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03-17

彼此傷害無法終結西藏痛苦-專訪在台藏人丹真南達


  

(黃勝淋/台北報導)1959年3月10日,西藏人民起身抗議當時不斷入侵的中國軍隊,卻遭到大規模鎮壓,達賴喇嘛從此流亡海外,許多藏人也離開西藏,散居在世界三十幾個國家。在這些流亡海外的藏人中,有不少居住於印度、尼泊爾或其它地區的藏人輾轉到台灣,並在每年的3月10日舉辦相關的遊行活動,希望能喚起台灣,甚至全世界民眾對於西藏議題的關注。

在台灣生活多年的丹真南達(Tenzin Namda)是在印度出生的第二代藏人,目前擔任在台藏人福利協會副會長,由於父執輩早年就來往於西藏、印度及尼泊爾經商,丹真很早就擁有印度籍。他認識了在印度旅行的台灣太太後,便以印度籍身分定居台灣。他認為以彼此傷害的方式對抗中共霸權,只會令雙方的苦痛永無休止,而且西藏也沒有對抗中共的能力,因此如何維護並傳承西藏宗教文化與價值,並以軟性方式讓中國社會及全世界體認西藏困境,就更顯其重要性。

然而丹真也表示,流亡海外的第二代、甚至第三代藏人,在各國社會文化與現實生活壓力下,西藏文化價值的確面臨一些挑戰。以下是丹真南達的專訪:

問:您本身在哪裡出生?為何選擇來台灣定居?
答:我是在印度出生、長大的第二代藏人。之所以到台灣,是因為我太太是台灣人,她到印度旅行我們才認識,她也對西藏宗教與文化有興趣,甚至自己也去過西藏,我們的姻緣是這樣。

問:現在海外藏人分布在世界上哪些國家?生活情況如何?
答:大部分海外藏人都分布在印度各地,因為西藏流亡政府是位在印度的達蘭薩拉,而印度政府也有提供我們土地以及很大的自主權,讓我們可以有屬於藏人的區域,可以在那邊建設、經商貿易等等,物質生活沒有問題。除了印度外,世界三十幾個國家都有藏人居住。

問:在海外出生的第二代或第三代藏人是否仍遵循西藏傳統文化價值?還是說你們的生活方式有所改變?
答:流亡到印度或其它國家,所以我們就必須配合環境而做出一些改變,像我現在在台灣,就要面對生活或工作壓力,這就影響到我們的教育以及藏人信仰的文化與價值。第二代的藏人還好,但到了第三代、第四代,如果沒好好地將西藏文化傳承下去,就真的會很危險。而且我們文化的源頭在西藏,像個大水庫,而海外西藏人只是大水庫外的一些小水池。正因為如此,中共對西藏當地文化與思維的控制就非常嚴格,因為對中共來說,西藏傳統的文化價值與他們的政策及利益是相抵觸的,如果能消滅藏人的思維與文化,那中共就更方便控制西藏了。

問:流亡藏人是完全被中共禁止回到西藏嗎?還是說有什麼管道?
答:如果仍以流亡藏人身分並且抱持著西藏自治,或甚至是西藏獨立的想法而試圖進入中國的話,我可能會被關,有可能名字都不會被報出來。但另一種情況是接受中共的條件,這樣中共甚至會給你車開、安排高級飯店給你住,這就是要拉攏你。我並不會為了回到西藏而這樣做,但其實還是有一些人會選擇這一條路。

問:海外藏人與西藏當地人民有連絡嗎?
答:過去有許多西藏當地的年輕人會越過中印邊境,希望到印度讀書,但現在中國對於邊境管制更加嚴格,所以這樣的情形就越來越少。這一部分也是因為如果境外藏人有參加任何支持西藏自治或獨立的活動的話,就有可能危及在西藏境內的親友。像我家族的故鄉其實是在四川,我有那邊的電話,但我從來不敢打回去,因為有可能會因此而傷害到那邊的親友。

問:對於中共與西藏的關係,你的看法是如何?
答:中共傷害西藏人民,想要的無非是利益,但藏人並不會以報復的方式來應對,除了是因為西藏沒有實質力量與中共抗衡外,從佛家角度來看,彼此傷害只會造成永無休止的苦痛,我們要看的應該是再更長遠的未來中,能否終結這種相互傷害的輪迴。這就是為甚麼許多藏人選擇用自焚的方式對抗中共政府,因為西藏人不願意用暴力方式加深彼此的仇恨,而是希望能藉由非暴力的抗爭激起中國社會的良知與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