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4-09-19

中國在西藏侵犯人權惡行應受到該有譴責


  

『2014年9月18日達蘭薩拉報導』 近年來,國際社會;包括聯合國、歐盟和美國政府,在與中國互訪時,均無法明確而有力地提高對人權問題的關注。儘管中共在西藏、東土耳其斯坦和中國嚴重地侵犯人權,但這顯著的問題一直未能在與中國的雙邊會談沾上邊。

世界各地國際社會長期以來、共享對人類尊嚴的尊重需求。畢竟,自1948年宣佈了療癒人類的共同標準;《世界人權宣言》。

顯然,國際社會未能在過往的暴行案例維護這些崇高的理想,進而引起了嚴重的批評。國際上對於1990年盧安達大屠殺發生的遺憾幾乎是一致,也被視為是聯合國最大的失敗之一。事實上,最近流行的「保護責任」(R2P)國際思維派,就是從這場浩劫衍生出來的。學者們對於為了保護國家主權、甚至允許自身投入嚴重侵犯人權暴行的觀點反感,並且找到一項機制來糾正這種錯誤的國際法律制度。

隨著國際懊悔的力道強大到足以導入「保護責任」(R2P)之際,似乎是全球對於粗暴的侵犯人權暴行感到倦累了。但,不幸的問題仍在持續著:為什麼人權主體,正式在國際社會的保護之下、幾近七十年了,但當今世界仍然有很多地方面臨著這樣一個挑戰?

這個問題似乎簡單到有些天真,但答案仍然沒有達成共識。

不少國家政府給出的簡單回應,便是關於西藏境內的暴力報告,還沒有達到令人滿意的核查。他們都說衝突,並不是介於惡霸和受害者之間的,而是吵架的雙方:藏民訴說著遭遇到嚴重的侵犯人權暴行,但中國剛好給的都是相反的訊息。全世界各國政府認為,國際社會在他們準備好採取行動前,必須針對這些進行式的違法行為具有獨立核實的功能。

儘管簡單地聲稱衝突是相互造成的,但這是完全錯誤的 – 從國際特赦組織到位在西班牙的人權組織無不提供了獨立報告,並已確認了一邊倒的暴力惡行 – 對於查實關於對「涉嫌」說法的最好辦法非常清楚:派遣一支隊伍進入中國考察。

然而,儘管試圖這樣做,或是至少試圖進行可能是全面的、足以令人滿意的調查,但無所斬獲。心存懷疑的政府應該要注意的是,沒有任何獨立團體可以進入西藏。中國政府是不歡迎客人的主人,持續地讓西藏處於保密狀態。該政權希望編造自己的故事,而不是讓過程更透明的風險。這應該會讓上述那些存疑政府,心中少些疑問了吧!

至於侵犯人權行為,也許提及最近的事態發展會有所幫助。北京已經藉由懲治不少自焚者的挑釁親戚的「例子」,強化其對自焚事件的立場。這些官方策略的目的,旨在恐嚇自焚抗議者其他的家庭成員和親戚。近年來,我們已經看到了驚人的、不斷上升的藏人被捕人數,很多被判刑者都與自焚抗議事件有所關聯,有些涉及自焚事件的藏人、甚至被判處高達六至十年的重刑。

在被迫害的西藏土地上,許多孩童和年輕人失去了父親、母親,甚至失去了雙親。事實上,至少有130名藏人自焚抗議生命的苦難。

當然,我們針對先前侵犯人權行為的持續性問題,還有另一個答案。每個國家都意識到了侵犯人權行為,但為了單方利益的目的,皆未能採取行動。

讓我們希冀這個世界可以改變過去的模式,或是這個世界至少可以採取一些日常小步驟,整合為集體的力量,走出自我利益的盲目,邁向更開明的人權概念。讓我們希望這個世界可以採取足夠與撼動極權的行動,讓中國政府和領導人為這些可怕的暴行付出代價。同時,讓長久以來的暴行受到國際社會的譴責。

也許中國經濟趨緩(許多西方專家預測)將協助各國領導人從自我關注轉變為關心更大的權利,但這個期待的狀況尚未發生。許多藏人只是採取新的策略:抱持著最好的希望,作最壞的打算,並準備迎接驚喜。

然而,歷史見證了、也重新見證了現實,沒有獨裁者、沒有極權國家可以永久存在。當中國的領導人試圖逃避對其罪行的責任,國際社會應該團結一致、讓聲音更為響亮清晰,讓公平正義可以跨步邁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