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4-10-20

中國在西藏執行激烈的『反恐怖主義』運動


  

『國際西藏郵報2014年10月18日達蘭薩拉報導』中國擴大了對新疆、西藏的反恐運動,並強調對這些地區進行政治控制的必要性。共產黨官員為維護中國的安全,加強西藏的穩定。

為了應對不斷爆發的新疆暴力事件,中國政府自五月以來,在整個中國擴大展開一項積極反恐行動。該反恐行動的擴大,包括在西藏以加重軍事部署加強反恐行動,導致早已疏遠而苦惱的人們更加反感。

中共持續強調有必要對西藏的政治控制;10月1日中國國慶,西藏自治區人大主席白瑪赤林說,「西藏的穩定,依賴於國家的穩定,西藏的安全與國家安全緊密相關。」

當發佈在整個中國展開雷厲風行的反恐行動,同時宣告對駐紮在西藏自治區(TAR)寺院的保安人員展開訓練。訓練的目標,為確保警員的「戰鬥力」已準備好應付危險的恐怖主義和「維護穩定」。

中國政府也為部隊舉辦了「反恐」演練,展示如何應對被中共稱為「自殺式恐怖主義」的藏人自焚事件。中共認為達賴喇嘛尊者和他的支持者應負起煽動這類自焚和其他形式抗議的責任。

國際聲援西藏運動(ICT)今年七月發佈一份題為「明顯的罪惡行動(http://goo.gl/oMLscg)」報告說,在某些情況下,中共當局相繼以「蓄意殺人罪」,加罪於涉及與自焚事件相關的任何藏人 - 包括目睹者 - 給予嚴厲的處罰,如長期監禁,甚至死刑。

國際聲援西藏運動主席麥卡斯先生說,「中國正利用發生在國際上,特別是拿伊拉克和敘利亞的反恐行動當做藉口,企圖以『反恐』來掩飾其在西藏毫無理由的鎮壓行動。」

為自焚藏人貼上「恐怖分子」的標籤,對於沒有傷害任何人、只是奉獻出自己生命,提高國際社會關注西藏苦難的藏人烈士,無疑是嚴重的冒犯行徑。

去年,中國政府宣佈了在整個西藏自治區擴大執行一項新的維安系統。2007年首次在北京推動,以西藏「社會維穩」做為重點,並於2012年4月在拉薩市城關區全面啟動。

2012年,北京市東城區援建的拉薩市城關區『網格化』執行資訊系統投入使用,這套系統被中國官方稱呼為「網格化社會管理」;將城關區所有12個鄉(街道)、51個村(社區)及相關機構進行資訊化全覆蓋,逐步實施城市管理系統、辦公自動化系統建設。拉薩的城關區涵蓋了拉薩市的大部份區域,以及外圍的一些鄉區,已經被劃作175個網格。每個網格由領導和社區工作人員負責監督,被稱為「紅袖章巡邏隊」;主要目標之一,是利用網格工作人員搜集資訊,好讓官員更輕鬆地測知是否有人想要惹麻煩。

配合網格制度的實施,西藏自治區政府還把家戶再分組為五到十戶的單位(譯按:中國稱之為「聯戶」,美其名為「先進雙聯戶」,口號是「聯戶平安、聯戶增收」),指定一人作戶長,任務是擔任網格官員的連絡人,或者在警察想要該聯戶中某些成員的資料時,配合提供。五月時,西藏黨委書記陳全國說這些雙聯戶應該成為網格化管理的「最基本單位」,「以確保無盲區」。

2013年2月14日,中共黨中央政治局常委俞正聲,批示網格系統應該要擴展到其他地方,以形成維持穩定的「天羅地網、銅牆鐵壁」。

《人權觀察》在2013年3月所提出的報告中,中國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回應說,「中國政府應該拆除這個已經實行的奧威爾式『網格化』系統。實行這項系統,讓中共政府繼續迴避解決民眾不滿情緒的責任,而其目的似乎是監控和控制,著實嚴重侵犯了藏人的權利、言論、信仰和結社的自由。」

增加的軍事化及監視系統,加上已經存在的高度維安制度,嚴重危害公民和平表達自己的觀點的權利。在有限的對國家安全暴力威脅的證據之下,強行實施反恐政策。

「中國致力於讓每一條街道設置監督系統,並無法讓西藏更安全。」理查森說,「但是,增加監控必然會對已高度緊張的地區更增壓力,即使西藏人民仍在等待中國可以重視對他們權利猖厥的侵犯。」

中國國內的反恐行動仍然主要集中於打擊新疆地區的東突厥伊斯蘭運動,中共指稱東突厥伊斯蘭運動人員為恐怖份子。甚至中共官方媒體報導指出,來自新疆的「武裝分子」,接受了來自伊拉克伊斯蘭國戰士的「培訓」。

新華社在今年10月1日報導說,中國外交部部長王毅強調中國反對任何形式的恐怖主義,願與美方共同努力,應對威脅國際的恐怖主義。

中國給予對伊拉克和敘利亞的伊斯蘭國戰爭軍事支持是不可能的,但是,他們可能希望加入「反恐戰爭」將幫助他們應對自己家裡的騷亂。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鷹說,「國際社會應共同努力打擊恐怖主義,包括給予相關國家的支持,因為他們致力於保持國內的安全與穩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