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4-12-11

噶廈在達賴喇嘛尊者被授予諾貝爾和平獎25週年紀念集會上發表的聲明


噶廈在達賴喇嘛尊者被授予諾貝爾和平獎25週年紀念集會上發表的聲明

  

噶廈謹代表600萬藏人,向十四世達賴喇嘛尊者獻上最卑微的敬意和至深的崇敬。噶廈也給予世界各地的藏人同胞、朋友們和善良的人們最熱誠的問候。今天是達賴喇嘛尊者獲頒諾貝爾和平獎25週年的殊勝日子。(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尊者於1989年12月10在挪威首都奧斯陸授予諾貝爾和平獎 照片/資料圖片)

1989年,諾貝爾委員會宣讀:委員會要強調的是,達賴喇嘛在他的爭取西藏自由運動中,一直反對使用暴力;他主張基於寬容和相互尊重的和平解決,以維護他的人民的歷史和文化底蘊。

過去的25年期間,達賴喇嘛尊者一直堅定不移地繼續堅持、並強化諾貝爾和平獎的理想。向來自謙是平凡僧人的尊者,持續地證明了自己是世界各地數億人們心中,一座閃耀著和平、非暴力和慈悲心的燈塔。

數十年來,尊者義無反顧地努力實踐他的三項重要承諾:促進人類的基本價值觀,宗教間的和諧,捍衛和發揚西藏的宗教文化。達賴喇嘛尊者走遍世界五大洲,與各國總統、總理、宗教領袖、國王、科學家、學者、青年朋友、一般民眾、窮人和弱勢族群見面。尊者榮獲151座獎項的讚美與肯定。即使是同為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朋友們,也尊稱他是「超級桂冠」。

達賴喇嘛尊者努力不懈地堅持以基於對話和互利互惠的非暴力方式,解決西藏問題,大力地推進了西藏的正義事業。全球對西藏具有良知的公民,已從少數的小團體發展到今天為西藏人權,包括透過製作大量有關西藏運動的紀錄片,當然也有好萊塢電影的支持,以及出版書籍和全球媒體報導強大的國際活動。

達賴喇嘛尊者推動和平解決西藏問題,並考量國際環境的態勢、中國境內的地位和西藏人民的充分授權,一項互惠互利的解決方案。主張採取「中間道路」的互惠方法;自1979年至1993年宣告終止,與中國政府歷經20多次的接觸和磋商。一直到2002年恢復談判,達賴喇嘛尊者特使和相關的中國官員,投入了九輪的正式對話和一次非正式磋商。

「有關全體西藏民族實現名副其實自治的建議」,旨在中國憲法的框架內為全體西藏人民尋求真正的自治。諷刺的是、就在最近,中國政府擇訂12月4日為中國國家憲法日,推動法治,促進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如果中國政府真的尊重憲法的重要性,那麼必須把這份藏人所提出的備忘錄付諸實踐,並給予西藏人民其所承諾的真正自治。

「中間道路」,獲得來自世界各地政府和議會的公開支持。許多中國學者和學術界人員,也同時傳達了對於西藏正義事業的支持;他們對於西藏事業的興趣和理解與日俱增。藏人行政中央始終貫徹「中間道路」和平解決西藏問題。專責小組將儘快地舉行談判會議。

達賴喇嘛尊者對西藏人民最偉大的貢獻之一,便是在流亡地建立民主制度。因為尊者堅信這是對他子民的最佳利益,尊者甚至不顧許多西藏人民反對的意願,成功地實施了流亡民主化,確保藏人在其政府管理之下,擁有自己的發言權。

過去25年期間,沿著重要的里程碑、走在這條民主的道路上,1990年,由議會選舉噶倫赤巴;1991年通過了流亡藏人憲章;2001年,第一次直接選舉噶倫赤巴,以及最近在2011年,達賴喇嘛尊者移交其政治權責給予人民直接選舉產生的領導人。在尊者富有遠見的領導下,藏人行政中央已然茁壯成長,演進成為一個由人民的民主授權、自我管理的機構。

達賴喇嘛尊者是西藏和西藏人民的生命和靈魂。因此,第十四屆噶廈歡喜地宣佈2014年是「感恩達賴喇嘛尊者年」;籲請所有老一輩藏人長者向西藏青年講述達賴喇嘛尊者一生的功績,讓西藏偉大的十四世達賴喇嘛尊者的願景和使命永存世世代代的藏民心中。

為慶賀尊者獲頒諾貝爾和平獎二十五週年;2014年10月2日聖雄甘地冥誕的這一個日子裡,藏人行政中央在達蘭薩拉舉辦了隆重的慶祝活動。同為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希林.艾巴迪和喬迪.威廉絲也出席這場特勝的慶典。

諾貝爾和平獎,可授予個人或組織。在得主梅里德.科雷根.麥奎爾和貝蒂.威廉絲的努力之下,導致《耶穌受難節協議》(Good Friday Agreement)的簽訂,為英國和愛爾蘭政府之間的合作鋪了一條和平的道路。德斯蒙德.圖圖大主教、曼德拉和弗雷德里克.威廉.德克拉克,為南非帶來了種族平等。翁山蘇姬在她的家鄉緬甸、追求民主的過程中,遭到軟禁,以及最終的獲釋。東帝汶前總統霍塔和東帝汶天主教神職人員卡洛斯•菲利普•西門內斯•貝洛已經現實了他們對自由東帝汶的渴望。其他的和平獎得主,也已成功地把他們的努力和願望轉化為實際的成果。而現在是,偉大的十四世達賴喇嘛尊者願景得以實現的時候了!

由於此次峰會因拒絕核發尊者簽證而遭到其他得主共同抵制,先前預定在南非舉辦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峰會已經取消。我們對此表示讚賞,並歡迎峰會現在改到羅馬舉辦,同時達賴喇嘛尊者也會出席本屆峰會。

今天也是國際人權日,紀念聯合國在1948年頒佈的《世界人權宣言》,作為衡量所有民族和國家自由度的統一標準。不幸的是,即使在頒佈《世界人權宣言》66年後,西藏人民仍然很難感受到宣言的效力。相反的,中國一直否認宣言的規定,而西藏的人權持續地惡化。西藏仍受到暴力佔領,而西藏人民遭受政治壓迫、經濟邊緣化、社會歧視、生存的環境被破壞和文化的同化。

自1959年以來,西藏境內發生無數西藏人民抗暴、籲求人權和基本自由的示威活動。值得一提的是,2008年,大規模示威活動蔓延到西藏三區,表明了所有藏人是團結一致的,並且共享著相同的願望。也表明了,達賴喇嘛尊者的目標,帶領所有藏人在一個單一的自治管理之下。132起自焚事件,涵蓋了青藏高原各年齡階層的藏人。

今年11月14日,一位匿名自焚倖存者在其證詞中寫道:「與其他國家相比,我們沒有宗教信仰自由、沒有言論自由,我們的精神領袖有家不能回。這些限制仍在持續地進行中。我無法承受在中國侵略下的苦難,所以我想到了自焚抗議。」

今天,為那些為了西藏的基本自由和人權奉獻出寶貴生命的藏人祈禱的同時,我們必須記住西藏政治犯仍在中國的黑牢裡受苦受難,其中包括第11世班禪喇嘛根敦確吉尼瑪、丹增德勒仁波切、恰扎仁波切等。我們希望他們盡快獲釋,並一起相挺藏人的願望。最後,儘管已經過去25年了,我們還是祈願天安門民主運動參與者的期望能得以實現;並敦促中國當局釋放2010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一個真正文明民主的世界,不能在世界的任何一個角落被發現不公不義的存在。

噶廈在國際人權日66週年之際,重申中國改變目前的強硬政策、停止在西藏的鎮壓,並且尊重西藏人民的需求,是結束西藏局勢惡化的唯一途徑。

值此吉祥的時刻,我們深切感謝印度人民和政府。西藏難民得以在流亡地重建凝聚力,以及強壯的社區,在印度不斷地給予支持之下,取得非凡的成就。我們也特別感謝,印度政府在最近所公佈的2014年藏人「復康政策」。我們也要感謝印度各邦政府,尤其是藏人行政中央的所在地、美麗的喜馬偕爾邦。我們感謝能夠有機會,參與在達蘭薩拉舉辦、為期兩天的榮耀達賴喇嘛尊者的國際喜馬拉雅節。

最後,我們也要向世界各地西藏的朋友們和良善的人們深表感謝。我們藉由為達賴喇嘛尊者祈祝健康長壽結束今天的活動,並祈請尊者所有的願望都能夠滿願,包括所有藏人在我們家園的土地上重聚。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 2014年12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