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4-12-19

西藏左貢寺高僧洛桑丹增仁波切被判刑十年


  

西藏昌都地區左貢縣左貢寺高僧洛桑丹增仁波切本月初被中國當局以「勸誡他人停止供奉凶天」、「追隨達賴分裂集團」為罪名判處十年有期徒刑。

本台於上星期五(12月12號)報導,西藏昌都地區左貢縣東壩鄉77歲的嘉央次成於今年4月底在拉薩被當局以涉嫌與反開礦示威活動有關為由拘捕,本月初被左貢縣人民法院以「勸誡他人停供凶天」、「追隨達賴集團」為罪名判處一年零六個月徒刑。

根據最新消息指出,與左貢縣東壩鄉老人嘉央次成一同遭判刑的還有左貢寺高僧洛桑丹增仁波切。
西藏昌都左貢縣境內一位匿名消息人士星期二向本台表示:「左貢縣人民法院在本月初對左貢寺高僧洛桑丹增仁波切和東壩鄉藏民嘉央次成開庭,指控他們兩人涉嫌『追隨達賴分裂集團』,以及『勸誡、蠱惑地方藏民停止修供凶天』的罪名成立,判處洛桑丹增仁波切有期徒刑十年、嘉央次成有期徒刑一年零六個月。」

流亡印度的西藏昌都籍藏人嘉措星期三也對本台表示,左貢縣東壩鄉藏民嘉央次成和另外六名年長藏人是於今年4月底在拉薩一同被捕,當時被指控的罪名據稱與今年3月以來東壩鄉藏民反對中國當局開採金礦的事件有關。而左貢寺高僧洛桑丹增仁波切是於今年6月在拉薩被左貢縣公安人員拘捕。

嘉措說:「洛桑丹增仁波切是左貢縣旺達鎮烏雅村人,現年約60歲。他被確認為左貢寺轉世高僧後,被藏民通稱為『烏雅朱古(轉世高僧)』。仁波切早年曾在阿裡地區擔任過遊客導遊,後定居拉薩,時常到昌都左貢寺開示教言,對僧俗藏人解釋澄清有關修供凶天的害處,並鼓勵藏人要保護和發揚藏民族傳統宗教與文化。他一向受到當地藏人的愛戴和尊敬。這些便成為他被捕後獲刑十年的主要原因。」

嘉措表示,由於昌都境內處於當局的嚴控中,很難及時獲得當地消息:「有關洛桑丹增仁波切被拘捕和被判刑的具體日期、被關押的地點以及現在的健康狀況等方面尚不清楚。由於在中國當局的嚴管嚴控下,當前無法與左貢縣在內的整個昌都地區取得聯繫,地方藏人對於來自境外的電話或網路留言,都不敢接聽及回復。」

根據中國官方媒體《昌都報》在今年9月報導,左貢縣在十四世達賴集團的長期經營滲透、分裂破壞下,20世紀90年代以來先後發生了張貼反標、「俱力護法神(凶天)」供廢矛盾等一系列危安案件或事件。今年3月份以來,東壩鄉發生了一系列干擾阻撓國家重點專案建設(指開採金礦)的違法行為,且逐步擴大蔓延升級。

報導稱,當局以左貢縣東壩鄉為點,以重大案件為突破口,以點帶面、順藤摸瓜、主動出擊、深挖幕後,以外攻內、聲東擊西、關門打狗,全面、乾淨、徹底剷除了「烏雅活佛」洛松登增(洛桑丹增仁波切)等首要的不法分子和非法組織。在此基礎上,順勢延伸覆蓋至美玉、東壩、田妥、旺達、碧土5個鄉鎮56個行政村26791人,近300公里一帶重點區域,著力開展「四個揭批」活動,在左貢全縣掀起了人人點名揭批十四世達賴的高潮。

報導指出,西藏昌都地委常務副書記佘興宇在今年9月19號參加在左貢縣東壩鄉舉行的教育實踐專項活動,要求各縣、各相關部門要認真學習借鑒左貢專項活動的成功做法,迅速行動、全面複製鋪開,突出重點、務求實效,確保與十四世達賴集團的鬥爭打贏、打好、打出更大成效,為全區開展揭批十四世達賴「四個圖謀」活動做出更大的貢獻。

而就有關凶天的問題上,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曾透過其網站發佈重要公告,以三點原因勸導信眾不宜修護凶天,分別是:第一、危害藏傳佛教淪為一種信仰神祗的模式;第二、阻礙各宗派之間的和睦共處與相互尊重;第三、不利於西藏社會的和諧與安寧。

達賴喇嘛表示,修護朵傑凶天的問題在於,推崇此邪靈為教法的保護者,甚至自詡比佛陀更為偉大及重要。當有著豐富法教淵源的藏傳佛教,墮落淪為僅僅是神祗式的信仰,那是令人扼腕的心痛。透過認知修護凶天與偏激教派主義的連結,這種修法正是讓所有的藏傳佛教「遠離偏激教派主義」的最大根本障礙。而在當今背景下的西藏社會,藏人的團結一致是非常重要的,所以修護一個具有爭議性和充滿疑點的朵傑凶天是不恰當的。

達賴喇嘛認為,身為佛教領袖,他有特殊責任讓所有人瞭解,並防止修護凶天的傷害後果。達賴喇嘛指出,是否理會尊重他的意見,完全是個人的抉擇。(特約記者:丹珍 責編:申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