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03-04

藏人作家唯色新書《西藏火鳳凰:獻給所有自焚藏人》在臺出版發行


藏人作家唯色新書《西藏火鳳凰:獻給所有自焚藏人》在臺出版發行

  

『國際西藏郵報2015年3月2日台北報導』藏人女作家茨仁唯色以中文撰寫,先前在2013年先由法國的《本土》出版社(Indigène éditions)出版的法文版《西藏火鳳凰》一書,2015年3月6日將在台灣上市,該書由大塊文化出版發行。

過去這段時間,全世界有不少媒體關注藏人自焚的事件,但絕大多數人不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這本書是唯色對四年來持續發生的藏人自焚事件所做的一種竭力的解釋、沉痛的分析和直率的批評。當然,批評針對的是不義的中共當局以及向不義妥協的世界。

從二○一三年四月起,唯色心力交瘁地寫作了兩個月,關注藏人自焚,尤其關注如此眾多的藏人自焚而世界卻一片沉默的狀況,希望透過她的文字向世界發聲。然而這不是輕易就能發出聲,原因無他,一百四十二位藏人將寶貴的生命付諸於奉獻與抗議的火焰,人世間任何語言對此的描述與評價都是蒼白無力的。

艾未未設計的封面令人感動:所有自焚藏人的名字用藏文記錄其上;中間的一朵火焰壯麗,充滿奉獻的美而非慘烈的苦;潔淨的封面宛如西藏潔白的哈達,以獻給所有自焚藏人。本書照片由作者提供內頁畫作,除了附錄三的自焚者肖像為劉毅創作,其餘皆由井早智代(Tomoyo Ihaya)所繪(圖說翻譯:更桑東智)。

書名「西藏火鳳凰」的由來: 取意鳳凰涅槃,浴火重生。無論在西方還是東方的神話裡,火鳳凰是不死神鳥,每每自焚為燼,再從灰燼中重生,成為永生。雖然西藏文化中沒有涅槃的鳳凰,只有護衛佛法的神靈,但火鳳凰的象徵含義是廣泛的,都能理解。

正如前蘇聯詩人茨維塔耶娃(Цветаева Марина Ивановна)的詩句:
我是鳳凰,只在烈火中歌唱!
請你們珍惜我高貴的生命!
我熊熊燃燒,我燒成灰燼!
但願你們的黑夜能變得光明!

欲購買《西藏火鳳凰:獻給所有自焚藏人》一書,請洽詢台灣各大通路。亦可在大塊網路書店請購:http://goo.gl/sZYk17

自2009年以來,至少有135名藏人自焚抗議,而確知超過116人死亡。這一波持續與猛烈的藏人自焚潮,全數是針對永無止息的鎮壓西藏的中共政權抗議。

自焚行動赤裸裸地透露出,境內外藏人對於中國鎮壓政策強烈的不滿。除非世界各國領導人就西藏問題不再沈默無聲,並挺身採取行動,否則北京將繼續苛刻與限制藏人的自由和基本人權;如此,只會加劇藏人的不滿和怨恨。

中共極權正在進行對西藏的文化滅絕;消滅西藏文化、語言與民族特性,被視為是中國的另一種陰謀政策。

成千上萬的中國軍隊駐紮,西藏境內的僧尼眾被迫接受越來越嚴厲的「愛國再教育」運動。 倡導行使自己的母語權,藏人被判處長期徒刑;自焚藏人的親友不是遭到傳訊,就是受到嚴懲。

中國境內許多傑出的中國知識分子、藝術家、律師和作家,皆指向中國政府和其加劇藏人不滿的對藏政策才是藏人自焚事件的根本原因。然而,中國反駁了此一論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