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4-09-05

議會議長讚揚西藏領袖對民主的承諾


  

『2014年9月4日達蘭薩拉報導』 週二在西藏民主日54週年慶祝活動上發言時,西藏人民議會議長邊巴次仁稱揚達賴喇嘛尊者致力於和平與非暴力的承諾,並稱呼尊者是世界和平的帶領者、西藏人民團結的核心及西藏全體人民的自由代言人」。

並詳細說明了,從1963年至2011年、西藏流亡民主的發展;議長邊巴次仁也稱讚尊者在流亡中建立「藏人流亡政府的權威與穩定,並確保其永續性,必要維持領導由人民直接選舉產生,直到西藏正義事業完成。」

西藏議長邊巴次仁說,「今天是流亡藏人實行民主制度五十四周年紀念日,我謹代表西藏人民議會和境內外全體藏人,謹存對西藏的幸運神、佛尊觀世音法身,三界法主,世界和平導師、世間諸法之主,全體藏族人民的救主,崇高的領導,取捨導引者,藏人共同擁有的象徵,無上皈依主,全體藏族人民無二的自由代言人、如意寶無法估量的感恩之志,依恆定的三門頂禮聖尊達賴喇嘛,並由衷表達心中赤誠的祝禱之心!

被認做觀世音真身傳法締結區、或被稱謂世界第三級的佛法地西藏亦同其他世界各地,自從人類出現時起,紅臉藏人的後代就自成一體,本民族擁有自己的文字和語言,宗教與文化,疆界與歷史等,自古以來就具備世界認知的國家概念,在包括中國和印度在內的亞洲各國中,西藏曾為歷史悠久,具有豐富文化的一強大國家而自居。

為使西藏能改變傳統制度,走向民主里程,聖尊達賴喇嘛於一九五二年曾專門創建有關政改機構,一九五四年年底,在拉薩建立最高訴訟部門等,對陳舊的政治制度作出過合理的變革,這一出色而深刻的偉大變革理念將西藏人民引向未來幸福的道路。

但共產黨卻全面強佔了和平地界——西藏佛國,殺害了一百二十萬藏族人民,還毫無廉恥地開始實施危及聖尊生命的惡劣行徑,由此一九五九年三月十日晨,上百萬三區藏族僧俗大眾為保衛聖尊,圍城諾布林卡夏宮,在拉薩城中心各漢人聚集地掀起趕走紅漢人的大規模示威反抗運動,聖尊達賴喇嘛等人為復興藏民族政教事業,暫時不得已投向鄰國印度,由於當時遇到很多不可逾越的困難,聖尊曾有的變革思路未能繼續,而不得不暫時告一段落,西藏境內又不斷實行著殘忍的隱形殖民政策,西藏從此成為一前所未聞的「人間大牢獄」。

在西藏歷史處於危機和缺乏條件的情況下,特創建了代表境內外藏族人民的流亡政府,並陸續對其政治體制作出變革,自一九六零年九月二日,西藏人民第一界議會在聖尊尊前立誓就職時起,就對政權繼承制作出改革,並正式成立了政教並存的西藏民主政府,如世界先進國家般步入了正確的民主程序。

從那時起,為完整民主制度,流亡政府於一九六三年三月十日發佈了有八章七十七條內容的《未來西藏民主憲法大綱》,經聖尊審批於一九九一年六月二十八日由十一界人民議會確定了《西藏流亡憲法》,使得西藏流亡政府走上了符合並具有憲法基礎的現代民主制度的道路上,之後在此基礎上創建了最高法院和三大獨立團體。按照聖尊的旨意,二零零二年對憲法進行了修改,由此,政府最高噶倫長有人民直接選舉產生。二零一一年,原由甘丹頗章政府執掌西藏政權的制度轉變為有人民直接選舉產生的領導繼續掌握西藏正義鬥爭的政權、鞏固和持續現有流亡藏人政府,直到實現藏民族正義事業的那一刻。

民主制度拋開人類歷史中霸權與弱小、貧富與人種等社會等級或貴賤的區分,持守了普世平等的社會價值觀,是以大眾的意願為主的政治制度,為了實現這一宏偉的夙願,歷史上不少國家為此經歷了戰爭與反抗鬥爭的最終勝利或失敗的結果,由此不斷為以人民作主的民主自由付出努力,但西藏社會實行的民主則不屬於人民自發進行鬥爭或戰爭而取得,人們未曾經歷絲毫戰爭的過程,而由聖尊達賴喇嘛自上而下的大慈悲恩賜,因此,全體藏人若不能肩負起合理的民主責任,未來事態將無法預測,為實現藏民族的夙願,我們要謹遵聖尊的意願,全面積極地進行務實乃重中之重。

中共持續了六十多年的專制政權和民族歧視制度,強行改變藏民族特有的傳統風俗,宗教和文化與道德風尚等,民族語言和文字的運用範圍被縮減與受到局限,破壞文物古籍,篡改藏民族真實史跡,所謂的中央政府官員中不斷有固守著不能與少數民族平等掌權的頑固思想,現所謂的西藏自治區內從未有藏族擔任第一書記職務過,近期幾年內,自治區和自治州、自治縣的少數民族官員陸續被撤職或變遷工作單位,成為漢族掌權或反客為主的現狀。

西藏的各種礦產資源被挖掘和遷移,很多寶貴的聖地,甚至一些祖先的青塚都被肆意挖掘,江河被改流,環境被踐踏,全藏地區的林木被大規模亂砍濫伐,綠洲變成荒漠,由此經常發生地震等自然災害,中共在藏地儲存或試驗核武,因此前所未聞的病菌開始流行,毫無廉恥地歧視或蔑視、指責或踐踏藏人人格,很多藏人在被槍殺和監禁過程中受到中共慘無人道的兇狠虐待,被秘密抓捕,造成下落不明等,這一惡劣政策正在西藏不斷實行。

因此,三區藏族人民明確地表達了對中共政策的不滿,二零零八藏曆土鼠年的大規模反抗運動、僅二零零九年至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五間就有一百三十位僧俗男女老幼為使藏民族超脫無法忍受的種種苦難,不得不完全捨棄自己寶貴的生命資本,近期,西藏康區德格丹瑪鄉鎮許巴村(現所謂的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石渠縣正科鄉許巴村)村長旺紮為主的一群村民在沒有任何正當理由下遭到強行抓搏,由於在拘押所內不忍暴虐而自殺身亡等。現當地處於極其嚴峻的境地,我們對此感到非常擔憂,毫無疑問我方將再次重申以自焚抗暴為主,對於在西藏三區發生的所有惡劣情形都得由中共政府承擔所有責任!

中共政府清楚在不需捨棄西藏特殊的宗教與文化,民族風俗習慣等特色之上,在中國的憲法框架內尋求藏漢共處的平等權利是雙贏中間道路政策的同時,卻不但不去尋求解決藏、中問題的途徑,反而不間斷地誹謗聖尊達賴喇嘛為『分裂分子』『達賴分裂集團』等,肆意誣陷尊崇聖尊達賴喇嘛的廣大信眾,著實令人感到沮喪。

同樣,中共政府在絲毫不改變對藏政策的基礎上,利用官方管轄下的各媒體與教唆追隨兇天的少數人等對聖尊進行無理攻擊,這群除受金錢利誘的人未能正確取捨皈依之法理,喪失道德,不依真實現狀,猶如瘋子狂舞之勢,我們相信並希望國際社會與漢族大眾不會由此被蠱惑。

中共政府不但不把西藏人民當人看待,卻一味地為中共政府的專制利益而踐踏國際人權有關條款,由此國際各界每年都表達了對西藏殘酷現實同舟共濟的決心,並以施壓和呼籲、勸說和指責等形式要求中共政府停止惡劣的對藏政策,但是中共政府不但不實行有關事項,反而大肆『譴責』對方『粗暴干涉中國內政』這全然違背二十一世紀人類社會和國際慣例,我們要求中國政府修正自身的左傾思想,一同國際先進合理的各國社會情形,儘快及時地將西藏牽引到一條和睦平和的合理社會機制的道路上來!

藉今天這一機會,本人代表所有藏族同胞,謹對印度政府和人民,熱愛自由民主與和平的世界各界政府及團體、個人等對西藏問題給予的各方助益和支持表示由衷的感恩!並呼籲大家在將來加大力度,繼續給予我們支持和幫助!

最後,祈願我們共同的如意寶、世界和平導師聖尊達賴喇嘛長壽無疆,順利實現所有慈善願望!望西藏問題儘早得到圓滿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