之五十,甚至扣發三至六個月工資的現象屢有發生。到目前為止,這些政策的實施仍通過強迫等手段正在不斷地得到加強。

公曆一九八七年十一月五日,「西藏自治區」計劃生育辦公室的領導次仁卓嘎在會議上的發言中指出:「達到生育年齡的婦女共十萬四千零二十四人,其中已婚婦女為七萬零二百二十人,在已婚婦女中已有兩萬兩千六百三十四人已實行絕育,占「自治區」婦女總數的百分之三十。從一九八五年開始在農牧區進行計劃生育政策和科學避孕知識的宣傳以來,農牧區的生兒育女觀念和生育率都有新的變化。

公曆一九八六年,林芝、山南、日喀則三個地區的統計數字表明:農牧民的絕育率已達百分之十九。」

公曆一九九零年七月,日喀則民政單位和日喀則市場婦幼保健醫院的部分幹部前往布窮縣的部分邊遠地區進行「調查」後報告說:已為三百八十七名婦女進行了絕育手術,同時在該市的十個縣內進行計劃生育的宣傳教育工作,使有生育能力的兩千四百一十九名婦女中,有一千零九十二名婦女進行了避孕措施。「同樣,據山南加查縣婦幼保健醫院的醫生次仁雍仲證實,該縣四千餘名育齡婦女中,有一千人已進行了避孕措施,七百餘人實施了絕育手術。」

在康與安多地區,則展開比這更加殘忍的運動。例如:劃併到中國甘肅省的「天祝藏族自治縣」,在公曆一九八三年進行絕育手術的兩千四百一十五例中,藏族佔總數的百分之八十二。公曆一九八七年,劃併到中國四川省的甘孜藏族自治州石渠縣,在總共七百六十名婦女中,有六百六十名婦女做了絕育手術。另外,還有部分中國的巡回醫療隊前往農牧區,將育齡婦女全數迅速集中後實施各種避孕措施。甚至對孕婦在人工流產的同時進行絕育手術。

總之,西藏的計劃生育工作,視各地有關單位與人員的職責或方法的不同而有所差異,其嚴重程度亦各有不同。對此,在中國「白皮書」中有如下的解說:「實行計劃生育的人僅佔西藏總人口的百分之十二,在實行計劃生育中,始終堅持`宣傳為主,自願為主,服務為主'的原則,制止任何形式的強制性墮胎。」

這完全是背離事實的解釋
西藏的人口
對西藏民族六百萬人口的說法,中國不斷地表示不滿。中國民族事務委員會政策與法律部門的主管楊侯笛說道:「所謂的六百萬是天上掉下來的。還是從地下長出來的。」

中國侵入西藏以前,西藏雖無自由進行人口普查者,但從西藏近代歷史資料中顯示西藏人口最少也有六百萬。中國政府雖聲稱西藏民族的人口得到發展,現有四百萬人口等。但是從中國政府自己公布的人口統計表中,已明確顯示了公曆一九五九年陷於中國統治之下的西藏三區人口總數超過六百萬的事實。公曆一九五九年十一月,由中國國家統計局公布的全國第一次人口普查結果中,「西藏自治區」為一百二十七萬三千九百六十九人,「西康省」即康區為三百三十八萬一千零六十四人,所謂「青海」和甘肅省的安多地區為一百六十七萬五千五百三十四人。三個數字相加,則西藏三區總人口數為六百三十三萬零五百六十七人。(公曆一九五九年《人民日報》)。

公曆一九八八年二月,北京國務院國際問題研究會會長宦項指出:「西藏民族六百萬人口,其中「西藏自治區」只居住著兩百萬人口,其餘四百萬居住在中國的其它省份。」(《北京評論》一九八八年二月第31卷,78頁)

總結
大量中國人移居西藏,使西藏人民在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等各個領域都變成為少數。公曆一九八零年,西藏流亡政府估算在整個西藏地區約有七百五十萬左右的中國移民。現在應該可以肯定,中國移民的數量要超過這個數。

在康與安多地區,將最肥沃的土地全數分配給中國移民定居或耕耘。西藏人只能在農作物不能成熟的高寒地區求生存。在地方管理機構中,一切要害或有實權的職務均有中國人擔任。尤其是由於砍伐西藏森林或開採自然資源而產生的新的工作機會,首先是選擇給予中國人移民而非當地西藏人。
大量中國移民的湧入給西藏人的經濟帶來的損害從以下幾點可見一斑。

在拉薩市,除去八廓街、全市有商店和飯店約一萬兩千八百二十七家,其中除三百餘家為西藏人經營而外,其餘的全由中國人經營。康區八宿有漢族商人一百三十三個,而西藏商人只有十五個。西藏其它地區的商店等統計如昌都有中國人經營的七百四十八家,而有西藏人經營的約兩百二十九家,西藏人僅三家。而在安多的城鎮中,情況比上述的還要惡劣,英國一記者指出:「在這些地區,西藏人似乎變成了旅遊者獵奇的對象。

為在西藏之中國移民的生存而付出的龐大開支中,有部分是為他們的住房、衛生設施、文化生活以及學習等項開支所佔用。其餘的大部份則用於高原補貼,麵粉與大米的補貼和運輸費用等等。(藏人行政中央官方資料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