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4-12-30

今昔對比:新西藏野生動物的墳墓


  

【西藏之聲2014年12月28日報導】雪域西藏聳立於世界之巔,這個擁有悠長歷史的佛教國家,以獨特的宗教,文化習俗,造就了高尚的價值觀,養育了代代虔誠的人民,讓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萬物共生,以它獨特的氛圍,譜寫了香格里拉傳奇。但是1959年中共用武力侵占西藏,讓這片高原淪為人間地獄,天神公憤。而中共所謂的建設西藏開發項目,對西藏自然環境帶來前所未有的破壞,西藏野生動物在被逼向絕路。

那麼在今天的節目中,我們邀請藏人行政中央駐台灣辦事處前任代表達瓦才仁先生,今昔對比,探討所謂新西藏如何淪為野生動物的墳墓。

西藏之聲:首先請您簡單介紹西藏珍稀野生動物的種類,以及牠們的生存區域?

達瓦才仁:大家都知道西藏有很多野生動物,至於有多少,中國的統計數字只劃西藏自治區,那麼我們從藏人行政中央環保部門的統計數字看出,在西藏的哺乳動物有142至150種,鳥類有488種,爬行類動物56種,兩棲類45種,昆蟲類2300多種等等。雖然有這樣很多的劃分方式,我們可以知道不管他用什麼樣的數字,西藏確實是野生動物的天堂,西藏整個來說西藏高原,它都是一個比較高原地區,但實際上西藏的地域可以劃分為好幾個地方,一個是北部從青海湖一直到拉達克,那一中間包括現在的阿里專區,日喀則的北部,包括那曲的大部分,包括現在劃在青海省的玉樹,海西等等。整個一片區域是西藏人成為羌塘,北方草原,在這樣的草原上大部分海拔在4000米以上地方,那麼像這樣的地方樹木非常稀少,只有高山,大湖,以及非常廣闊的原野,在這些地方我們可以看到生活的大部分是比如說雪豹,岩羊,鹿,盤羊等,在比較高原的地方。以及我們可以看到成群的野犛牛,野馬,羚羊,白唇鹿,棕熊,還有一種動物叫藏原羚類似這樣的動物非常多,但是這只是西藏高原的一部分,因為西藏還有一個是喜瑪拉雅地區,喜瑪拉雅地區的南麓,它是直接面向印度平原,那地方會有很多氣候非常溫和或者雨量非常充沛,生靈非常多,在那些也生活著很多的動物,包括很多印度的孟加拉湖的動物常常會進入到西藏的領域裡面,那麼再往東部所謂的橫斷山脈,橫斷山脈本來是從雅魯藏布江,是從岡底斯雪山(著名佛教聖山岡仁波齊峰)那邊往東流,然後到那地方轉向往南,然後往西流入印度。那地方開始然後一條一條的,比如說雅魯藏布江,怒江,瀾滄江,長江等等,這樣很多的大江大河所形成的橫斷山脈, 這些地方也是一個野生動物的天堂。

西藏之聲:在1959年以前的西藏,這些野生動物的生存狀況是怎樣?

達瓦才仁:應該是全世界生存狀況最好的野生動物,因為我們可以知道,動物非常多的地方都有很多的打獵的,有些民族比如像中國東北有好一些民族,它本來就是靠狩獵為生。西藏有非常多的野生動物,但是幾乎很少有打獵的,不要說有整個村子,整個部落打獵,即使一般的獵人都是非常非常的稀少,而且你可以看到很多動物不怕人。我們在中國軍隊入侵西藏,他們在西藏所見所聞裡面都可以看到很多動物不怕人的這樣一些記載。西藏民族也是游牧和農業民族並存的這樣一個狀態,它也會有吃肉這些,但是他們為什麼不會去殺害這些動物來補充自己的食物,是因為它的宗教文化的背景,西藏佛教它傳承了印度納蘭托佛學院的傳承,這個佛教的傳承它強調的是宗教的哲學性,它不僅僅是修行,更主要的是對心靈的調服,而且按照宗教的觀念它認為所有的眾生都是平等的,不管我們人類或者天上飛鳥或者河裡的魚,或者是原野上奔跑的動物,我們都是一樣的輪迴,六道輪迴中的眾生。我們人類所以比較珍貴是因為我們人類有機會學到佛法,尋求解脫。如果一個人沒有尋求佛法,僅僅為了生存的話,一般來認為跟動物是沒有很多的差別,因為大家是平等的,而且西藏佛教也相信,每一個人的生命都有一個輪迴,在無數個輪迴之中,你可能會轉世成為動物,轉世成為鳥類,地下的蟲類,這些動物裡面有很多都在你累生累世轉世的過程中,可能當過你的母親。佛教佛教講第一是眾生平等,第二是眾生為母,所以西藏佛教強調所有的動物當成母親來看待去熱愛,去平等對待。另外一個是西藏佛教非常強調戒殺生,認為傷害動物是非常大的罪孽,是不可原諒的一個行為。在這樣一個佛教的思想下,西藏人可能食物很缺乏或者說他可能過的很不好,但是他不會對自己身旁的,手拿就擒的動物,去殺害這些動物,來填飽自己,他們認為殺害動物是罪惡,在這樣的狀況下,你可以看到動物完全不怕人。甚至在中國的記載裡面,他們都有談到他們的車從一條河裡面經過,馬上會飄起一些死魚,因為河裡面都佈滿了魚,而且這些魚都不懂得怕人。在北部羌塘地區,野牛都是一群一群的,野馬,野驢,以及其他的包括熊,狼等,這些都是成群結隊的,所以很多時候游牧的藏人或者說旅客經過這些地方的時候要幾百個人,幾十個人一起結夥而行,否則有很多的動物,會很危險。那時候的西藏應該說是天人合一,人們按照自己的自然位置謀取自己的生存,同時不傷害身邊的動物,那些也不需要特別的害怕人類,雙方都是和諧的相處,是一個非常美好的狀態。

西藏之聲:中共統治後的所謂新西藏,這些珍稀野生動物的生存處境又是怎樣?

達瓦才仁:中國入侵西藏對西藏民族來說是個非常大的災難,藏人行政中央或一些民間團體都有非常多的統計數字表明,比方說120多萬西藏人喪生,非正常死亡,以及6000多座寺院被摧毀。聯合國,國際法律權威委員會等很多的團體指出,中共在西藏推行的是種族滅絕或者對西藏民族採取種族屠殺。這些動物也跟西藏民族一樣遭受了同樣的恐怖,因為中國政府會或者說中國文化裡面一致認為,就像剛剛談到說西藏是很落後,旁邊有這麼的動物你既然不去用,有這麼多的魚類你不去吃,當然西藏人很少去吃魚,因為眾生平等的觀念下,西藏人認為你最好不要吃肉,你肉你就吃大的動物,因為大的動物一隻動物,可以養活大家一兩個月,但是你吃小的動物,吃一頓就要殺害好幾隻生命,所以是用生命來計算,這是一個不成比例的薰殘,藏人不會去殺害魚類,但是中國就覺得西藏人真是很落後,很野蠻,連這些都不懂,不開化。所以中國軍隊進來的時候都是扛著槍一路就是打獵,而打獵又很好打,拿著機關槍一掃就是一片,然後河裡面的魚用網一撈就行,根本不需要去費力。所以中國的幾萬人馬進來很輕鬆的進來,後來的遭遇更糟糕,因為中國軍人,行政幹部,都配有槍,因為他們進入一個佔領的地帶,藏人反抗又是非常的強烈,特別是1959年反抗的時候中國男女都有槍,那時他們都把打獵作為一種補充食物或者娛樂的一部分,那時的動物就是成群成群的被殺死。在60年代飢荒的時候他們有專門的組織打獵的隊,他們都是開幾輛車過去,在原野上追逐動物,跑上半個小時,一個小時那些動物跑不動了,全部都殺死,他們五六個大卡車滿載而歸。比如像熊膽,麝,中國文化中認為名貴的藥材,他們都想盡辦法把這些動物的東西運回去。所以面對這樣的狀況,西藏其實大概十年,以前你擔心出門碰到動物,野獸的情況,那以後再也沒有了。很多所謂的珍稀瀕危野生動物也是中國占領西藏後才出現的一種狀態。

西藏之聲:近日有幾起西藏珍稀野生動物,白鶴和豹貓等被虐殺後拍照炫耀的事件,引起網友熱議,其中西藏阿里扎達縣人民法院向在羌塘自然保護區,虐殺被中國列為國家一級保護動物之一,藏野驢的兩名中國內地商人作出判決,之前在此案審理中法院表示,被告人態度誠懇,將綜合考慮社會影響、認罪態度等各種因素,再作出判決,您怎麼看待這件事情?

達瓦才仁:中國政府已經出台了很多保護野生動物的法律,規章制度,但是在西藏只對西藏人有效或者說,它幾乎是有法不依,有法不執行,幾乎處於一種不存在的狀態。以前在可可西里等藏羚羊豐富的地區,都可以看到很多從中國來的不法商人,他們也是開著車,拿著槍成批成批的殺害藏羚羊,在這種狀況中,因為中國政府完全的不作為,完全不管。但是一些西藏人看不下去,所以在一些藏人官員的組織下,他們自己自備口糧,自備所有的東西,組織一些保護野生動物的團體,去阻止這些惡行,剛開始他們沒有武器,被盜獵份子殺死,後來引起中國環保組織的注意開始上新聞,而中國政府的第一個動作時解散藏人。在中國看來這些幾十個藏人農牧民集合的隊伍的危險,比幾千幾萬的殺害藏羚羊更嚴重的事情。後來這些在原野上成批殺害野生動物的視頻在網上流傳,中國政府看不下去,就剛剛談到的綜合社會影響,中國政府成立了可可西里自然保護區,如果沒有社會綜合影響,它是不會去做這些動作的。這次這兩個中國商人也是,把虐殺西藏野驢的照片放到網上,造成社會影響,才會被判刑,如果沒有這個影響,這些人不會被判刑,按照道理這些人被判刑不應該是綜合社會影響,而是違背了那條法律。

西藏之聲:而被告人在法庭上表示「當時發微信朋友圈就是為了炫耀,我們知道錯了!」您又是怎樣理解這種說詞,您覺得這等判決能否遏制珍稀野生動物被虐殺的情況?

達瓦才仁:我剛剛說了那是按照綜合社會影響,又不願意多判,所以要說他的態度好什麼的,結果他撲上網遭受這樣的刑法的這個原因都變成了,表示他認錯的說辭。有一個詞叫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欲寬之罪何患無辭,它本身沒有任何的意義,它只是中國政府平息人們的憤怒的代罪羔羊。

西藏之聲:在什麼時候開始加劇這種悲劇?這種滅絕情況在西藏哪些地方較嚴重?體現在哪些珍稀動物身上?

達瓦才仁:主要是1958年到90年代,在這一期間是沒有完全的限制,西藏的中國軍人,軍人較少地區的很人官員都配有槍,打獵成為他們的惡趣,他們殺害了大成千結對的野生動物。有中國政府官員開著車殺害幾百隻動物90年代開始確實少了,特別在2000年左右,不僅在國際上,中國境內也有野生動物保護團體,情況雖有點遏制,但是持續的,剛剛提到的那兩個人,個人行為殺害的,這種行為一直沒有停止。

西藏之聲:對保護西藏珍稀野生動物方面,您是否有什麼建議?或者對各界發出呼籲?

達瓦才仁:我認為西藏人是這塊土地的原著民族,他們對這塊土地賦有自己的感情,而且從西藏宗教和文化角度來講,這些動物都是跟他一樣平等的,不殺害這些動物,這是與生具有的文化信仰或者價值的體現。所以說中國政府能夠稍稍的讓當地藏人參加野生動物保護的活動,甚至鼓勵他們去保護自己所在地區的野生動物,我相信這個比警察更有力量,因為藏人會用自己的生命,會用自己的一切去作出這樣的保護,而且不會去殺害。如果靠警察,靠法律,靠那個綜合社會影響,野生動物是沒有希望的,中國如果有法不依也是沒有希望的。你如果出台法律,劃很大的地方說是野生動物保護區,卻對此沒有配套的措施,劃分只是紙面上的劃分,所謂保護區裡面的動物也是野蠻的被去殺害,這樣的惡性還是會持續不斷。如果野生動物作為他們滿足血腥慾望的娛樂,謀生,謀財的對象的時候,西藏野生動物的未來,其實跟西藏的文化一樣非常的不樂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