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4-10-20

西藏尋求自由與民主世界的道義相挺


  

『國際西藏郵報2014年10月17日達蘭薩拉報導』言論自由和透明度是一個健康民主制度的基本結構。由於他們從未享有自由獲取信息和表達自己意見的權利,在中國境內和西藏境內的人民無法行使參與公共政策的有效投票權。

從1970年代出現了民主和人治的穩步前進以來,專制政權和軍事獨裁跨台,甚至整個蘇聯共產集團崩潰。在大多數情況下,這些政權已經讓位給民主選舉與憲政。主要的例外情況依然存在,但今天的選舉的民主制度,已在全球193個國家其中的130多國實行。

信息、言論和出版自由,牢牢地根植於現代民主思想的結構之中。在有限的限制底下,每一個民主國家具有保護這些權利的法律規定。

聯合國在1948年通過的《世界人權宣言》,向世人宣告「人人有權享有主張和發表意見的自由;此項權利包括持有主張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過任何媒介和不論國界尋求、接受和傳遞消息和思想的自由。」(儘管第19條,擺在關於財產、結婚與國籍等自由條款之後)

因此,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和信息自由的權利嚴重偏向不受道德倫理的約束。從洛克學派的社會契約角度來看,這些權利可能會在保護國家安全的情況下,進行調整;但康德的絕對命令是,遵從實踐理性的命令,受這種命令規範的行為, 除行為本身之外, 沒有任何其它目的;提供了一個社會,每個人都可以暢所欲言,任何人皆享有的自由意志。

而言論自由不僅是必要的個人尊嚴,也是參與、問責制和民主的必備要素。侵犯言論自由往往與其他侵犯行為齊頭並進,特別是結社和集會自由。不過,一重特殊的表達形式在某些國家中被禁止,因被視為是「仇恨言論」,而這樣的言論可能引發不寬容或仇恨。

共產主義,作為一個主要的經濟體系,在最近幾十年來,對於個人的人權和尊嚴問題更為安靜無聲。出現了自由與自我為中心態度兩相矛盾的立場;首先,針對個人自由的爭論。在共產主義社會中,個人的最佳利益與社會的最佳利益難以區分。因此,在說明作為人類的唯一好處時,個人自由的理念儼然是對共產思想的背叛。

唯一可以實踐個人言論和信息權利的是,對黨的歌功頌德;而只能在某些情況下發生,而不是時時可以滿足的狀況;一般而論,共產國家一直都是缺乏自由、尊嚴和人權。

另一方面,關於表達和新聞自由在官方文件上完全平等觀念的爭議。由於每個個體都是同樣重要的,每一個都應該被視為平等的個體。事實上,馬克思為了防守新聞自由的權利,在1842年即主張加以限制,如審查是由資產階級精英所提出的。他宣稱審查是用來壓迫無權者的強大工具,這就是整個世界在西藏和最近在香港發生的事件上所看到的狀況。

儘管在一黨獨大之下,奉行共產主義國家的人民也主張民主憲政。許多共產主義國家,從被壓迫的無產階級渴望轉型成為自由的資產階級,強烈地發聲對個人的言論、異見和信息自由表示支持。

透過鼓勵中國為戰爭做準備,毛澤東聲稱「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創造世界歷史的動力...共產黨是不怕批評的,國家機關實行民主集中制,國家機關必須依靠人民群眾....革命組織中的自由主義是有害的。專政的目的是為了保衛全體人民進行和平勞動,將我國建設成為一個具有現代工業、現代農業和現代科學文化的社會主義國家。」

因此,從平衡觀點來看,共產主義理論兼容了言論、訊息及抗議的自由,但遠不及基本的自由和權利,純然只是像康德和洛克所稱的、以個人為中心的民主。信息自由,只有黨是受益的對象時,才能成立。

今天,較於世界上其他國家,中國嚴重地限制中國公民言論和人權的自由。奇怪的是,在1982年完成現行的《中國憲法》第35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言論、出版、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然而,中共當局始終沒有落實憲法35條規定,甚至,連言論自由這個片語都被屏蔽。

諷刺的是,依照馬克思言論自由骨幹建立的制度,規定個人最低收入必須達到35,000元美金,才能夠發行平面媒體;這個金額,按照中國的標準很容易被視為是資產階級的收入水平。過去多日以來,中國也對進行集會、禮拜和示威藏人祭出更為沉重的限制與鎮壓。

很多人認為中共政府打擊異議人士,將會被無限增加的網絡空間破壞。然而,中國已透過許多管理的標準,把審查政策深植於互聯網,保持了在數據時代限制言論自由的領先地位。

對於大多數中國網路用戶而言,這些爭議性的話題,無法在互聯網上進行搜尋,只能聚焦在體育、娛樂和遊戲等網站。在國家進行的審查制度之下,這些用戶可能對某些領域的議題只有模糊的概念,包括要求網吧記錄下所有用戶和他們互聯網使用存儲的信息。而最近中國的長城防火牆在封鎖了較熱門的社交平台,如臉書(Facebook)、推特(Twitter)、Flickr和MySpace可選擇的網頁,導致了持續增加的反彈聲浪。在過去幾個月,這些國家的網上監視活動有上升跡象,它們更使用一些惡意軟件向異見人士作出網絡攻擊及入侵。曾是世界最精密的監控系統、防止中國網民到訪境外網站的「中國防火長城」(Electronic Great Wall),因匿名工具出現而退下火線,改由私營網絡供應商協助監控使用者。

從一個更廣泛的角度來看,北韓被譽為世界上最隱秘的國家,而且對於國際記者而言,這是最難進入報導的地方之一。但出乎意料的是,有一個較於北韓更難進入的地方,幾乎沒有外國記者可以輕易進入採訪:中國控制之下的西藏。

根據藏學家、科羅拉多大學博爾德分校的教授卡羅爾.麥格拉納漢(Carole McGranahan)女士,2013年10月間,在耶魯大學的一次演講當中;麥格拉納漢教授談及西藏自焚事件的上升趨勢 – 向中國統治進行政治抗議的一種形式 - 理解西藏動盪的挑戰。

北京幾近地把西藏隔絕於這個世界之外,外界難以理解或看到西藏境內正在發生的事情。據推測,這是該點的一部分;中國在西藏的統治可以說是嚴重驚人的可怕,不斷地致力於同化藏人。

所謂的緩步中國,對於是否符合言論自由、人權,或是新聞自由和尊重異議,甚至是馬克思、毛澤東和自己的憲法所信奉的陳詞濫調毫無興趣。雖然異議人士似乎在共產主義理論的框架內被包容,但事實上,中國的共產主義似乎實踐的是對立面。

然而,總部位在巴黎的全球性媒體監督機構「無國界記者」表示說,「不能在面對這些公然違反信息自由繼續保持沉默了,甚至中共政府多次以不『尊重主權』回應其對藏人的鎮壓和歧視性政策的批評。」

媒體監督組織的指標,強調了中國是新聞自由最嚴重的侵犯者和互聯網最大的敵人之一。

雖然遠離了毛澤東一人獨裁的日子,習近平不太可能犯下同樣的錯誤,讓那些一直想保持利用毛澤東鐵拳的中國權貴資本主義成形。中國人民一直期盼的是,獨裁、極權主義政權的中共式統治,在理念上產生變化。但習近平未來是否將會繼續實施六十個年頭的老系統?著實留給大家一個很大的問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