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03-17

西藏與全球經濟:是當今中國對西方毒害?


  

『國際西藏郵報2015年3月16日達蘭薩拉報導』 為了贏得當今世界享有的自由和民主,歷經了長達數十年的抗爭。然而,儘管尊重人類的尊嚴、自由、民主與平等的價值觀,以及法治和人權的規則,主張這些價值的西方世界可能將會流行一項口號:「今天的中國,就是明天的西方世界」。漸漸地,他們會擁有同一的價值觀。

但許多人仍然認為,所謂的民主國家越形惡劣,而從長遠來看,如同專制和獨裁制度一般的危險。一些歷史上最有名的政治領袖和最有影響力的政治學家,曾定義西方國家是一致遵循民主原則的世界。但是,許多人觀望著這些正在瀕臨危險的價值!他們擔心的是,西方世界遲早將變成另一個蘇聯;一個自由和開放的資本主義市場經濟轉變成為一個仿照中國共產主義的市場經濟模式。

有時,沉默反映了對於人權和自由的矛盾。民主國家應該在任何時候,都擁抱著一個平等而開放的社會;但,也有一定的週期,為了政黨政治的利益,他們犧牲了自己的價值觀。中國共產主義用利益買了世界對於其侵犯人權的緘默?

無論擁有何等的自由,但自由並不存在於政治真空。政府必須承擔起保障我們應享有的自由權利的責任。我們必須記住,民主從來不長久。如果我們不堅持原則,很快地就耗盡了。因此,世界大國也應該注意中國的信譽,否則將會面對經濟和政治的嚴重後果。

也許有人會說,從未有過一個沒有自殺的民主國家。空洞地說什麼民主少徒勞、少得意、少自私,不那麼雄心勃勃,甚至比中國專制少了貪婪;這並不正確。然而,根據最近的研究,由於政府的政治精英們不尊重普遍有效的民主原則,包括自由和社會正義,世界各地的許多民主國家都在瀕臨「民主崩潰」。

在現實中,整個世界必須知道,1949年,中國利用軍事力量強行佔領手無寸鐵、和平的西藏。無視於藏人的反對,中國一再的鎮壓西藏人民的心聲,並向世界宣稱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中國沒有信譽;關於中國的任何事情,只能說都是不可靠的。

西藏的例子,應該警醒台灣人民關於台灣嚐試與中共謀好的未來。如果正在與中共談判關於台灣的未來,台灣勢必應該要更為小心。如果決定回歸中國,那麼發生在西藏和香港身上的悲劇,也同樣會發生在台灣,付出的代價就是失去自由。

台灣享有的民主;但在可預見的未來,香港無法得到真普選。就這個意義上來說,香港的命運更像是西藏、內蒙古和東突。藏人很早就視尼泊爾是安全的避難所,並且在過去是盟友,但現在的情況是,面臨一個轉折點,在中國日益增長的影響力之下,導致尼國的國際形象受到極大的損害。不像在台灣,西藏人民也可以自由地表達對人權和自由的觀點,但在尚未實現全面民主的尼泊爾,是絕不可能發生的。香港和尼泊爾,便是北京介入干預內政活生生的例子。

西藏、東突(新疆)、台灣、香港是全球公認的國際焦點話題 - 尤其是西藏 - 過去半個世紀以來,最具爭議的問題之一。無論是有意還是無意,佔領和鎮壓一直在創造經濟、政治和道德的成本,不僅對於中國而言,甚至是許多國家亦是如此。拒絕自由的國度,從未贏得周邊人口的愛和尊重。

一個沉默的世界是自由和尊嚴的危機,也是在過去數十年來,最糟糕的狀態。在一些國家中,近來的政治策略把經濟利益視為優於人權的狀況成長。可以舉出最好的例子就是西藏:首先找藉口,然後保持沉默,接著是否認,再來便是嘲諷,但從來沒有來自官方的一句要求對於120萬藏人死亡負起責任或道歉的話,況且是面對遭遇人權侵犯的幾百萬受害者。

中國諷刺的對今天的香港採取「一國兩制」政策。這是北京政府始終呈現給外界的門面,但在現實中,中共政權的政治體制仍然深深根植於毛澤東思想和親蘇維埃主義,僅只是作作表面功夫般的喊喊和平、正義、平等和自由。

中共的幌子,最初起源於1950年代早期、失敗的西藏政策。問題是,中共政權從未信守過諾言。今日西藏與東土耳其斯坦,是明天的香港;而今天的香港,將是台灣的明天。

中國對於《中間道路》的態度,致使解決西藏問題迄今懸宕未能公開化。如果了解真相的話,《中間道路》將受到廣大群眾的接受。整個西藏都在軍事的管制之下,難以打破當前的對藏政策。然而,許多中國學者認為,《中間道路》 - 從長遠來看 - 是西藏政治問題的最佳解決方案。

不過,也因為實行對西藏人民的文化種族滅絕政策,中國的國際形象受到重創。藏傳佛教是世界上最有影響力的宗教之一。從未有人預測過,佛教科學將具有巨大的全球影響力,也沒有人料想過,西藏文化對於實現一個和平與和諧世界的貢獻。此外,60年前,中國也無法想像西藏能夠站上世界舞台,形成國際在西藏和中國之間談判施壓。

如同西藏危急存亡的情況,民族危機是導致蘇聯崩潰的關鍵。種種的可能性,如果共產政權在其佔領國的土地上,沒有任何的改變,那麼中國可能朝向蘇聯同樣的命運邁進。中國的社會制度是類似於前蘇聯 - 控制了一切。

但是,如果習近平的中國夢、以及達賴喇嘛尊者的《中間道路》無法符合彼此的願景,那麼幾乎是不可能解決上述關於在中國、西藏、東突、台灣與香港的問題。但是,如果西藏精神領袖可以訪問中國和西藏,尤其是五台山文殊師利菩薩的淨土,那將會是一大突破 - 一次偉大歷史的可能性,即中國可能會成為一股異軍突起、偉大的道德力量。

當然,其中最大的問題是,過去60年來,在中國和西藏嚴禁討論西藏的相關議題。不管是有意、還是巧合,中國政府不允許學者自由研究西藏問題、西藏歷史或當前西藏局勢。

世界領導人,包括知名的宗教學者和政治觀察家,以及許多傑出的中國知識分子皆表達了對達賴喇嘛尊者所倡議《中間道路》的真誠支持 - 《中間道路》被視為是解決問題的最佳政治方法。讓中國人民知道達賴喇嘛尊者的真實狀況,尊者的思想,以及他的話語,那麼《中間道路》應該是重中之重。

所謂的「一國兩制」,完全是不具作用的,未來香港的夢想欲享受更大的民主,似乎永遠不會成真。最近在香港的抗議活動揭示了,「一國兩制」並未在政治或法律上實現。許多人們表達他們自己的擔憂,中國終將把「一國兩制」變成「一國一制」。

我們爭取自由的運動,在我們對於真理與正義的堅持之下,越形壯大。如果我們相信我們自己,並具有勇氣、決心、奉獻精神與動力,如果我們願意犧牲、像是短期經濟利益這般的小事,站起來堅持著自由世界的普遍原則,那麼非暴力具有絕對的優勢。

流亡藏人讓佛教與和平非暴力運動在世界各地開出美麗的花朵。現在是接受為了民主和自由而犧牲奉獻生命先驅指引的時刻了;他們可以即時地帶給我們對於自由的啟發,而他們遺留下來的精神和成果可以激勵我們勇敢地奮鬥。我們的運動必須繼續下去,直到最後一刻;沒有終局的成功,也沒有致命的失敗:重要的是繼續前進的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