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4-11-06

西藏精神領袖:我們需要發展平和心靈


  

『國際西藏郵報2014年11月1日達蘭薩拉報導』美國麻省波士頓: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尊者表示,和平與幸福的真正來源取決於心靈和頭腦,我們必須發展心靈和頭腦。」

2014年11月1日,達賴喇嘛尊者應波士頓藏人協會的邀請,赴TD花園體育館發表一場主題為「教育心靈與頭腦」的公開演說。尊者受到西藏傳統式的歡迎,並受到美國聯邦參議員伊麗莎白.沃倫(Elizabeth Warren),波士頓市市長馬丁.華許(Martin J Walsh)和梅德福市市長邁可.麥格林(Michael J McGlynn)等政要的熱情迎接。

年輕藏人唱誦了一首讚揚尊者與祝福長夀的歌曲。參議員沃倫大大讚許尊者為世界各地不同信仰的人們帶來啟發,並引用尊者的話說:「當我們擁有了內心的平靜,我們可以與身邊的人們和平共處。愛和慈悲是我們生存的基本,而非奢侈品。」

尊者回答:「敬愛的參議員,親愛的兄弟姐妹們。首先,我要感謝剛才跳舞和唱歌的年輕朋友們。他們讓我想起了,當時尚在拉薩、非常年輕的我,雖然僧人並未允許這樣做,但我會做自己似的唱歌、跳舞。羅布林卡會有連續六天的藏劇演出,我會蹺課、和我的母親一起觀看表演。在過去幾天的時間,讓我對波士頓更為熟悉了。我學到了一些關於思想和情感、以及環境很有用的東西。」

尊者說,不論他到哪裡、都會清楚地表明,講者和觀眾之間沒有什麼差別。如同地球上70億人類一樣,我們是相同的,都希望能夠過上幸福的生活,而我們也有權利去追求幸福的生活。基於此,所有人類都是這個大家庭的一份子。我們同屬人類,沒有理由相互的戰爭和殺戮。尊者說,信仰、種族、國籍和膚色的差異確實存在,但這些都是次要的;過分強調這些次要的差異,導致了我們之間的問題。我們產生了「我們」和「他們」之間的分別,容易導致衝突。

「我們每個人都有過上幸福生活的權利,但這到底意味著什麼?是否是金錢和權力?不,錢財和權力無法為我們帶來真正的幸福。我有一些富裕的朋友,但他們很不快樂。和平與幸福的真正根源取決於我們的心靈和頭腦,所以必須發展我們的內心。」尊者說。

為了遮擋刺眼的強光,尊者戴上波士頓棕熊曲棍球帽,演講廳內再次爆發出歡呼聲。

「正確的方式,必須在內心處理心理上的不愉快。就情感層面上,憤怒、恐懼和擔憂會帶來不快樂。科學家們說,這些負面情緒會殺死我們的免疫系統。但另一方面,我們也具有關心他人福祉的情感意識與慈悲心。

當我們發怒、爭吵,第二天,便會覺得不舒服。但在其他的日子裡,當我們享受在他們陪伴之下,第二天,便會覺得非常愉悅。

尊者解釋說,作為人類,我們具有感受與付出愛的生物本能。當我們在母親的子宮裡,我們受益於母親的照顧和關愛。在我們出生後的幾週內,母親的撫觸,對於我們大腦的發展是非常重要的。這就是我們生命的開始。

慈悲與寬恕的價值,不僅限於與宗教相關。這些都是我們不應該忽視的人類價值,我們可以世俗的方式來培養這些價值。就意義上說,在印度、世俗主義意味著尊重所有宗教傳統,以及沒有信仰者。獨立後,印度成為一個基於普世價值的多元宗教社會,較於鄰國,印度是穩定與和諧的國度,同時也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民主國家。

我們需要找到世俗的方式來培育良善的心,我們需要世俗的方式來教育我們自己的內在價值;幸福生活的來源取決於我們自己。在世界許多地方的麻煩製造者,往往都是具有相當良好的教育,所以我們不僅需要教育,更需要我們關注的是內在價值。

我們需要一個世俗的辦法,我們可以藉由改變自己來改變社會與改變人性。透過培養內在價值,我們可以改變我們自己的生活和我們的家庭。這就是我們可以創造一個更加和平世界的要素。

我不認為自己有什麼特別。我不把自己當作是達賴喇嘛,因為這將會造成我與他人之間的距離。我認為自己是和大家一樣的人類,讓我更容易能夠與他人溝通。如果你們想想我說的話,如果發現我的話很有助益,不妨試試看、讓這些想法發揮作用。但是,如果發現對我的話不感興趣,那麼就忘了,謝謝。

到西藏去看看,去那裡,看看真實的狀況,並且把發現的事情告訴你們的朋友。第七、第八和第九世紀的時候,有西藏、中國和蒙古皇帝,但九世紀之後,西藏逐漸式微。我對於歐盟和美國很佩服。中國憲法允許藏區行使某些權利,而我們的《中間道路》力求能夠取得我們應有的權利。」

接著,尊者向在場的藏人用藏語發言。當結束之後,貝瑪次旺(Pema Tsewang)央請李察基爾走上講台,說幾句話。

用溫暖的笑容問候大家,李察基爾說:「很高興能夠到這裡來,而且如此幸運地花了幾個小時,與達賴喇嘛尊者共處在一起。尊者是我們大家的私人朋友。我忘不了觀看偉大斯科塞斯、關於尊者生命故事的電影《袞頓》時,尊者說,當他越過邊界、離開西藏時,目送著曾護送他的康巴漢子,再次騎著他們的馬返回西藏;尊者說,他不可能、也無法再看到他們。放眼印度,尊者說,只有他不知道的人們。現在,尊者說,『無論我走到哪裡,我都有朋友。』而我們都是尊者更好的朋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