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4-08-22

美國猶他州大學研究指出:西藏的8000歲基因


  

『2014年8月20日達蘭薩拉報導』 在8月17日出版的《自然—遺傳學》上,美國猶他大學科學家發表研究報告指出,僅僅因為8千年前一個叫做EGLN1的基因發生突變,就使得生活在西藏地區的藏民適應了高原(平均海拔14800英尺)的缺氧環境。

據媒體報導,「該研究由資深的美國內科權威及血液學專家約瑟夫.柏喬(Josef Prchal)主導,上星期日在《自然—遺傳學》雜誌上發表其團隊的研究結果。透過採取居住在猶他州和維吉尼亞洲26名藏人的血液樣本 - 連同數十名來自中國和印度的藏人樣本 – 由研究發現,高達88%的藏人都攜帶突變的EGLN1基因,而生活在低海拔平原地區的亞洲人體內則不含這個突變基因。

「由於該突變基因的存在,降低了藏人對低氧水準的過度反應,心血管也就不會因紅血球堆積過多(血液過分黏稠)而堵塞。」克里斯汀.爾頓(Kristen Moulton)在《鹽湖城論壇報》發表的文章指出。

在不適應低氧環境的人體內,低氧會使血液充滿攜帶氧的紅細胞(嘗試供給缺氧的組織),這一情況長期存在會導致心力衰竭等併發症,但藏人透過產生額外的紅血球,所以對於高海拔的低氧不會有過度的反應。」柏喬教授說。

研究發現,基因突變顯然始於8000年前,並且火速般地在人口中傳播。透過自然選擇,該基因也在後代身上蓬勃發展。如今,高達88%的藏人都具有這項基因突變的遺傳,但幾乎不存在於低地亞洲人體內。說明了EGLN1基因的遺傳變異為攜帶者賦予了一定的優勢。

來自中國人、日本人、韓國人、蒙古人和菲律賓人的DNA,與藏人的DNA進行比對。「這項研究可以幫助我們更好的理解藏人的獨特適應能力和人類進化這項研究可以幫助我們更好的理解藏人的獨特適應能力和人類進化。」漢斯邁(Huntsman)癌症研究中心和研究報告的作者之一大學副研究員次旺札西(Tsewang Tashi)。

扎西,出生在印度,父母都是藏人,2012年來到美國定居;柏喬教授表示,札西的加入,對於在亞洲進行研究期間有很大的幫助。教授補充說,他在2007年展開此項研究,還有更多需要學習的,但是必須面對文化的複雜性和政治上的困難。

扎西懂得的文化和語言,可以幫助理解這項有關藏人的研究;柏喬教授說,扎西也招募居住在猶他州和維吉尼亞州的藏人藉由捐贈血液來進行DNA檢測。

「從這點可以證明,我們不是中國人。」也協助尋找其他居住在鹽湖城的藏人、猶他州無家者計畫專員白瑪.查果桑(Pema Chagzoetsang)說。1959年,查果桑只有10個月大,她的父母便帶著她逃離在中共政權控管下的喜馬拉雅西藏,也成為血液採樣的捐獻者之一。

柏喬教授思考更多相關的醫療問題。「這種突變是非常重要的,因為調節了人體的多種功能。」

柏喬教授也在捷克布拉格拜會了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尊者,尊者並且致函認可這項研究。柏喬教授和達賴喇嘛尊者擁有一位共同的朋友 - 已故的捷克共和國總統瓦茨拉夫.哈維爾 – 在這樣的幫助之下,柏喬教授在1968年逃離共產主義的捷克斯洛伐克。

與中國北方的青海大學之間的夥伴關係,在前猶他州州長洪博培擔任駐中國大使時,奠定了基礎。讓柏喬教授能夠順利地前往青海大學高原醫學研究中心進行研究,並在2010年發表初步研究的結果。

這項研究的發現可能對於癌症研究具有影響力,並且對糖尿病或在低海拔的高血壓問題有所助益。比如說,該研究參與者之一,美國內分泌學家唐納德.麥克萊恩(Donald McClain),持續地研究肥胖和糖尿病之間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