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4-08-08

外國遊客披露西藏東部各地真實狀況


外國遊客披露西藏東部各地真實狀況

  

【 2014年8月7日報導】一位匿名外國人士,日前進入西藏東部安多各地進行了實地調查,披露了中共在加強打壓藏人的同時,只顧通過宣傳來粉飾太平,而不願了解西藏局勢與藏人心聲的狀況。

總部位於美國的援藏組織「國際聲援西藏運動」(ICT),於昨天(8月6日)刊登了一篇由外國人士進入西藏安多地區後,所撰寫的見聞。

作者在文章中描述了西藏高原的城鎮化、鐵路修建工程對藏人們的影響、各地藏人僧俗對中共制藏政策所持的態度等等真實狀況。

被劃分至四川、甘肅和青海省內的西藏安多各地,作者進行了兩週的參訪,同牧民、僧人和商販交談,了解了在被中共佔領下的西藏,藏人們的生存狀況。他指出,儘管當局仍在加強對西藏各地的打壓措施,但是藏人們卻勇敢地表達對中共政策的不滿,以及對達賴喇嘛尊者返回西藏的渴望。

文章提出了中共正在興建的西藏合作市至臨夏的鐵路,對西藏高原脆弱生態所造成的破壞,指出西藏傳統的村落被迫分割、遷移,在環境和社會層面,都受到了嚴重的影響,以致連中共環保部門也曾一度要求鐵道部暫停工程,但是目前工程又重新開始。作者表示,目前階段,鐵路建成後誰會受益,誰又受損,還無法解答。

在夏河縣,作者目睹到了當地在過去幾年中的漢化程度,當地政府機構、商店、飯店和旅館,一律使用當局規定的,以中文為主的招牌。與此同時,當地的藏人卻依然以自己的藏人身份為傲。在夏河以及附近的村落,藏人們在騎乘摩托車時,也會給座椅鋪上藏毯,穿傳統的長袖藏袍,佩戴藏刀、老人與婦女們也是嘛尼轉經輪不離手、朝拜寺院的信徒依然虔誠。

一名藏人告訴作者,人們不敢談論政治,不久前就有藏人因同外國人交談這方面的事情,而被警察毆打致死,這名藏人指這裡的情況非常糟糕。

然而,更多的藏人則毫不畏懼地告訴作者,如今藏人們根本不可能獲得護照,去印度的藏人,都是想見達賴喇嘛尊者或者獲得更好的學習機會,可如今當局對邊界加強管制,同時限制藏人獲得護照,每年流亡印度的藏人人數,大幅度減少。

作者在文章中指出,原本也預想到藏人們不大會供奉由中共任命的假十一世班禪喇嘛堅參諾布的照片,但是沒有想到藏人不屑這個中共班禪喇嘛,到了如此的地步。作者看到十世班禪喇嘛的相片隨處可見,十四世達賴喇嘛尊者和藏人們普遍承認的十一世班禪喇嘛更敦確吉尼瑪的法相,被官方禁止懸掛,但是限制程度在不同藏地,也有區別,有一名藏人商店老闆,就指著達賴喇嘛尊者的相片向作者表示:「我們很想他」。

作者目睹到了當局為強迫藏人們接受中國的統治政策,而派駐大量手持防暴盾牌和槍的警察在夏河縣街頭巷尾進行巡邏,而拉卜楞寺更是裡裡外外安裝了監控攝像頭,沿街更有無數的檢查站。在達倉拉姆格爾登寺不遠處的色赤寺,作者看到規模較大的色赤寺,卻顯得非常安靜。詢問當地藏人後作者才獲知,色赤寺的堪布曾在當局要求下,代表中共誣衊詆毀了達賴喇嘛尊者,為寺院帶來了資金援助,卻失去了當地僧俗的尊敬,而這樣的事例在被劃分至雲南省境內的西藏傑唐即香格里拉縣松贊林寺也發生過。

在感嘆了藏人們為保護母語而做出的各種努力後,作者也強調在中共統治下的各地,均可以看到官方的「中國夢」宣傳海報,他指出即便是在西藏和蒙古,這類宣傳海報也用中文,「所以這仍然是『中國夢』,很明顯不在乎『西藏夢』和『蒙古夢』!」

作者回溯了在拉卜楞寺前發生的大型抗議、在魯曲縣發生的,將學校中的五星紅旗換成西藏國旗的事件、在各地發生的慘烈自焚事件後,指出一名藏人告訴自己,「雖然從2008年的大型抗議活動和自焚浪潮之後,西藏從表面上看很平靜,實際上,藏人們內心非常不滿。」

在文章結尾,作者呼籲中共當局,應該節省那些用來打印製作歌功頌德粉飾太平的宣傳文件的時間,去了解發生在西藏,截然不同的實際情況。

此外,中國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今天(7日)刑滿,外界早前一直關注他是否能如期出獄一事。據個別海外華文媒體報導,高智晟的兄長高智義今天前往新疆沙雅監獄迎接,在與外界通電話時,沒有明確表示高智晟是否已被釋放,只是多次向致電者表示不方便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