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03-10

回家的路不遠 下一站 西藏


  

東吳大學城中跳馬社在西藏抗暴日遊行前夕舉辦了圖博周。從籌備階段到活動進行期間,有一個問題不斷地被提起,連在校園發放傳單時,也會被同學問到,「你們不是藏人,為什麼要做圖博議題?」

第一次接觸到西藏是在2013年的遊行,那也是我剛開始接觸社會運動的時候。當時的我也抱持著相同的疑惑:「我不是藏人,為何要做圖博的議題?」但是在遊行中,我看到了藏人聲嘶力竭地喊著「FREE TIBET」,那渴望回家、渴望自由的意志赤裸裸的呈現震懾了我。「家」這個地方,對一個從彰化到台北讀書的孩子,是只要一張車票就可以回到的故鄉;然而對於藏人而言,家是一個只能在夢中相見的所在。自從1959年解放軍的坦克開進拉薩開始,流亡異鄉好像就成為了西藏人的宿命,而回家也成了他們難解的課題。那次遊行,是我第一次認識西藏。搭著末班車回到家鄉的路上,我格外珍惜能夠輕易回家的時光,也開始希望能夠幫助流亡藏人們回家。

之後的一個晚上,我走進了自由廣場的一個西藏展覽。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又一個西藏的自焚者圖像,詳細的文字記錄著他們的名字、年齡以及在自焚前說的一句話。我站在一位年僅19歲的自焚者像前,久久不能自已。看著年齡與我相仿的他,為了自己民族和宗教的自由而焚燒自我,那種感覺沉痛的令我無法想像。但這也讓我想起鄭南榕先生與詹益樺先生,為了爭取自由而用自己的身體表達最嚴正的抗議,西藏人亦是如此。在中共法西斯當局的散播之下,爭取自由的藏人被誣衊為社會的亂源,藉此以解放軍來血腥鎮壓,完完全全地踐踏藏人的尊嚴及自由。面對這樣的暴力,西藏人選擇了自焚為西藏自由提燈照路,他們焚而不毀,讓全世界的人們深刻的了解到西藏正面臨的艱難處境。

1951年西藏與中國政府簽訂和平協議後,換來的卻是一連串毫無人道的屠殺及鎮壓。反觀台灣,當權政府面對不友善的中國,竟然願意進行與中國簽訂「和平協議」的交涉,在西藏如此的前車之鑑下,「和平」這兩個字聽起來格外諷刺及不可相信,妥協與屈服下的和平是不會和平的。

馬丁路德曾說:「任何地方的不公都會威脅所有地方的公正。」有如此無視人權的政府存在著,就會間接影響到周遭。從台灣(318運動)及香港(雨傘革命)都可以明顯看出來。從西藏面臨的問題延伸思考,回歸到人權的本質,對於中國政府層出不窮地打壓異己,是我們在自由的台灣難以想像的,我們都擁有同樣的血肉之軀,他們卻無法自由地做自由地想。因此,在學校舉辦圖博周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要讓更多人知道西藏的處境是多麼艱難。自由、民主都是我們生而為人所應該擁有的,我們和藏人同樣面對中國的強權威嚇,更不能忽視任何人的不自由,正因為我們是台灣人更要在乎西藏的事,今年3月10日西藏抗暴紀念日晚會及遊行,讓我們陪著西藏一起邁向回家的路。下一站,西藏!

(鄭仲皓 東吳大學城中跳馬社社長、法律系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