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03-18

西藏司政:西藏並未發生變化,實際上、變得更糟


  

『國際西藏郵報2015年3月16日達蘭薩拉報導』法國巴黎:「西藏的一切都沒有改變,局勢依然嚴峻。」西藏政治領袖洛桑森格博士上週五敦促支持西藏團體發聲放大西藏的問題時表示說。

「大家、以及來自全球援藏團體的支持,對我們來說,非常的感謝。與我們一起實現我們的願望。」司政洛桑森格博士向西藏支持者表達感謝時說,他感謝每一個人對西藏事業的支持。

來自歐洲各地成千上萬的藏人和西藏支持者,3月14日聚集在巴黎,參與歐洲與西藏同在的大型集會活動。這次集會活動,由歐洲的藏人社區和西藏支持團體共同發起。

「歐洲與西藏同在集會活動,可以向拉薩和北京發出一項強烈的信息。請讓我們一起努力,直到我們的實現自由的夢想成真。」洛桑森格博士在4天訪法行程的第二天表示說。

西藏的局勢依然嚴峻,一切都沒有改變;然而,事實上、已經變得更糟了。」西藏司政洛桑森格博士在向常青藤盟校出身的歐洲領導人與總部位在巴黎的法國哈佛校友會成員發表談話時表示。

司政說,在藏區所有主要城市的中心設置監視錄影機,並要求藏人換發「第二代高科技智慧晶片身份證」。

「中共安全部門在西藏加強其安全監控系統,並且引進第二代智慧晶片身份證監控藏人的行動。在西藏各大城鎮每隔30公尺左右,設置密集的安全檢查哨。」司政補充說,「這意味著,如果你在住進旅店時或碰到任何檢查站時,他們就會確切地知道你在哪裡。你所有的行蹤都會被第二代智慧身份證查到。幾乎就像是朝鮮和東德或種族隔離制度對人們的監控一樣的 – 控制西藏人民的每一個行動。」

司政說,在某些敏感日期 - 如3月10日1959年西藏抗暴週年紀念日 - 「大家便會看到在西藏首府拉薩各建築物屋頂上,有槍手拿著望遠鏡和槍監看著藏人的一舉一動。如果你到任何主要的寺院去朝拜,在寺院的大門外就有一處軍營。中國政府較於資助鄉下學校,其實花了更多的錢在安全監控上。」

西藏司政說,他在前天遇到了一名曾去過西藏數次的記者。那位記者告訴他,他造訪了一所在偏遠地區的藏人村落學校,看到非常貧困的窘境。但在村口大門,就看到四到五部的監視錄影機。

「自中共佔領西藏以來,境內藏人親身體驗了前所未有的鎮壓暴行。」司政強調說,「西藏不僅關乎600萬藏人的生存;今天,被稱為第三極的西藏,因為擁有除了北極和南極外,第三大的冰川。10條河流的源頭在西藏,所以西藏是亞洲地區重要水資源的來源。超過十億人口依賴來自西藏的水。中國人口佔了世界人口20%的比例,但只有8%的淡水可以供應。」

許多人認為,西藏潛在的水資源短缺危機,正因橫跨西藏河川修築大壩之下不斷地增高 - 包括源自喜馬拉雅山脈、貫穿孟加拉、中國和印度的雅魯藏布江(布拉馬普特拉河)。印度擔心河水將被改道中國;而專家學者們擔心,未來全球戰爭將肇因在爭奪水資源上。

為了經濟利益,許多國家越來越不願意違背強國中國。司政承認這一點,但他說西方國家並不需要在和中國交易與給予西藏自治更大支持之間進行選擇。

司政指出,儘管北京大肆撻伐美國總統歐巴馬在華府與達賴喇嘛尊者公開碰面,然而在上個月,美國和中國之間的貿易往來一如往常。

「錢很重要,所以大家必須保有與中國接觸及貿易往來。同時,大家也應該站出來捍衛自己的道德價值觀。」司政說。

司政並重申,他相信,西藏的非暴力抗爭模式是非常具有優勢的。

「這些有點可怕。世界各地被邊緣化的族群會發現頭版新聞及頭條新聞,充斥著關於衝突和暴力、斬首和自焚的消息。在國際上,利用多少武力和派出多少坦克的訊息得到更多的關注和話題。」他說。

「因此,人們可能會認為這是必須追求的選項,但我們認為這是錯誤的選擇。就長遠來看,非暴力有利於各方,因此,西藏非暴力模式是非常重要的。」

在回答關於想向歐洲要求什麼時,洛桑森格博士說,「不要辜負你們國家在創建時的原則;法國大革命爭取的自由、平等、博愛。我要求西藏人民的自由。」

他說,越來越多的中國境內的人民信仰佛教。據估計,中國境內約有3至4億佛教徒人口,比中國共產黨的成員還要多。當天的最後一個活動,與歐洲西藏社區主席們會晤。

西藏司政洛桑森格博士也感謝歐洲藏人社區的主席們發起這次的歐洲與西藏同在集會活動。

「這場集會展現出公眾的支持。重要的是要讓境內藏人知道,我們聲援對他們的支持與聲援。」司政說,「謹代表噶廈,感謝大家。」

集會活動持續一整天,周六上午10點半在人權廣場集合,然後向戰神廣場行進,途中經過了中國駐法國大使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