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4-11-03

為長時間爭取西藏自由 必須記住我們的西藏烈士


  

『國際西藏郵報2014年10月30日達蘭薩拉報導』軍事主導的中共政權,幾十年來,佔領和壓迫西藏人民和自己中國境內的人民。西藏境內主要的城鎮縣市更像是一座座的監獄,中國的鐵腕政策把西藏轉向變成一座虛擬的堡壘。

我們在西藏境內的兄弟姐妹持續面臨著嚴重侵犯人權的暴行。除了幾個精心挑選的團體外,並沒有外國記者或外交官獲准進入訪視。到底什麼是北京的總體規劃?中共當局正收緊其掌控的力道,甚至試圖將西藏從外面的世界孤立?

堅守著不傷害他人、並表達他們的不滿,所有132名自焚的藏人烈士皆留下遺言:「達賴喇嘛尊者返藏和西藏人民的自由。」我們必須記住他們的苦難、犧牲與他們的願望。當我們在流亡進行爭取自由的運動,應該將他們銘記在我們的腦海中。

這些烈士深愛他們的親人和他們的國家,義無反顧地奉獻出自己寶貴的生命,期盼有朝一日,西藏終將得到自由與和平。我們必須代表他們繼續宣揚我們對於中國政策的譴責,讓我們能不斷提醒自己、也不能忘記中共失敗政策迫使藏人如此慘烈的犧牲。

我們清楚地知道,中國利用經濟作為政治工具利誘這個世界保持緘默。許多國家都不敢說出中共不僅在西藏、甚至像是在新疆和香港所犯下不公不義的暴行。但是,中國必須認識到只要他們欺壓人民,限制人民的基本自由,何況是侵犯人權,他們無法成功地讓其政權統治下的人民靜默無聲。

從2008年,藏人挺身反對北京統治,成千上萬的藏人、大多是年輕人,遭受解放軍子彈的槍殺。更多敬重西藏精神領袖的作家和音樂家,在近60年暴力佔領之下,遭到殺害、監禁與折磨。有朝一日,整個世界需要看到在這個高度限制性的喜馬拉雅地區未經審查的公正報導。世界需要親眼去閱讀和理解藏人和其他許多人。

雖然,西藏人民的自由抗爭是一場漫長的運動,但我們還是拭目以待、看看中國政權的改變。不同於香港,毛澤東思想還存在於西藏境內,西藏人民不能享有他們進行抗議、表達不滿的權利。

過去的五十年時間,世界加重對中國施壓。藏人被推崇是愛好和平的,以及為這個世界帶來啟發。

境內外的藏人團結一致,我們保有高度的西藏精神,我們具有堅定的團結意識,我們高高舉起我們的自由旗幟,打擊壓制性政權,成為非暴力運動的表率。我們必須繼續透過非暴力爭取自由,這是一條牢不可破的取勝之道。

在中國政權下,遭到殺害的藏人人數仍是未知數,1983年,中共人民解放軍大舉武力入侵,超過120萬藏人遭到殺害,其人名和地名都記錄在案。其中,超過48萬藏人戰士,在四水六崗衛教軍(Chushi Gangdrung)(亦稱「木斯塘康巴游擊隊」)游擊隊總領導貢波札西(Andruk Gonpo Tashi)的帶領下,從1956年到1974年之間,他們英勇地與中共進行游擊戰,直到尼克森總統提出與中共打交道的談話之後,美國背叛了他們。

2014年,我們紀念貢波扎西逝世50週年。同樣的反抗中共統治的抗爭,貢波扎西在1959年3月達賴喇嘛逃往印度的過程中扮演著關鍵的角色,我們必須記住這位勇敢的人,雖然深知使用暴力違背了佛教的教義,但他認為選擇以武裝抵抗,是保護信仰、民族和國家的唯一途徑。

我們必須記住在我們歷史上,勇敢的兄弟姐妹,奉獻寶貴的生命、全心地投入為西藏人民滿願。他們的奮戰至死並不會白白的犧牲,有一天、西藏終將自由。

我們很難在各個層面周全,但我們的頭腦和心靈是明確的,因為我們的抗爭傳遞經過了數代人,我們必須保持團結。我們可能還在旅途的中間,我們必須堅忍到底,一如我們都是負責任的雪域人民。

我們的運動面臨關鍵階段。流亡藏人行使自己的民主權利,選擇了帶領我們運動的領袖。經選舉產生的人民議會,其成員代表了西藏不同教派、各個不同領域。我們建立了一個高效管理系統,致力於為流亡藏人謀取福祉,同時試圖解決西藏問題。一個充滿活力的公民社會,在流亡中、投入各種令人振奮的方式,參與、討論與辯論,從而加強我們的運動。如果我們能夠設法保持目標一致,並試圖以我們的運動找到和平解決的方法,不管需要多長時間,我們的希望之火仍然繼續燃燒。

儘管極權主義努力不懈地向西藏人民祭出不人道的鎮壓政策,但我們的運動保持不敗,並在道義上站得住腳。全世界所有愛好和平的人們,必須為西藏人民發聲,要求中共結束佔領、停止殖民與終結人民的恐懼。如果大家不提高聲音,我們可能永遠無法被聽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