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4-12-16

英國國會在國際人權日提高西藏問題


  

『國際西藏郵報2014年12月15日達蘭薩拉報導』英國國會下議院議員在12月10日國際人權日當天,於眾議院就西藏問題和言論自由進行辯論,強調西藏境內持續遭受鎮壓、以及政治犯的狀況。

「在辯論期間,英國政府的對藏政策、以及與中國的關係,受到嚴厲的批評與檢驗。英國政府的反應被視為是『懦弱』,毫無任何跡象表明英國政府願意為西藏與人權等提出更為強硬的手段,反而使用與他國一般令人擔憂的語言,安撫、甚至迎合中國政府。」總部位在英國倫敦的支持西藏組織「西藏協會」說。

這場辯論由法比安.漢密爾頓(Fabian Hamilton)議員主導,並概述了應該關切西藏言論自由的主要問題。他也強調了關於丹增德勒仁波切、藏人歌手家洛洛、格桑亞培和白瑪仁增等政治個案。漢密爾頓議員指出,「毫無疑問的,中國政府有系統地使用壓迫措施、宣傳和造謠,來扼殺言論表達的自由,並向外界展現出他們在西藏行動的正面形象,混淆國際視聽。」

漢密爾頓議員呼籲英國政府「挑戰中國的對藏政策,特別是中國政府無視於國際標準的人權和公民自由」,並「遵循人權、公民社會和民主權利的國際標準,運用更加強勁與明確的立場,加強其對中國和西藏的政策。」

提姆.勞頓(Tim Loughton)議員補充說,「西藏自治區內的氣氛可以比喻是一座軍事佔領區。」勞頓先生呼籲英國作為中國的「諍友」,並強調有必要與中國進行「透明的對話」。他說,「可以在眾議院[下議院]暢所欲言時,我們必須大聲與清楚地、為我們所有人都非常關注的,西藏人民的自由與民主抗爭發聲。」

凱特.霍伊(Kate Hoey)議員指出,中國政府的孔子學院造成在英國和世界各地言論自由的威脅。霍伊女士呼籲政府在西藏和人權等問題上,對中國採取更強硬的立場;並提問說,「到底中國做了什麼可怕的事情,讓我們的政府開始向中國靠攏?」

吉姆.香儂(Jim Shannon)議員提及西藏宗教遭受迫害,並稱這是「政治動機,[中國政府]自認為是落實一種實現政治目的的政策。」他說,「我們必須盡我們一切所能......說服中國改變其利用政治壓迫的方式。」

馬丁.霍伍德(Martin Horwood)議員指出,藏人採取和平方式尋求解決西藏問題的辦法,但「遭遇中國當局令人難以置信的攻擊性語言、嚴厲和壓迫的回應。」他並質疑英國的對中政策是「太過專注於貿易、投資和經濟利益。」也表示說,「難道我們需要制定一個更加完善的對中政策?」

透過凱瑞.麥卡錫(Kerry McCarthy)的回應,呼籲政府在各種場合與中國接觸時,應提高西藏「作為一個關注的問題」。麥卡錫女士補充說,政府需要「更多的戰略合作,允許英國向中國提出人權問題,以及會見達賴喇嘛尊者而不必擔心被凍結。」

外交部長雨果.施維爾(Hugo Swire)一開始就承認西藏問題應該得到更多的關注,並提出了進一步的討論。英國外長也證實了向北京提出丹增德勒仁波切的案件,並敦促中國「以健康理由考量假釋」。

然而,外長的其餘回應缺乏可信的證據和細節。外長重申了政府承認西藏「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的政策,並稱,「我們不支持西藏獨立。」

英國外長指出,根據歐盟外交部的年度人權報告,英國在聯合國與中國之間的人權對話時提出了人權問題。然而,並沒有詳細地說明提出什麼,更重要的是,中國如何回應這些問題。

在回應關於英國與中國的貿易政策時;外長雨果表示,他「完全拒絕」這樣的概念,即「並沒有在人權與中國投資貿易之間的對立選擇」。這種說法似乎表明了缺乏對於人權措施納入貿易協議的了解。

英國外長引述英國國家行動計劃中,關於商業與人權的部份說,「我們的海外業務風險導向,在中國部份,中國必須提供包括人權風險在內的主要風險信息。」也許並不覺得奇怪的是,英國外長忘了提及關於中國提供的西藏人權狀況,目前持續地缺乏實質性的信息。

這場辯論之後,法比安.漢密爾頓會見了與會的藏人和支持者。支持者表達他們對於英國政府「懦弱」與「公關式」回應的挫折。

「西藏協會竭誠歡迎英國政府關於讓丹增德勒仁波切保釋就醫的號召,並承認在國會對西藏進一步討論的必要性。但是,西藏協會對於加強對藏策沒有任何實質的舉措感到失望,我們也關注到英國政府的回應仍有安撫或迎合中國政府之嫌。」西藏協會在聲明中表示。

「西藏協會將與漢密爾頓議員,以及其他支持的國會議員合作,就所提出的問題,繼續施壓英國政府提出對於西藏人權等更強大的和實質性的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