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4-11-04

《帶西藏回家》在家鄉的達蘭薩拉電影節首映


  

『國際西藏郵報2014年11月3日達蘭薩拉報導』 一位達蘭薩拉前住民和電影製片人、目前旅居在美國紐約,丹增秋列(Tenzin Choklay)把他的紀錄片《帶西藏回家》帶回到他的家鄉達蘭薩拉首映,11月1日的首映時,禮堂擠得水洩不通。

丹增秋列的這部紀錄片,闡述他的童年好友、藝術家丹增日多(Tenzin Rigdol)的故事。《帶西藏回家》的場景包含這位藝術家帶著二萬公斤的西藏泥土從西藏一路到印度。這些故鄉的泥土被放置在位於印度達蘭薩拉的一平台上展示;在那裏,他邀集流亡在此的藏人用雙腳走過祖國的泥土。對許多人而言,這是團聚的象徵;對某些人來說,這是他們第一次用雙腳踏在祖國的土地上;另外,對一些少數人而言,卻有可能是他們最後一次看見被毀壞的國家的有關景物。

《帶西藏回家》一片的故事,從丹增日多在紐約皇后區的工作展開。雖然他看起來像是一名紐約客,但丹增提到了他覺得作為難民的失落感。他可以笑,但並不由衷 – 雖然身處在美國,但一事無成。他的作品反映出融合了唐卡的古典元素和政治批判的主題。由抗議的僧侶、中共的人民幣和火圈拼貼成的諸佛菩薩肖像,象徵西藏慘烈的自焚事件。丹增日多談到他的作品,反映出他的內心情感,而對這個世界一如往常,沒有公開批評的權力。「人們說我的作品很政治,但我會說這只是誠實。」他說。

他的父親在流放期間死於癌症,無法實現重返西藏的夢想,於是丹增孵出一個雄心勃勃的計劃,把西藏日喀則的土壤私運到達蘭薩拉來。本片記錄了這項史無前例的計畫與意想不到的問題碰撞 - 從行賄國際邊界反覆無常的官員,工作延誤和高度擔心害怕被官員和間諜搞垮了計畫。在加德滿都龜縮的等待,丹增焦急地抽香煙,並不時地檢查他的手機。當一切似乎要失敗的時候,他到當地的寺院,請求僧侶持咒念經為他消除障礙。

最終,通過2000公里和50座檢查站之後,土壤經班巴薩運送到達蘭薩拉。在與達賴喇嘛尊者進行私人會晤時,丹增向尊者呈上用哈達包裹著的一盤西藏土壤。當畫面來到尊者在把手指撫過土壤、嘴裡不斷地喊著西藏,並表示希望有一天能夠回到自己的國家時,所有同場觀看這部影片的觀眾無不抱以熱烈的掌聲。

在展覽會結束後,土壤被數千名藏人帶回家去,現在可以在達蘭薩拉各地的祈禱室看到這些土壤 – 該要提醒的是,對於許多人來說,達蘭薩拉是一個家以外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