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4-11-10

電影人表示:『這絕對是最與眾不同的電影節』


  

『國際西藏郵報2014年11月6日達蘭薩拉報導』 上週日(11月2日),第三屆達蘭薩拉國際電影節(DIFF) 在人聲鼎沸的西藏表演藝術學院(TIPA)隆重展開。

當太陽漸漸隱沒在參天的雪松之後,達拉達爾山(Dhauladhar Mountains)透出美麗的橘色光芒,無數的風馬旗展現姿態迎接喜馬拉雅山脈的微風,藏人、印度人,以及來自歐洲、美洲、亞洲和大洋洲的訪客對於這三天半的活動、此起彼落地聊得非常起勁。

歷時整整一天後,導演、電影愛好者、攤位的老闆和志願工作者們,在一個公共場合並排坐著享用免費、以葉子盛裝的傳統北印度赫馬查利(Himachali)菜餚;這樣的盛況,只有在知名的錫克教派阿姆利則金廟的大食堂(Guru-Ka-Langar)見過。

在電影節期間,賣饃饃的商家、糕餅業者、茶水攤商和慈善機構,在廣場兩側擺攤,為來看電影的人們提供食物與募款服務。

「看電影本身就是一門藝術。」27歲、自由西藏學聯基層主任才拉(Tselha)說;她在電影節期間擺了一個攤位,抓住和任何人說話的機會,讓她可以說說西藏所面臨的挑戰,並在攤位上銷售商品,她表示說,銷售總金額的80%,將作為該非政府組織的活動基金。

「我們的社會沒有電影王國這樣的東西,這也是我們正在爭取的;我覺得電影是可以讓我們去體驗不同的經歷、很棒的方式。藝術可以把這麼多人串在一起,即使在不同國家的藏人也看這些電影。我也想到了研討會讓我們分析我們和其他人的情況,並從中獲得靈感,這是很棒的。我認為,我們需要成為一個電影社區。」

她補充說,「這場電影節是一個非常棒的平台,我們能夠跟這麼多人一談談西藏。我們甚至向不少人說明了西藏問題,所以在這裡擺個攤位、非常有用。」

藝術節展出來自印度和世界各地的電影、動畫、微電影和聲光裝置,舉辦非常有特色的研討會,討論印度電影的新方向,同時也舉辦了大師班。

電影節的共同負責人,丹增索朗和瑞圖沙林夫婦,認為特別會吸引藏人觀眾目光的是;參與選片的丹增才旦秋列拍攝製作的「帶西藏回家」,以及放映中國獨立電影人朱日坤攝製的紀錄片《檔案(The Dossier)》,這是一部關於贏得生命獎章的藏人作家和維權人士茨仁唯色的檔案。還有宗薩欽哲仁波切的新電影作品《舞孃禁戀(VARA A BLESSING)》和《格薩爾吟遊詩人的故事(A Gesar Bard's Tale)》

在放映完電影之後的午飯時間,藏人和國際記者不斷地提問,拍攝過《高山上的世界杯(The Cup)》和《旅行家與魔術師(Travellers and Magicians)》的宗薩欽哲仁波切說,《舞孃禁戀(VARA A BLESSING)》能夠在他的家鄉放映,讓他感覺「很特別」;並補充說,這部電影的題材,涉及「印度教眾神與印度古典音樂舞蹈生動的夢境世界,可能是我從來意想不到的,但我覺得這是件好事。」(故事發生在印度鄉村,女孩莉拉和母親一樣都是傳統婆羅多舞的舞者。她們為神獻上婆娑舞姿,卻也窘迫於勉強謀生的經濟。低下階級男孩尚恩夢想成為雕塑家,一心盼望到城市發展。莉拉冒著被發現的危險,成為尚恩練習雕塑的模特兒。情慾如同手中揉捏的泥土,在兩人之間繾綣滋長;然而,當發現幫傭家地主的炙熱眼神,莉拉意識到命運並不一定掌握在自己手中。村落的舞蹈大典來臨,莉拉做了決定,只有這名為「恩賜」的舞蹈,能舞出她心中最真實的聲音。)

來看宗薩仁波切電影的觀眾,把西藏表演藝術學院500個座位的禮堂擠得水洩不通;上週六和週日的某些場次,甚至有些觀眾轉身就走了。

是什麼讓達蘭薩拉國際電影節(DIFF)成為這麼壓倒性受歡迎的活動?

來自坎格拉的醫學院學生思魯娣.蘇德(Shruti Sood),也是電影節來自印度各地和國外80名志工之一。

「喜馬偕爾邦是沒有多少電影發生的地方,因此,這場電影節展現了超級的水準,我真的想要跟這場電影節以某種方式連結。」她說,「這是很棒的文化活動,也是一個值得期待的美麗地方。主流電影展現更多的是演技,而獨立電影主力是導演,所以有著更開放的態度。我真的想要喜馬偕爾邦人民挺身而出、支持這場活動。」

22歲的數位行銷顧問卡拉姆.格羅弗(Karam Grover), 已從德里連續二年前來擔任志工,他補充說,「我以前在大學時也製作過電影,我喜歡在這裡當志工。我喜歡他們對我有這麼多的信心,而且我能夠和來自全國各地的電影工作者進行互動。我希望明年能夠再來。」

來自阿根廷、38歲的安德烈斯.哥拉斯安堤(Andres Colasanti)說,他很喜歡與「觀眾、融合藝術和哲學的美麗互動。」而來自英國的麗貝卡.諾薇(Rebecca Novic)談到了這場活動,「這是這個山城的大事。」

「人們有很多原因來到這裡,我認為以另個角度和觀點來看達蘭薩拉,真的讓人感到很興奮。更現代,我認為這是非常積極正向的事情。」她補充說。

芬蘭電影製片人米卡.馬蒂拉(Mika Mattila),帶了他的紀錄片《嵌合體(Chimeras)》,一部敘述關於當代中國「視覺藝術家的危機」的掙扎,赴全世界40個電影節參展。坐在經幡飄動、11月份黃昏的寒意之中,40歲的導演,也擔任《格薩爾吟遊詩人的故事(A Gesar Bard's Tale)》攝影師的米卡說,「較於很多城市裡的電影節,這是一場非常人性化的電影節。讓人有更多的感動。這是絕對是最與眾不同的電影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