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03-20

提交給聯合國的報告揭露中共對藏人使用慘無人道的酷刑


  

『國際西藏郵報2015年3月19日達蘭薩拉報導』倫敦:提交給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的報告,記錄了2008年3月、4月大規模藏人抗暴迄今,中共藉由國家暴力與酷刑鎮壓西藏。

「西藏觀察(Tibet Watch)」,在「九.十.三前西藏政治犯運動」及「自由西藏」的支持之下,製作了一份西藏酷刑報告,內容深入引用酷刑倖存者令人震驚的證詞,揭露了藏人遭遇虐待折磨,以及由酷刑所造成的死亡事件。

這份報告也強調了自2008年以來,11起中共安全部隊射殺和平抗議藏人的不幸事件,以及中國如何利用政治施壓阻止西班牙國家法院原欲基於普遍管轄權的原則,起訴被指控對西藏人民犯下反人類罪、種族滅絕、酷刑和恐怖主義的前中共領導人。

記錄下各種酷刑的方式,包括把被銬上手銬的囚犯帶到火爐,中共獄警毆打被高吊在天花板的囚犯。最令人震驚的證詞之一是,因協助拍攝西藏紀錄片《不再恐懼》而被捕的酷刑倖存者果洛久美,向「西藏觀察(Tibet Watch)」描述他在獄中的遭遇,包括被銬在鐵椅上、被電棒電擊嘴巴,長時間浸泡在冷水中,長時間被吊掛在天花板上等。

「我光著身子被銬在椅子上,他們(中共獄警)運用各種折磨的方法,像是利用細條狀的金屬棍棒毆打我的背部,踢我,以及電擊我的嘴巴。被銬在椅子上的極端痛苦,以致感受不到到任何由金屬棍棒和用腳踢我的痛。當被電擊時,我也感覺不到,只聞到了我自己的身體被燒焦的味道。」從鬼門關來回了數趟,他的身上佈滿了因遭受折磨的可怕傷口。

「在被關押的期間,這是我所遭遇最嚴重的酷刑方式。我的肋骨被打斷,我的關節受到嚴重的打擊。每當我想起那把椅子,總是讓我感覺害怕,甚至到了今天,我還是非常的害怕。我覺得可能死去會比在那椅子上被虐待還來得爽快。我一直被銬在椅子上數天數夜的時間;一度,我的腳腫脹不堪,最讓我害怕的是,我腳趾甲全都掉了。

除了被銬在鐵椅上,口渴的痛苦對我來說是第二嚴重的折磨。由於血液從我的身上不停地流失,我覺得我快要渴死了,但從來只給了我非常少量的水,解除不了痛苦。隨著時間的推移,我習慣了飢餓和睡眠被剝奪的苦楚,但從來沒有習慣口渴的痛苦。」

另一名酷刑倖存者,丹增朗傑(Tenzin Namgyal)描述了自己所遭遇到狠狠的毒打,他們留給他雙腿永久性的傷害,並詳述了被電擊的痛苦:「西藏三、四月間的天氣真的很冷。這段時間是下雪、甚至一些河流都會結冰的日子。他們強迫我只穿著內衣坐在冷水中,而我的腳被貼在冰上。接著,他們利用電擊灼燒我的身體,包括我的舌頭。

他們利用各種方法來折磨我,但我並不承認做了任何不當行為,所以,他們把我戴了手銬的手掛在門上。由於這個原因,我的手傷痕累累,即使到了今天許多傷疤未能恢原。我們許多政治犯被關押在一起,他們以同樣的方法虐待我們。所有的政治囚犯持續遭受毆打和折磨,沒有人比我少受虐待,但有些甚至比我遭遇的更糟。」

該報告並強調出三起政治犯死於酷刑的結果;並指出,中共當局提早釋放重病的藏人政治犯,藉以減少在拘留所死亡人數。

藉由這份報告敦促聯合國採取行動,並警告說,如果沒有有效的機制、加強中國使用酷刑的禁令,極有可能的是,中共安全部隊將繼續使用酷刑而不須受到懲罰。

「近年來,中國在西藏架起了鐵幕,使得前政治犯和酷刑倖存者的逃脫越形困難與危險,當然難以現身來訴說他們的受難故事。」九.十.三前西藏政治犯運動副主席拉加日.朗傑多卡(Lhagyari Namgyal Dolkar)表示說。

「儘管如此,來自西藏的聲音和故事,清楚的讓我們知道,中國的控制仍依賴殘酷地對待他們視為威脅的人們。我們很高興能夠在聯合國提出與舉證第一手的資料,但我們可以提供只是觸及表面的東西。我們認為,那些仍被關押在西藏、勇敢地忍受精神和肉體折磨的人們,他們的苦難仍在繼續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