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4-09-23

訪談節目:看中共怎樣「玩弄」西藏宗教


  

[2014年9月21日] 中共新華網近日發布了一篇名為「西藏累計認定358名藏傳佛教轉世活佛」的消息,強調了在當局的指導下藏傳佛教認證轉世活佛工作的順利,以及西藏芒康縣天主教堂的修繕和西藏穆斯林赴沙特朝拜的情況。報導說,中央政府和西藏自治區政府充分尊重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權利,各種宗教、各個教派都平等地得到尊重和保護。但是,不斷有境內外藏人和媒體揭露藏傳佛教寺院和藏人佛教僧俗遭迫害的情況……

那麼西藏境內宗教信仰現狀是否真如當局宣傳的那樣平等得到尊敬和保護?下面請聽本台對藏人行政中央「西藏政策研究中心」資深研究員夏爾宗•德丹進行的專訪。

西藏之聲:您認為中共當局對藏傳佛教與藏區伊斯蘭教、基督教等其他宗教所實施的政策是否一致?
夏爾宗•德丹:根據目前中共在藏區所實施的一系列宗教政策顯示,中共對藏傳佛教與其它宗教,比如;藏區基督教、伊斯蘭教等之間的政策存在明顯的反差。按道理中共應該對每一個宗教要一視同仁,這樣社會才能和諧安寧,但現實中卻不是這樣。最近,西藏芒康縣維修天主教堂;應許西藏穆斯林赴沙特朝聖。可是,中共對藏傳佛教的政策卻不是這樣,幾年前,當局在西藏阿里拆毀一尊高達七米的蓮花生大師佛像;還強拆色達五明佛學院僧舍;在藏區禁止藏傳佛教寺院舉行大型佛事活動;寺院安置警察和政府工作人員來監視管理;嚴禁藏人佛教徒朝聖印度;更重要的是中共獨斷專行,為了它的政治需要,單方面決定以班禪喇嘛為主的一些仁波切的轉世,等等。這些都是有目共睹的事實,很顯然,中共當局對藏傳佛教與藏區伊斯蘭教、基督教等其他宗教所實施的政策完全不一致,也不公平。

西藏之聲:中共當局作為無神論者,他們在西藏境內認定轉世方面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同時中共官媒大肆報導說達賴喇嘛無權決定他的轉世,您對這種現像有什麼看法?
夏爾宗•德丹:自從中共統治西藏以來,對處理宗教問題上是先禮後兵,再後來就直接發展到是專斷強橫。尤其是最近幾年,中共為了有效統治不安定的藏區,在藏區先下手為強,認定自己所需要的轉世喇嘛,其行為完全是老子說了才算數,在認定轉世的整個過程中,中共這個無神論者搖身一變成了有神論的宗教「法王」,其行為實在太荒唐,又滑稽。同時,開始潑婦罵街,批評「達賴不尊重宗教儀軌和歷史定制。」等。按理,世上哪有不守國法的國王和不守教規的法王呢?除非今天中共體制內的權力核心才會接連出現這麼多違反黨紀國法的害蟲。

中共所謂的「歷史定制」就是指的「金瓶掣籤」那玩意兒。提起「金瓶掣籤」這就要追溯到220多年前的清朝皇帝乾隆,當時乾隆皇帝對西藏和蒙古各製作了兩個金瓶,但那個「金瓶掣籤」在蒙藏兩地都不是那麼行之有效,比如;第九世達賴喇嘛、第十三世達賴喇嘛、第十四世達賴喇嘛,以及第十世紀班禪喇嘛都沒有通過「金瓶掣籤」便以純碎的藏傳佛教儀軌認定下來了。蒙古的歷代哲尊丹巴仁波切等也不完全是按「金瓶掣籤」認定的。看來「金瓶掣籤」在蒙藏兩地本來就是可有可無,而且,可以說「金瓶掣籤」是中國對周邊少數民族地區進行文化侵略的歷史罪證。

另外,中共還口口聲聲地稱要按照「歷史定制」,那末,試問共產黨按清朝皇帝制定的法規,除了「金瓶掣籤」之外,還有那些還在實行當中?中共不是一貫批評舊制度嗎?現在,在轉世方面怎麼又開始維護舊制度了呢?為什麼中南海一聽到達賴喇嘛轉世要終結,他們比西藏人還著急,還在意呢?再說,清朝乾隆皇帝等都信仰佛教,而且,那些皇帝把藏區一些高僧大德,如:洛桑曲吉堅贊大師封為清順治的帝師、第七世章嘉活佛封為乾隆皇帝在位時的國師。如此說來,滿清皇帝插手宗教事務也算理所當然,可是,無神論中共,要認定西藏活佛轉世,這不是太荒唐了嗎?今天,如果習近平主席能封賞尊者達賴喇嘛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師,那末,中共也像清朝皇帝那樣插手西藏宗教事務,我們還有商量的餘地。總之,藏傳佛教的轉世制是西藏與眾不同的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它如何繼承,如何發揚應該由尊者達賴喇嘛和西藏人民自己來決定才對。

西藏之聲:英國《衛報》曾針對中國有意容忍基督教在西藏的傳播問題進行了報導,文章說,中國政府可能歡迎基督教傳教士作為藏傳佛教的一種反作用力,您是否認同這個觀點?西藏問題專家巴尼特在接受該報記者喬納森•凱曼的採訪時說,「中國並不是要摧毀宗教,而是試圖摧毀西藏宗教的特定部分,雖然二者並不相同,但是肯定有一定程度的一致性」,怎麼理解這段話的內容?您覺得當局的用意是什麼?
夏爾宗•德丹:本人很贊同英國《衛報》的這一觀點,中國政府在藏區就是利用基督教和伊斯蘭教等,對藏傳佛教進行遏制。為什麼呢?今天藏傳佛教的影響力不僅是藏區,甚至對西方社會都產生極大影響。尤其是當前佛教與藏傳佛教對中國大陸的影響力也是驚人的,燒香拜佛的影子不僅普及民間,甚至在中共的黨政軍各階層都屢見不鮮。昨天,尊者達賴喇嘛講:「目前,中國境內有三億多佛教徒,從中也有許多藏傳佛教信仰者……」這數字比中共黨員的數字近4倍之多。可見在當下的中國,追隨活佛、信仰藏傳佛教是一件很時髦的事情。很多名流,包括商人和明星,在其中推波助瀾,也都把曾經是落後和愚昧的代名詞的西藏一下子提升為世界上最後的一塊淨土,追隨藏傳佛教成為一種來勢迅猛、無法抵擋的新時尚。有些人甚至把喇嘛活佛捧為「心靈的宇航員」,聲稱藏傳佛教作為精神科學所達到的深度已遠遠超越美國宇宙空間技術研究所能達到的高度。由此可以看出,藏傳佛教的吸引力在一定程度上已經超出了現代科學的能量。同時,中共認為這已成為國家安全的一種潛在的極大威脅,因此,中共不讓一教獨大,不斷防範和抵制藏傳佛教。

言歸正傳,至於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西藏問題專家羅比•巴尼特先生的上述這段話的意思是,中國並不是要摧毀所有宗教,這沒錯,中央在藏區扶持或利用除藏傳佛教以外的其他宗教是藉刀殺人,也就是說消弱藏傳佛教,達到以宗教來制衡宗教的目的,而不是摧毀所有宗教。再談,二者並不相同,不同在哪裡呢?那就是說一方面,中共應許基督教傳教士到藏區進行傳教,這看起來是在發展宗教;另一方面,中共試圖摧毀西藏宗教的特定部分。這樣,問題就顯得明朗了。中共一手在藏區傳播基督教,另一手在摧毀藏傳佛教,中共所做的這兩件事(二者)截然不同。「但是有一定程度的一致性」,一致性在哪裡?中共讓基督教在藏區傳播,其目的是為了抵制藏傳佛教,相應中共摧毀藏傳佛教,二者的目的在一定程度上自然一致了。簡單地講,二者不同指的是方法,一致性指的是目的。方法不同,目標卻一致。我想,這樣理解可能沒錯。

西藏之聲:中共當局通過同「兇天」領導人間的交流,體現他們所謂的宗教和諧,而「兇天」其實是破壞藏傳佛教內部團結的罪魁禍首,比如「兇天」信奉者的家裡甚至不能放其它教派如寧瑪派的教典書籍,您是怎麼看待這些事情?
夏爾宗•德丹:在「兇天」問題上,我們應該要遵循達賴喇嘛的指示,去決定取捨,這樣才不會迷失方向。同樣,在「兇天」方面,如果認為自己是真正的佛教徒,那麼,為了一個世間鬼神,如此痴心違背皈依學處, 與自己今生來世的怙主上師做對,這正是所謂的「撿了芝麻,丟了西瓜,」實在愚不可及。尤其在國際上,「兇天」組織在中共的金錢誘惑下,為幫主搖旗吶喊,處處對尊者達賴喇嘛製造尷尬局面。我覺得這確實有點過火了。據說,如今對尊者達賴喇嘛的安全方面「兇天」供奉者比中共更有威脅。聽到這樣的話,深感羞愧。希望「兇天」供奉者既然不能為勤勞智慧的讚普後代西藏民族爭光,也盡量不要抹黑。

西藏之聲:中共政府的統治下,以藏傳佛教為主的各宗教將會有什麼樣的未來?
夏爾宗•德丹: 8月29日,在北京舉行的民族地區的宗教工作與政策研究學術研討會上,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黨委書記曹中建在致辭中指出:「建國初,民族地區宗教工作的重點在於強調反對急躁 冒進的工作方法,落實黨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在此之後,民族地區宗教工作的重點又轉移到為防範和抵制境外宗教滲透,將宗教工作上升到國家安全層面上來了。」中共對宗教工作態度的一百八十度轉變,說明中國境內的宗教前途不容樂觀。無論怎樣,在中共這樣的無神論體制下,宗教本來就是多餘的,他們需要的宗教是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的特殊宗教。儘管如此,前不久,習近平主席在巴黎訪問時公開表示:「佛教在中國文化中發揮著重要作用,因此,佛教徒要承擔起更多責任。」習近平主席與歷代中共首腦之間的最大不同之處是,他好像說到做到,而且很重視宗教,接近宗教。我想,當前中國在習近平主席的領導下,各宗教在中國社會發展前景充滿信心,也相信以藏傳佛教為主的各宗教對中國的社會和諧穩定將會帶來極大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