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4-11-17

西藏女性導演拉仁措談其對格薩爾情結


西藏女性導演拉仁措談其對格薩爾情結

  

【西藏之聲2014年11月15日報導】由藏人導演丹增索南和他的印度妻子共同舉辦的第三屆達蘭薩拉國際電影節,於10月30日,在藏人行政中央歌劇院中開幕,電影節陸續放映了24部優秀影片。其中西藏境內女性導演拉仁措拍攝的紀錄片《格薩爾吟遊詩人的故事》備受各界的關注。

這部在中共政府的嚴密管控下,耗時4年多拍攝的紀錄片,原汁原味的講述了藏人對神靈或保護者,對格薩爾王,對佛的虔誠信仰,講述西藏康區結古多(今玉樹州)境內發生特大地震後,藏人巨大的承受能力,以及對無常,無暇的理解。講述同《何馬史詩》有著同等地位的《格薩爾王傳》,它那曠世神奇,講述它那動人的語言美。

那麼,在今天的訪談節目中,我們邀請西藏女性導演拉仁措,向大家談談她的著作《格薩爾吟遊詩人的故事》,以及她的格薩爾情結,和對自己家鄉的熱愛!

西藏之聲:首先請您簡單的做個自我介紹
拉仁措:我叫拉仁措,我來自安多藏區,我出生在安多藏區青海,青海湖湖畔,很小就離開家鄉去了北京,在北京長大,我學的是廣播播音專業,在西藏電視台工作過,回北京之後在北京電視台工作過。

西藏之聲:您製作這部影片的初衷是什麼?
拉仁措:其實我的想法來自很簡單,格薩爾對藏族人來說人人都知道,我很小在爺爺奶奶身邊就聽過《格薩爾王傳》,而且我在爺爺奶奶身邊長大,我爺爺奶奶經常在吃過午飯後,就會躺在床上,把磁帶放進錄音機裡面,他們就一邊聽故事,一邊享受陽光,這是我最深的一個記憶,對我自己的家鄉,還有我的爺爺奶奶,所以我長大以後我一直在想,如果我要做部片子,我一定要做格薩爾,這個淵源很深,我沒辦法用簡單的詞彙把它說出來,主要是童年,太想念我的家鄉,我的爺爺奶奶,所以把這個感受放在《格薩爾王傳》的歌謠裡。

西藏之聲:您在這部《格薩爾吟遊詩人的故事》這部影片中,主要講述哪些內容,在反應什麼樣的問題?
拉仁措:其實我沒有可以的反應什麼問題,我就是對這個《格薩爾王傳》的詩歌,它的語言美,詞彙,就是那種詩意感動了我,同時我能體會到我奶奶躺在床上,她聽的那種感受至今浮現在我的眼前,我奶奶是如何享受它那個美妙的歌謠。如果說真的要說反應什麼的話,就是環境問題。現在這個不僅僅是藏區,全世界都在提倡環境保護,所以說這個必須要反應一個問題的話,我想是環境問題。還有就是我對我自己家鄉的熱愛。

西藏之聲:影片中我們可以看到草原遭到破壞這樣讓人震驚的畫面,您通過這部影片要傳達什麼樣的思想,訊息?
拉仁措:訊息就是,我想對年輕一代藏族人說,不要忘記自己的家鄉,不要忘記保護自己的語言,不要忘記保護自己的牛羊,不要忘記自己的傳統,不要忘記對老一代人的愛。

西藏之聲:在製作這部影片中,您有遇到哪些困難?
拉仁措:我比較幸運,這部片子有很多我的朋友幫我翻譯,也沒有碰到什麼困難,當然每天在玉樹拍攝的時候,我每天都比較緊張,我每天都想著可能警察來把磁帶全部都翻掉拿走,所以我們工作速度比較快,而且沒有特別張揚。對!有時候我在晚上祈禱格薩爾保護我們,可能是因為這樣沒有碰到困難吧。

西藏之聲:您在影片中是否特別宣揚玉樹震後,藏族人樂觀的心態,他們強大的承受能力?
拉仁措:啊!藏族人有說有笑,我非常欣賞這個,因為來自我們的文化,我們的宗教,對於無常的理解,可能外面的人覺得地震了大家好像還是輕輕鬆鬆的生活著,沒什麼想法,不是那樣的,每天早上五點,四點轉經祈禱的人太多了,我們的宗教把我們的痛苦放在祈禱上,並不是說躺在地上哭哭鬧鬧的,不用這樣去表達。

西藏之聲:您覺得一名藏族人,在製作有關本民族文化主題的影片時,應該具備什麼,需要注意什麼樣的問題?
拉仁措:具備什麼條件我不知道,我第一次這麼做,但是我自己拍攝這部片子時候,我就跟我的搭檔說過,我們必須要以純潔的心去拍攝這部片子,必須尊重雙方的文化,不要強迫,也不要偷拍。所以我覺得作為一個年輕的搞藝術的也好,拍片子的也好,必須要把持住你想要把哪方面的文化,傳統展現給世界,展現在世界的舞台上,必須要衡量好,因為有些人外國人或者說中國的旅遊者,拍一些無聊透頂的片子,我覺得沒意思,說藏族人一生不洗澡,覺得這是一個主題,我覺得這簡直沒必要,沒文化,很多地方的人沒水的話人人洗不了澡。所以我覺得必需要理解自己的文化,自己的眼光,而且一個是必須要善良,有一個慈悲的心。

西藏之聲:吟唱詩人在影片快結尾的時候說,因為開發等原因破壞環境,觸怒神靈,才引發了遭難,您是怎麼看這種想法?
拉仁措:也許很多人不相信我們所說的神靈也好,保護著也好,佛也好,我覺得這是對的,因為很多東西我們肉眼看不到的,所以一下子發生這個大的自然災害,我們只能看到災害的過程,很多人失去了生命,所以看不到的東西呢?我是藏族人,我也經常這樣想,我每天都祈禱,祈禱神靈保護生命,所以這沒什麼可笑的,也許一些人看不到你所看不到的東西罷了,也許有天會看到的,看到的只是自然災害吧。

西藏之聲:聽說您這部影片已經在多個國家中展映過,這次能夠在達蘭薩拉放映,您有什麼不同的感受?
拉仁措:對很多地方都去了,但是我覺得挺無聊的,站在那個舞台上,回答一些我從來沒有想過的問題,因為我拍這部片子,我的初衷就是對我的爺爺奶奶,對我自己家鄉一種懷念,而且從來沒有忘記過格薩爾王,就像從來沒有忘記我的家鄉,我的爺爺奶奶。所以達蘭薩拉電影節我就特別的高興,並不是因為這些電影,其實電影看不看無所謂,最重要是我的根本上師在這裡(哭泣),因為這是我上師住的地方,所以我非常的快樂,對!沒有別的理由,我心裡就想著太好了,這是我上師住的地方,所以我就特別的快樂。

西藏之聲:整體西藏境內外藝術家們,他們面對的是什麼樣的藝術環境,在當中遇到一些問題時應該怎樣去克服?
拉仁措:我不知道境內,境外藝術家他們的想法,我只能說我自己,我也不知道我是境內的,境外的,還是中間的,我做藝術遇到困難的話,我就祈禱上師加持我,就這麼簡單。

西藏之聲:您在電影藝術方面,將來有什麼樣的打算,目標?
拉仁措:如果說有打算的話,我想自己拍攝,還是說傳頌我們文化的,文字語言的片子,當然這只是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