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03-26

西藏精神領袖:使用武力是一種完全錯誤的方法


  

『國際西藏郵報2015年3月24日達蘭薩拉報導』新德里: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尊者週一表示,「真實、透明會帶來信任與信賴的友誼,而使用武力是完全錯誤的方法。」

尊者在新德里印度會議中心的國際研討會上致詞–該研討會的主題「加強亞洲民主」;表彰大力支持人權與西藏運動的前印度國防部長喬治.費爾南德斯(George Fernandes)。

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主席戈什曼(Carl Gershman)在概述費爾南德斯的生平前,致詞歡迎尊者和西藏司政洛桑森格博士的與會。

來自韓國的安塞爾莫.李表示說,這是亞洲民主網絡第一次參加在印度舉行的會議。他指出,2015年是大憲章(Magna Carta)的八百週年紀念;英國「大憲章」是近代民主與自由的起始,這部 1215 年的憲章,嚴格而明確地規定了統治者與被統治者的相互權利與義務,是個人自由獲得保障的開始。2015年,也是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及成立聯合國的70週年紀念。

「在這個特殊的時刻,我們懷念我的老朋友喬治.費爾南德斯,甚至在他擔任印度國防部長期間仍繼續維持他簡單、自給自足的生活方式。一旦擁有了權力,有些朋友的態度就改變了;但這不是喬治.費爾南德斯。」尊者表示說。

「從西藏運動展開時,費爾南德斯便一直關照著西藏,從來沒有錯過任何一個可以為西藏發聲的機會。他的風範永存我的心底,直到我的死亡到來。然而,即使到了下輩子,我也會記得他。」尊者補充說。

關於民主的重要性;尊者說,「即使是動物也熱愛自由,和我住在一起的小型犬和貓,只要門是開著的,他們便會立刻飛奔出去。」

基於這種精神;尊者說,「所以,善用我們人類的創造力和智慧真的非常重要。縱觀全場,似乎沒有來自非洲或阿拉伯土地的任何代表。」尊者建議主辦單位今後務必邀請,並指出非洲具有實現民主自由巨大的潛力。

「目前,在許多的阿拉伯國家存在著實際的問題,但重要的是,即使是造成問題的恐怖分子和武裝分子,他們也是人類。」尊者補充說,「我們需要去親近他們,贏得他們的信任,使用武力是完全錯誤的方法。」

「今天,我們太過強調我們之間的次要差異,就像是我們的宗教信仰或國籍。在這裡,印度的種姓制度就是民主自由的障礙。2600年前,佛陀釋迦牟尼即反對種姓歧視。民主的環境不僅主張自由,而且也主張平等,這都是民主必不可少的要素。布爾什維克革命(1917年俄國革命)迫使沙皇退位,但後來列寧變得像是沙皇一樣的暴君。同樣的,中國共產黨成功地反抗了皇帝和強大的軍閥,自己卻也變得像軍閥一般。今天,民主運動應包括:世界各地的人們挺身反抗狹隘短視的極權主義。」尊者說。

回答聽眾的提問時;尊者說,印度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民主國家,因為印度具有法治,較於其附近的鄰國,印度是其中最穩定的國家。相較之下,鄧小平看到了中國無法繼續孤立於世界而存在,於是打開了經濟的大門,數以百萬計人民得以擺脫貧困;但現在也有些說法是,除非改變政治體制,否則可能丟失其經濟效益。

尊者說,最終、中國人民會和劉曉波一樣的挺身反抗極權主義。改變也終將到來,因為有數以千計的中國留學生在中國境外學習。

戈什曼先生感謝尊者提起了劉曉波,並表達了希望未來能夠在劉獲得自由後,參加這樣的會議,那麼他將知道有多少支持的力量存在。

回顧童年時期、多數權利集中在少數人手上的缺點;尊者解釋說,他曾試圖推行改革。但直到藏人進入流亡,才能夠採取步驟實現人民選舉自己的政治領導,並有了轉交政治責任、進而退休的機會。

來自香港的一位民用運動人士徵求他的意見,尊者回答說,「無論多麼困難,都要堅持住自己的原則。在槍桿子的力量和真理的力量之間的掙扎,槍桿子的威力可能在短期發揮強力的效用,但從長遠來看,真理的力量才是真正具有優勢的。請從容地堅定你的信念。」

一位來自孟加拉的婦女代表提問即使在民主時代,婦女所面臨的困難。尊者詳述在早期人類社會中,所需要的領導力,主要的標準是體力,從而導致男性的主導地位。如今,隨著教育的發展,擁有更多的平等,至關重要的是,越來越多的婦女位居領導地位。另一位來自巴基斯坦的婦女代表提問有關發展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間的信任,尊者鼓勵人民與人民之間更多的交流,這是克服刻板印象的可行之路。

戈什曼先生介紹西藏司政洛桑森格博士是尊者民主改革的最有力支持者。司政指出,雖然尊者稱他是「我的政治老闆」;然而,他的任期有限,尊者則一生都是精神領袖。他也讚揚了費爾南德斯數十年如一日地支持和聲援西藏人民。

在炎熱的午後,尊者在金卡納俱樂部受到了熱烈的歡迎;尊者在該俱樂部談到了慈悲和智慧雙運的重要性。尊者告訴與會者,「我們所有的知識都來自印度。15世紀初,一位偉大的西藏上師曾表示過,儘管西藏名義上是雪之光,但直至來自印度的知識之光,否則西藏一直保持在黑暗中。

「你們印度是我們藏人的上師,我們是學生(弟子),但我認為我們已經證明了我們是可靠的弟子,因為我們將從你們之處獲得的知識保存完好。」

尊者談及必須從我們人類一體性的認知開始,以世俗方法促進道德倫理。「如果我們是誠實、真誠與透明的,將會為我們帶來產生友誼的信任和信賴。對於像我們一樣的社會性動物而言,友誼是非常重要的。就在此生,採取一個更合乎道德的方式,會為我們帶來自信和內心的平靜。」

在回答問題時,尊者提到佛陀給予他的追隨者去質疑他的教言、究之以理的自由。尊者指出,佛陀也根據眾生的根器給予不同的法門。

被問及關於正念;尊者提及應以身念住對治執著,還有受念住與心念住。至於自性空,並不意味著什麼都是不存在的。尊者舉了一位11世紀大師曾說過的話說:「手是空性,火是空性,燃燒是空性,但如果你把你的手放到火裡,還是會感受疼痛。」

被問及業時,尊者說,業指行為。有些人老是埋怨說什麼都是「業力」造成的,但從不問問是誰的行為創造了這樣的因果關係。當然答案是,他們自己。在回答對於當今社會存有的古代價值觀的質疑,尊者說,各個社會真的有必要努力與積極的維護其傳統的價值。

最後,俱樂部會長維迪亞.欽柏(Vidya Chibber)向尊者的蒞臨表達了自己的感謝,並讚揚尊者是和平人物,人間少有的非凡人物。從擠在通道、就為了在尊者離場時,得以再靠得更近些的與會者,便可完全同意會長上述的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