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01-06

中國對藏政策應採人性化觀點


  

『國際西藏郵報2014年12月31日達蘭薩拉報導』中國的共產主義政權因為具備各式各樣的現代軍事裝備而形成一強大的政府——但是,這強大的政權卻反擊一直以來為和平與非暴力抗議,包括以自焚方式來表達爭取自由的西藏人民。他們反對中國政權對西藏人民施行的鎮壓政策。

武器無法阻擋團結一致的非暴力抗爭方式與流自血液的熊熊烈火,唯有和平的對談、同理的方式,和賦予藏人應有的自由政策。不過,這樣一個強大且自負,積習已久的傲慢蒙蔽了中國政府看見這些解決辦法。

自2009年以來,至少已有135名藏人訴諸自焚抗議,就在中國政府不斷於寺院內部實施強制性的教化,也就是該政權所謂的「愛國再教育」時,今年就約有15名藏人自焚,去年則有20名。

在過去幾年中,數百名藏人,包括作家、博客、歌手和知識分子在內,自家中被強行帶走並拘留。根據媒體報導,大部分被判處數年的牢獄,有些被判死刑。2008年,藏人的抗議席捲西藏之後,中國政府就以致命的軍隊武力鎮壓西藏,現今,也不斷施以高壓嚴酷手段壓迫西藏。就在2009年發生第一起以和平為訴求的自焚抗議個案。

藏人在承受暴力壓制的60年後,中國政權也從未間斷地在西藏施行強硬政策,約束自由和基本人權。此舉強化了居住在西藏高原上藏人的不滿,並使得怨恨的感受惡化。

國際新聞媒體被禁止進入西藏採訪,群眾抗議的權利在西藏也受限。然而,誠如過去60年來,我們的前輩躬先士卒,藏人的年輕世代也挑起重擔,繼續在西藏境內做藏人的後盾,確保西藏人權的提升與尊重。

儘管抗議的聲浪和國際批評從未停止,中國政權仍然在西藏實施嚴酷的人權管制。在西藏,惡名昭彰的人權侵犯行為——包括凌遲、隨意逮捕、拘留、軟禁、未經審判就拘留、宗教自由的壓迫,和任意管制自由運動仍然在西藏境內上演,並遵循著過往中國獨裁者毛澤東在人類歷史上廣為人知的犯下最多屠殺事件的屠夫遺旨——有一個以侵略為基礎根基的鎮壓嚴酷模式的名聲,就在違反中國之下,殘酷且致命性的文化大革命在西藏殺了近一百萬人的生命,還有發生在中國境內的共產黨大屠殺奪走六百五十萬人的性命。

中國政府在商討西藏問題上往往缺乏明智的判斷。中國必須對西藏減少壓迫性的控制、自僧院撤離軍方人員並尊重藏人對宗教的信仰,進一步和達賴喇嘛尊者及西藏流亡政府展開對話。曾有一度,中國的領導階層能理解並尊重在香港的異議人士;同樣的,中國也該以此態度著手處理西藏問題。留在藏人心中的那股憤慨正在釋放啊。

一些正面臨災難的國家,可在數星期或數月屏息戰事,又或被戰爭中的軍事設備所波及;另一些,許許多多受到壓迫剝削的受害者則死於折磨。西藏正是那忍受著後著所帶來的折磨。中國正慢慢地、無情的抹滅西藏人的身分認同。

縱使中國在1951年簽署的《十七條協議》條約裡,明白條例中國將尊重西藏擁有內政的自治權;然而,接下來的數十年,事實情況恰好相反。漢民族大量移民到西藏已經改變人口統計學的動態,此問題尤其顯見於西藏的官僚體制內與商業貿易上。

根據在印度的藏人行政中央估計,近20幾年來,因不滿而挺身抗爭,統計超過120萬名的藏人被中國政府殺害。官方記載顯示,於1949到1979年間,173,221名藏人在監獄內被凌遲致死;156,758名藏人被處以死刑;432,705名因與中國軍方抗爭而遭殺害;342,970名因飢餓致死;此外,92,731名被公開折磨至死;更進一步,9,200名藏人選擇自殺。

中國不至於回到過去集權國家的樣貌,但中國仍是冥頑不靈的獨裁主義政權。在中國,經濟可享有大部分的自由。新聞媒體、宗教集會、網路截斷,和異議份子則受到監控――就像2008年的西藏事件與天安門廣場遊行示威――皆受到軍隊武力鎮壓。

無國界記者列出中國在新聞自由上排名在180名內的倒數175名,還有國際特赦組織、美國國務院和歐盟都聲稱中國為『獨裁國家』。

自中國侵略西藏近60年後,今日的世界已是國與國之間距離縮小,互相依賴生存的地方。身處於21世紀,我們必須謹記70億的人類人口同樣享有生而自由、平等對待的尊嚴;而放眼世界,人權依舊是最強而有力的字眼。

世界許多國家禁止暴力。世界上許多國家仰賴獨立與真誠的自治生存。正因為這些偉大國家的堅持與努力,數百萬的人民得以從拷問中、非法的拘禁、草率的死刑、被迫失蹤、政治迫害,和不公平的歧視裡獲得自由。

上述那些重要的使命――道德上,應以漸進的方式走向更開放的社會――無疑是對中國的人權情況做重新評估的決定。不過,一些國家,像是南非在迫害人權的不公義事件上已經積習已久,為了中國這塊經濟大餅的誘惑更甚於是。哪個國家又會是下一個出賣人權的走狗呢?(本評論報導由台灣志工Ya Ling中譯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