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04-08

達賴喇嘛尊者出席未來世代全球環境論壇


達賴喇嘛尊者出席未來世代全球環境論壇

  

『國際西藏郵報2015年4月7日達蘭薩拉報導』日本東京:4月6日早上,達賴喇嘛尊者與一群日本議員會晤;在此期間,他們就共同關心和關注的問題進行討論。

午飯後,尊者出席在讀賣表演廳(Yomiuri Hall)召開的未來世代全球環境論壇,加入座談,與會者1,100人。大會完成介紹詞之後,尊者隨即應邀發言。

「兄弟姐妹們,與大家再次相聚,還能夠再次見到老朋友,讓我備感榮幸。一旦我們認識了彼此,我們的友誼會一直持續到生命的最後一天;這是我們的傳統,我認為你們也是一樣的。能夠和你們再次聚首,我頗為感動。

今天的主題是環境,對於這個主題我還在學習。當我剛到印度的時候,我還不知道環境的重要性,但漸漸地我已經認識到了。其中一個因素是,我們人口不斷的增加。現今,地球擁有70億人口;有人說,本世紀末可能達到100億。因此,眾多人口生活在貧困之中。貧富之間的巨大差距,催促著我們之間必須更為接近,並保障能夠擁有更多的平等。

再者,就是我們迅速變化的氣候,似乎造成了地球自然災害的增加。當務之急,是需要去關照大自然和我們的環境。這個地球是我們唯一的家園,攸關人類生存的問題。我們必須認真的看待地球的生態。雖然,氣候確實改變了大自然,近來變化的速率和程度,明顯是人類活動所造成的後果。我們必須更加地認知這樣的後果是人類所造成的,以及我們可以做些什麼。

如果我們比較氣候變化與戰爭和暴力對環境的破壞,便可了知暴力對我們直接的影響。麻煩的是,對環境的破壞,往往是悄悄的發生,以致我們無法看見,直到發現時、為時已晚;即使嚐試去復原都是非常困難的。我們需要教育自己愛護環境,即使是日常生活的小地方,像是當我們離開房間時,必須記得關燈。」

尊者勸諫大眾,必須重新評估我們的生活方式,提升貧困人口的生活水平,在資源分配上、更加的公平。例如,國家耗費鉅資購買大量的武器。但沒有人希望戰爭發生,戰爭意味著殺戮。而人類就像是燃料,戰爭就是那把火。然而,這把火可以銷毀我們所有人類。戰爭是人類歷史的一部分,而創造戰爭的意識,是基於「我的國家」、「我的民族」,「我們」和「他們」等分別,與我們生活的這個全球化世界完全脫節的想法。

「我們需要考慮所有人類,就像我們一樣,都希望過上幸福的生活。我的未來取決於他人,而他們的未來也依賴著我。」

尊者說,日本遭遇過核武的攻擊,所以率先反對核武。最近,在羅馬召開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峰會上,代表們對於核冬天(指核戰爭以後全球氣溫會驟降),將遵循一項核燃料交換協議(將儲量半數的低濃縮鈾運往他國,數月之後,再取得研究和醫療用的高濃縮鈾)的描述感到震驚。這項決定,不再發聲反對這些武器;對於擁有核武的國家,需要消除核燃料壓力的時間表。

「我強烈同意你們的反對核武器,並敦促大家繼續努力。」

東京大學山本竜市(Ryuichi Yamamoto)教授,明確的陳述了氣候變化的危害。全球氣溫節節上升,在英國造成洪災,帶給澳洲乾旱,引發印尼海嘯。雖然寒潮橫掃美國一些地區,而加州正在經歷1200年來最嚴重的乾旱。極地冰山明顯的退損,造成海平面推移升高。

橫濱大學植物生態學宮脅昭(Akira Miyawaki)教授提出一項解決方案,主張密植鄉土樹種。宮脅昭教授未能出席,所以由江上誠(Nikawa Makoto)教授代為發表簡報。他解釋說,宮昭脅教授不僅提供意見,也身體力行。宮教授認為生命很珍貴,而森林提供了很多保護生命的方法。他在發電站附近種植森林,但他也觀察到,雖然地震摧毀了建築物,但樹木依然屹立不倒;所以,森林是庇護所。

迄今已種植了4,000萬棵樹,宮教授考慮為未來而種植,20年可以完成的密植計畫,而自然造林則需要200年才能長成。他認為種樹可以保護所愛的人們。他講述了一個讓父母很擔心、從來都不笑的小女孩故事。他讓這個小女孩加入了種樹計畫,於是她開始有了微笑。宮教授認為,創造一座生命的森林,是可以保護人類的。

尊者的老朋友村上和夫(Murakami Kazuo)博士告訴觀眾說,他要談的是「基因」這個關鍵字,他描述基因是開啟或關閉行動的開關。博士建議我們關掉負面基因,並打開正面的;他說,我們可以透過心態來開啟我們的基因。他是笑的積極力量的支持者。他拿出以老鼠進行實驗的證據,掻他們癢可以釋放他們的壓力,並且激發他們的正向基因。博士表示說,藉由聚焦高野山真言宗寺的僧人,他正在進行研究祈禱的類治療價值。

村上博士的結論是,我們麻煩的部份,就是我們只想到自己和自己的國家。他說,我們要學會活得更簡單、更溫和。

在教授們發表簡報後、應邀發表評論,尊者表示很感動教授們的努力。種樹報告讓他記起了曾在澳洲提出的一個建議,如果沿海向內陸步地種植樹木,那麼有可能讓土地更加富有功能性。同樣的,尊者也料想在撒哈拉沙漠設置超大型的太陽能設備,因為那裡有著充沛的陽光,可以帶動海水淡化廠的可能性。藉此產生的淡水,可用來綠化沙漠,提供農作物給數百萬人。

「我的一位印度朋友,」尊者說,「甘地環保主義者和抱樹運動領導者,巴互谷娜(Sunderlal Bahuguna),請求我,隨時隨地傳播種植樹木和關懷環境的重要性。我同意這樣做,所以現在我正在這樣做。」

「關於愛護環境的重要方面,正邁開寬廣的視野。幾年前,哥本哈根峰會的結果著實令人失望,因為太多的參與者把國家利益置於世界利益之前;忽略了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如果這個世界越來越好,大家也都可以越來越好的。

與其浪費數百萬美元在殺人的武器上,這些錢應該被投入到更積極的目的上。不必等待我們的領導人採取行動,我們人民必須先採取行動,展現我們對於戰爭和暴力的深惡痛絕。這是符合我們的利益,因為出問題時,吃虧都是普通老百姓。」尊者說。

會議接近尾聲,山本竜市教授認為像這樣的座談討論,不僅要包括科學家,也要邀請道德權威列席給予指教。

基於對我們這個地球的自然環境正面臨嚴重危機的共識,大會以英日語宣讀環保宣言。接著,訂定行動準則:
1. 對全球環境採取認真和道德的態度,持續展開環保教育和宣傳活動,建立國際道德規範小組。
2. 每個人種植三棵樹或支持種樹,復興綠色地球。
3. 透過微笑和祈禱,打開利他的基因,與大自然和諧、趨向簡單的生活。

大會感謝在週一撥冗出席;感謝村上教授邀請尊者與會,以及感謝尊者分享他的寶貴時間。大會最後呼籲:「依循尊者的建議,我們不要等待,應主動採取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