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4-08-29

中間道路不尋求大藏區 也不是高度自治


  

『2014年8月29日達蘭薩拉報導』 藏人行政中央重申與中國對話以實現《中間道路》,使其能達到藏人在一個統一的行政管理下實行名副其實的自治。司政(Sikyong)洛桑森格博士說及《中間道路》並非尋求「大藏區」與「高度自治」,而是根據所有西藏人民在統一管理下的真正自治。

「到了這一天,達賴喇嘛尊者依舊支持他的決定,因為這是在解決西藏內部問題上較為求真務實的作法」司政補述:「這個政策首先達成的就是在鄧小平於1979年達蘭薩拉跟北京直接接觸時提出的『除了獨立,什麼都可以談』。」

「從1987年開始,達賴喇嘛尊者在世界各地的論壇上提出了《中間道路》,包括美國議會、歐洲國會,希望可以重啟跟中國領導人的討論。對話恢復於2002年,並持續了共九次的對話。在2008年的第七次對話中──那一年前所未見的抗議席捲了整個西藏──中國政府請求西藏領導層寫下他們所尋求的自治的本質。給藏人真正自治的備忘錄在2008年第八次的談話中出現,桑格博士在8月28日位於德國漢堡的漢藏會議上提及。

「中國政府對於此備忘錄表現出一些擔憂與反對。為了附加,在最近一次2010年1月的第九次談話中,西藏領導層提出了對於西藏人民真正自治備忘錄的注意事項,此備忘錄與注意事項闡述了真正自治如何落實於西藏人民,在中國人民共和國的框架中:憲法、主權跟領土的完整,這「三個堅持」以及中國中央政府的層次性與權威性。

此聲明提及「藏族地區管理並保護與推廣11種藏人的基本需求,包括『語言、文化、宗教、教育、環境保護、自然資源利用、經濟發展交易、公共健康、公共安全、人口遷移與文化、與其他國家的教育與宗教交流』」

司政說:「這是民族區域自治法,與中國人民共和國的憲法保持一致。」

此聲明繼續:「中國當局聲稱這是西藏領導層意圖從西藏境內驅除『所有中國人』,事實上,這份西藏人民真正自治的備忘錄清楚地提及『我們並不是要驅逐所有非西藏人,我們關注的是源自於漢族所誘導的群眾運動,以及其他民族,到此邊緣化本地的藏族人口。』

「儘管自2010年與中國就沒有對話,除此之外,西藏領導層依舊堅持中道路線對於西藏人民的承諾,並透過尊者達賴喇嘛的特使與中國領導層對話以找到持久的解決方法。」他附加。

「中道路線並非尋求『大藏區』與『高度自治』,而是在單一管理下對於西藏人民真正的自治。這是在民族區域自治法語中國人民共和國憲法一致下。」司政說。

「中國有意制定「大藏區」去誤導國際去相信西藏人士尋求西藏區域的分裂。藏人行政中央並不使用「大藏區」,在傳統的三個省份劃分衛藏、康巴、安多,一直是西藏傳統必須的部份,他們不只是有同樣的地質與地形,也共享同樣的文化、語言與宗教。」他說。

劃分西藏成中國的數個省份是明顯違反中國法律以及憲法中第四條對於聚居的區域「區域自治」和「建立少數民族的自治權力,行使其自治權」,司政補述:「中國99%的維吾爾人居住於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而95%的壯族居住在廣西壯族自治區,而西藏自治區則大多數被劃入鄰近的中國省份中。」

政治領導說:「西藏佔中國的四分之一,並不是近代的政治創造的,而是千年來藏人自然居住在西藏高原上,這是不同於佔了中國六分之一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與八分之一的內蒙自治區。」

「西藏人民的真正自治不只符合地理現實,也符合其管理需求,這一切的目的是使中國授權西藏人民他們原有的權力。把所有藏人、分享相同文化、相同經濟發展水平、在同樣的西藏高原上,以同樣的模式高效且有效的治理,而不是把其劃分成西藏自治區與中國的青海、四川、甘肅、雲南省份。」

同樣地,中國政府已經展開一項巨大的政治宣傳,說及西藏人在尋求「高度自治」。事實上,我們期望是中國政府實現憲法中民族區域自治的規定,除此之外,我們從來沒有談論自治程度的高或低。

為了西藏人民真正自治的中道路線,是尊者達賴喇嘛在1974年構思的政策,努力和中國政府對話,以和平的方式達到保護西藏的文化與其身分。

這是數十年來藏人行政中央與西藏人民以民主方式所通過的政策。

藏人行政中央說:「這是一個雙贏的方案,跨越現狀與獨立的中間道路,拒絕中國政府對西藏人民持續的鎮壓,而不是自中國中尋求獨立。」(台灣志工Penny中譯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