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01-19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專訪達瓦才仁


  

視頻 http://goo.gl/PuaUSd

問:達賴喇嘛近日談到他思想上至今仍是馬克思主義者,是否為了更接近中國人民?馬克思主義跟佛教教義之間是否有共通性或衝突性?

達瓦才仁答:達賴喇嘛講自己是馬克思主義者已經不是第一次,他一直在講,過去的著作也提到。達賴喇嘛會把馬克思主義和列寧主義分開,他認為馬克思主義講的是一切平等、反對剝削,特別關心弱勢者或被壓迫者,所以這些理念跟佛教當然有很多相同處。以前中國軍隊剛剛入侵西藏的時候,一些宗教大師聽到共產主義這些學說的時候,他們也都會熱切地去謳歌、去讚美,覺得這樣的共產主義社會人人平等能夠實現,沒有階級的壓迫、沒有貧富,這就是佛教所追求的人間社會。達賴喇嘛其實在五十年代的時候,曾經向中共說,喔!他有點想加入共產黨的意願,因為馬克思主義的理念確實很讓人嚮往。

達瓦才仁答:達賴喇嘛同時也非常反對暴力,所以達賴喇嘛說馬克思主義是反對剝削,但列寧主義是把暴力作為推行的手段,所以達賴喇嘛反對列寧主義,他認為馬克思主義的學說本來是要講平等、和平、慈悲、善良、對底層的人給予更多關注,但當你用暴力去推行的時候,不管理由多正當,它就是會變調!反抗壓迫的暴力,在法律上叫「正當防衛」,但是你用暴力去推行事情,這就是一種壓迫。

問:達賴喇嘛也談到現在中國主政的共產黨已變質,包括變成像資本家,或使用暴力,能否多談一下達賴喇嘛對這方面的看法?

達瓦才仁答:還有,共產黨它是無神論,而佛教根本的哲學角度,也是無神論,佛教認為人們要擺脫輪回,還是要靠自己的業力和努力,但這跟共產黨的不一樣,共產黨是用暴力推行他的無神論,強迫別人接受,凡是強迫的東西,那怕你給他餵了蜂蜜,如果對方不願意吃,它就是一種傷害!所以佛教根本上反對暴力。八九民運或一九八九年東歐、蘇聯分解,那時候很多人都覺得共產主義已經結束,我就記得,很多次採訪,我給法王當翻譯,法王都說:「我對馬克思主義學說還是很信服的。」

達瓦才仁答:法王也說,現在執政的中國共產黨,他們說他們是共產黨,但是他們是一個變調的、不是真正的馬克思主義,他說:「中國如果有馬克思主義,我可能算半個!其他的好像沒有了。」所以他講他是馬克思義者,並沒有要拉近跟中國人民或中國政府距離的意思,完全沒有。因為在中國,說實話,你說跟共產主義或馬克思主義的理念相近,可能反而會讓人討厭,老百姓可能會覺得不接受、不高興,而不會有拉近距離的關係,更何況那些共產黨的官員,十官九貪,他們哪有什麼共產主義的理念?所以說我認為達賴喇嘛所說的馬克思主義的理念,它不是只有現實上的一種針對性,不是想要拉近和中共或中國老百姓的關係,不會有這種效果,他僅僅要談的是他的理念,就是公平、反對剝削,希望人人都能過他幸福的生活,因為這種理念和佛教其實有很多相同之處。

問:對於中國領導人習近平上任後對佛教出現正面的說法,對你們來說,是釋出一些什麼樣的訊息?

達瓦才仁答:至少對西藏佛教是正面的,因為在此之前,當中國政府說到「中國文化」的時候,他是不包括「西藏文化」的,他只是包括儒家啊、漢傳啊,他指的是中文的一些文化,他不會把藏傳佛教,或維吾爾的穆斯林、伊斯蘭教啊視為是中國文化的一部份,而且,藏傳佛教在國際上的發展,中國政府的基本態度是敵視、排斥或醜化,一直都是這樣,藏傳佛教被說成是很野蠻、落後,而且是沒有道理的迷信的,這種說法可以在世界的其他華人社會看到,所以影響很廣,在這樣的說法的氛圍下,西藏的佛教一直受到打壓和排斥,被視為是(中國)分裂的根源、國家統一的障礙等等,總之是絕對負面的,是政府控制、打壓、限制的物件。

達瓦才仁答:現在中國政府最高的領導人,在印度也好或在法國,他都是當著世界的鏡頭、媒體的面,公開地說佛教是中國的軟實力,或者是中國文化的一部份,以及佛教對社會正面的影響,這樣的一種肯定,它會在地方引起一些直接的影響,不管中國政府實際上會不會採取對佛教比較正面或具體的政策或措施,中國政府最高領導人這樣的表態,它其實在西藏的很多地方都會有一些反應,就是中國的官員在面對佛教的時候,就開始也敢說:「佛教並不全是壞的啊!佛教徒不全是壞人啊!」用毛澤東的說法、「一分為二」,那些官員就敢說出來,因為他有所「本」嘛!

達瓦才仁答:在那以前他們是不能說出來,說出來就會變成分裂主義或是混入黨內的敵對分子、宗教迷信啊等等,未來這些指控就會減少,那在這樣高壓的環境裡,佛教就可能稍微喘口氣,或是有一些比較寬鬆的生存空間出現。當然我們希望中國政府不僅僅是一種表態,而把它付諸實現,相信藏傳佛教可以利益很多人,而且藏傳佛教在國際社會的發展,如果中國政府真的把西藏看成是中國的一部份,那中國應該也會感到驕傲,因為那也是中國文化或軟實力的輸出!而中國的軟實力或中國文化,不應該僅僅是「孔子學校」,藏傳佛教應該也算!但是到現在為止,他是不算的,他把藏傳佛教看作是敵對勢力,而不是對中國有正面的能量,從這樣的角度,中國領導人對佛教態度的改變和表態,是非常重要的。

問:習近平對佛教正面的肯定,是不是為拉攏中國的佛教徒,或因此削弱達賴喇嘛的影響力?會不會有這層顧慮?習此時提佛教的用意何在?

達瓦才仁答:沒有、不會是削弱達賴喇嘛(的影響力),因為你只要肯定佛教,佛教都有它自己的一套,達賴喇嘛就是佛教的當之無愧的領袖,這個是誰都沒有辦法否認的!

達瓦才仁答:中國文化雖然有幾千年的傳承,但從五四運動以後,中國開始全盤接受西方的東西、否定中國自己的文化,中國共產黨掌握政權以後,又推行什麼民主改革,把地方的宗族、氏族的社會結構打掉,到了文化大革命,又把可見的一些文化和意識型態的文化全部消滅了,現在很多在海外的中國人說要恢復儒家、要到中國去找儒家,但中國沒有儒家,它的文化已經被摧毀,中國的經濟力量、軍隊是在發展,但是它沒有任何的文化可以拿出來告訴世人,這個時候中國領導人應該是他感覺中國需要文化、需要一些軟實力,而他自己拿不出來的時候,他不可能拿共產主義,他自己都不信、當然沒辦法向外推介,現在的孔子學校,只是拿來教中文,或被中國政府當作外交、情報的機構,當它並沒有能夠吸引人的內容的時候,佛教啊、中國佛教、西藏佛教等等這些,也許都可能成為中國政府釋憲範圍裡面的一些選項,也許是有這樣的可能,這是我們往好的方面想的、最好的一個意願。(特約記者:夏小華 責編;胡漢強/嘉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