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4-08-26

達賴喇嘛尊者在漢堡談及世俗倫理


  

『2014年8月25日達蘭薩拉報導』德國漢堡: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尊者在安抵德國後,展開第一場活動,於2014年8月23日週六,在漢堡向約七千人傳播關於慈悲、宗教和諧、內心平靜和世俗倫理的訊息。

達賴喇嘛尊者在訪問德國北部城市漢堡,也接受了德國公共電視台德國電視二台(ZDF)貝蒂娜.漢森(Bettina Hansen)的專訪。

在回答關於什麼可以讓他開心的問題時,尊者告訴德國電視二台(ZDF);他很高興能夠成為地球上70億人口的一份子。而當被問及關於童年的回憶時,尊者表示說,首先會讓他想起的是母親的臉龐,雖然母親沒受過教育,但卻是善良慈愛的。

回應關於每日新聞所圍繞的宗教暴力問題,尊者說,「如果你相信有一個造物主,那麼一切眾生是由上帝創造的,所以我們所有的人都是兄弟姐妹,所以你怎麼能夠殺害對方?這真的是無法想像的。」

「很高興能夠來到這裡。也很高興來到西藏中心,看到你們努力地嘗試做的事,不僅僅是提供了佛教的教義而已。智識,可以藉由我們的傳承讓每個人都能夠運用,而你們正在運用它 - 謝謝大家。」尊者步上會議中心的舞台前表示說。

促進人類的價值;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說,所有人類在本質上都是相同的,也渴望著同樣的事情。「每當我遇到的人們,不論是一般的人們、政治領袖、商界領袖和宗教領袖,我一直認為他們都是我們人類同胞,我們在身體上、精神上和情感上都是一樣的。」當主持人、電視記者斯寇博(Gert Scobel)邀請達賴喇嘛尊者談談關於社會道德時,尊者表示說。

「我們同樣擁有快樂和痛苦的感受,也渴望得到幸福,並且也擁有追求快樂的權利。人類與其他生物之間的區別,就是我們人類擁有的智慧,給了我們展望未來的能力,但又為我們帶來了煩惱和焦慮,只是作為人類,我們擁有機會用心應對。」尊者說。

尊者說,精神層面的干擾都與我們自我為中心的態度。尤其是以自我為中心的態度,就會越忽視他人,並且造成彼此間的距離。發展更加關注他人的態度,可以降低恐懼、促進友誼。擾亂我們思想的負面情緒,只能藉由心靈來處理,無法藉由酒精、藥物或手術來治療。移除大腦中經驗情感的部份是萬萬行不通的,人類需要情感的存在。但是,我們還需要一顆平靜的內心。

我們不是在談論來生,或是天堂和地獄;尊者說,這不是依靠宗教教義的問題,而是所有主要宗教傳統,都是基於道德,並且傳達愛與慈悲的訊息。我們需要適用於所有人類的方法;所以我們需要世俗倫理。根據印度經驗,世俗倫理涉及尊重所有的宗教傳統,甚至是沒有信仰的人們。世俗倫理作為一種達到內心平靜的方法,一種內在價值的道德方式,並不依賴於任何的宗教傳統,是適用於所有地球上70億人口的方法。

我們需要世俗倫理的另一個原因是,我們面臨這麼多的人為問題。只依賴著宗教傳統,可能導致「我們」和「他們」的分別,在這樣的極端情況下,可能導致無法想像的:相互殘殺。

「我最近在拉達克告訴穆斯林社區的代表,」尊者強調,「當宗教之間的兄弟姐妹發生了相互廝殺的慘劇時,我們需要做一些事情,而我們每個人都有責任要做一些事情。」

尊者提到,歷史上、德國與法國和俄羅斯打過仗,並回憶起他的量子物理學老師卡爾•弗里德里希•馮•魏茨澤克(Carl Friedrich von Weizsäcker),前聯邦總統里夏德•馮•魏茨澤克是他的弟弟。他曾告訴尊者,年輕時、在每一個德國人眼中,法國就是敵人;在每一個法國人的眼中,德國人也是敵人。然而,在建立歐盟之後,這樣的事已經完全改變了,是很棒的事。

「促進世俗倫理的正確方法,不是透過說教,而是藉由教育;世俗倫理是適當的世俗教育,如果我們在20世紀時在促進世俗倫理方面做得更多,現在可能已經取得了更大的進展;不過,一旦衝突和暴力成熟,殺戮已經開始,這是非常難以阻擋的,此時、情緒是完全失控的。」

尊者回憶起在911事件發生之後,致函給他的朋友布希總統表示深切的哀悼,但建議不論他要做出什麼樣的反應,應該是非暴力的,才不致於促使暴力升級,創造更多的賓拉登。

斯寇博把話題轉到了關於經濟和世俗倫理;尊者指出,雖然他不是經濟學家,但他採取馬克思主義的觀點,必要做出財富更加平等的分配。他提到,由於缺乏堅定的道德原則,目前並沒有真正的社會主義社會存在。

「當我們有利他主義的動機,那麼所有行動都會成為有建設性的。當我們以自我為中心為導向,那麼我們的行動往往是具有破壞性的。我們需要透過我們情緒地圖的指引,以及真正去了解情感系統如何運作的。」尊者補充說。

來自觀眾的一個提問,和平地帶如何在今日運作;尊者回答說,很多我們面臨的問題,皆由過去的疏忽所造成的。 20世紀是暴力血腥的時代,我們需要確保21世紀是個和平對話的世紀。

「我們都在談『和平、和平』,但和平不會從天上掉下來的,我們必須採取行動來創造和平。人類必須解決自己製造出來的問題,而創造和平的正確方法,就是對話。你輸我贏的想法已經過時了;取而代之的是,我們要發展對話。如果我們希望擁有一個和平、更富有慈悲心的世界,那麼我們便需要更加努力;必須把耐心、包容和寬恕的價值導入教育的基礎之上。貪婪往往會導致暴力,所以我們還需要知足和自律。」

午休時,尊者接受了德國之聲馮海因(Matthias von Hein)的專訪,他提問面對中國日益強大的經濟和政治,西藏自治的前景。尊者告訴他,很多中國人,特別是知識分子,支持藏人尋求應享有的基本權利。尊者也指出,據說中國現在有3億佛教人口,很多人對於藏傳佛教很感興趣,和漢系傳承一樣,來自那爛陀。尊者說,許多中國人曾告訴他,雖然中國擁有人力資源,在世界舞台上創造出差異,但缺乏了道德倫理。尊者建議說,取代審查制度的應該是必要的透明度,中國人民應擁有知情權。

在隨後的記者會上,尊者首先概述了他的三項承諾:作為人類,分享對於倫理價值的認識,促進宗教間的和諧,作為藏人,鼓勵保護西藏文化,因為這是一個和平與慈悲的文化。

有人提出,雖然尊者一直在談論和平,但這個世界似乎並沒有注意,「您為什麼不放棄?」尊者回答說,人類的本質是溫柔的,科學家、像是他的朋友里奇.戴維森發現,嬰幼兒行為傾向於幫助他人,而不是傷害或妨礙對方,這可以說明這一點。

另一位提問者指出,有示威者在大街上,斷言尊者禁止護持兇天,並請求尊者表達看法。「如果你研究這個神祇四個世紀的歷史,便可以了解。出於無知,我從1951至1970年間供奉了神祇,但一旦知道這有缺失的時候,便研究它的起源在五世達賴喇嘛,此後、我便停止供奉。」尊者說。

「當面臨不平常的困難,寺院轉身向我求助。從一開始,我嘗試將此事透明化,並試圖把事情說清楚。不管其他人要不要聽我說,那是他們的自由。示威的人,似乎並沒有被適當的告知,他們在無知的情況下、漠視了事實的真相;我並沒有禁止任何東西,只是說出真相吧!」尊者補充說。

詢問關於如何擁有幸福人生的建議,尊者首先表示,他不知道,但建議對於所發生的事採取更全面的看法,同時要注意的是相互依存性,培育利他心會有所幫助。

談到關於發展內在價值,尊者引述在美國所進行的研究,其中有一組人進行了基本的禪修指導和培訓開發慈悲心。首先針對他們的血壓、脈搏和一般的抗壓水平進行評估。並在三個星期的慈悲心培訓後再度進行檢測,他們都展現出明顯的改善。更重要的是,參加者皆認為他們更有慈悲心了。

尊者說:「我們是社會性動物,如果我們想要擁有幸福的生活,必須為他人多多著想。如果我們想增進人性,必須從個人開始。我們需要更好的教育,從童年一直到大學的教育中導入世俗倫理。我們正在進行試點課程,你們可以在漢堡這裡的學校試試,並觀察個4年或5年的時間,如果有效,那麼你們可以將其擴展到其他學校。」

談到冥想,佛教領袖說:「只是閉上眼睛,然而放空,這樣並沒有效果;讓我們的心智保持活躍,更好。」

尊者提到覺知的三個階段:即透過聞、思、修三門。 尊者建議,為了建立基本的精神力量,我們需要分析和認識,並指出佛陀的教言說:「你是自己的主人。」

聽眾再次提問,關於在街上的示威者。尊者重複了此前對記者的看法指出,示威者也享有他們的言論自由,這是很好的。尊者補充說:

「我想在這裡提出的問題是,我沒有禁止他們所提及的,我的職責是讓事實明朗化,僅此而已。不管其他人要不要聽我的建議,那是他們的自由。當我看到他們時,我會向他們揮手,有時他們也會揮揮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