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4-09-16

為保護西藏人民 全球必須定義何謂『恐怖主義』


  

『2014年9月15日達蘭薩拉報導』中國濫用全球恐懼的「恐怖分子」一詞,作為反抗恐怖主義之下、進行自我保護宣傳的幌子。事實上,中共政府現在使用「恐怖主義」的廣泛定義,尋求對於過去掩蓋了數年暴力活動的支持。國際社會根本不能再懶散地坐視、發生在中國各地中共對於少數族群的暴行,特別是西藏境內不能再等待了。

聯合國未能明確的定義「恐怖主義」一詞,其模糊性僅能憑藉美國在「反恐戰爭」所扮演的關鍵作用 – 作為主要恐怖主義劃定的定義。美國國務院對於「恐怖主義」的定義是,非法對人物或財產實施暴力以恫嚇或威逼政府、平民,以促成其政治或社會目的活動。雖然在一般情況下,兩項標準是關鍵:恐怖主義必須具有物理危險性,並利用暴力作為一種強制手段。

不幸的是,中國別有用心地利用了「反恐戰爭」。這是針對在西藏和新疆,中共政權終極利用粉碎性的壓制力量,格外引人注目。事實上,國際特赦組織曾在2004年寫道:「中國領導人正在尋求獲得國際認可他們的平叛戰役(針對少數族裔)作為反恐大戰的一部分。」中共對於恐怖主義的定義,缺乏美國所描述的清晰度。相反的,中共政府在關於恐怖主義的檔案文件上,提出15次「恐怖分子」一詞,但從未定義過這個詞。所以,不斷地允許中國違反、像是藏人和維吾爾少數民族的人權,而向世界聲稱他們做得很「好」。

對於人權和全球治理的影響是至關重要的。2010年國際人權雜誌曾指出,「國際上,對北京已重新配置其對新疆維吾爾人...獲得對維吾爾恐怖主義的『合法』鬥爭的國際認可的話術。」(克拉克,2010)。同樣的策略,中共使用在西藏問題上,不顧一切地試圖抹黑西藏運動成為「分裂」勢力和所謂的邪惡「達賴集團」。

現實的情況是,達賴喇嘛尊者所倡議的《中間道路》旨在奉行和平解決西藏問題,也希望還給所有藏人應有的人權。該雜誌還指出,「反恐戰爭」已然允許中國,不僅在部署顯著壓制力量......還要透過制定政治和法律框架,來向任何未來對抗國家權力挑戰。

問題的根源在於國際社會,沒有一個國家甘冒被中共嚴厲斥責的風險,去解決「恐怖主義」未來潛在的問題。因此,聯合國迄今都無法確定地估算西藏境內和新疆境內實際生命的損失;這絕對是必須改變之處。聯合國必須推動對恐怖主義的明確定義,一個不容許中國違反和平抗議藏人權利的定義。

寧可強迫聯合國建立強大的定義,國際社會的袖手旁觀,致使世界人權宣言再三受到侵犯。因此,國際上支持的定義,含糊不清的惡性循環下去,如「反恐」成為中共針對暴力鎮壓少數群體的幌子。除非全球寧願讓西藏人民和維吾爾人民受害,否則國際社會應推動一個明確的定義;應是一個不容許對少數民族不計後果地侵犯人權的定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