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4-07-01

昨日西藏 今日香港


  

早前誠品將西藏政治書下架,在拉薩開設風轉咖啡館的香港人薯伯伯(尤弘剛)認為書店是自我閹割,為開設中國大陸分店鋪路。今次被撤的書包括王力雄《天葬:西藏的命運》、王力雄與藏族妻子唯色合著的《聽說西藏》等書。這兩本書薯伯伯都讀過,他也跟兩位作家熟稔。「當年中國將西藏納入版圖,藏人以為解放軍真心為西藏好,2003年前的我同樣沒有質疑中國不好。」如意「狼」君的花言巧語,終被識破,昨日西藏,今日香港,兩地遙遙相隔,言語不通,但說到巨人威脅,嘴形甚夾。

Q:王力雄與唯色的書有何特別?
A:王力雄的《天葬:西藏的命運》從西藏政治談到經濟問題,態度中立,不會偏幫一方。唯色著《西藏記憶》,收錄西藏的文革口述歷史,反映藏人經歷文革多年,心裏陰影還沒消退。唯色另一部著作《殺劫》,刊登其父親在文革期間拍攝的拉薩照片,有些面孔在我的咖啡館出現過,他們可能打壓過人或被打壓過。藏人尊崇佛教,心中不敢對佛稍有不敬,文革期間偏要被迫踐踏經書、辱罵活佛。

Q:唯色對著作被禁有甚麼回應?
A:唯色說她很失望,而且覺得是很不好的預兆,象徵香港日益被中國化。這種中國化是以失去言論自由、自我審查等類似的大倒退來體現的。

Q:藏人有否聽聞王、唯二人的著作?能否看到?
A:他們聽過,但無法從官方渠道看到,有時會問我取電子版來看。唯色的書沒出電子版,網上流傳的全是盜版,但她可能隻眼開隻眼閉。因藏書被罰,港人可能很難理解。314拉薩騷亂期間,有港人到訪咖啡館,手拿一部《天葬》看了五日。我聽過有藏人用電腦傳一部禁書給人,就被公安叫去問話,估計這人從此不敢再這樣做了。這種監控最恐怖,令人恐懼,然後自己監控自己。

Q:唯色的文字觸動了中共神經,令她失去工作及遭受黑客攻擊。她現居北京,如果回到西藏,藏人們有何反應?
A:唯色身份尷尬,我不會四處跟人說自己認識她。有次問起藏人朋友,如果你見到唯色會怎樣做,他說自己很怕事,見面只能衷心說句謝,然後急急腳走人。西藏人的壓抑很大,有時連對親友也不敢說真心話。有次唯色被商店的阿姐認出,阿姐立刻哭了出來,可能覺得這位作家代她發了聲。

Q:香港和西藏的政治環境有何異同?
A:一國兩制雖說是鄧小平為香港而創,但西藏的《十七條協議》早有類似原型,只是內容較簡單,得不到國際公認。藏人和港人一樣,很清楚中央的恩主心態,很多純粹是商業決定。但西藏解放前沒有相對自由的媒體,對中共「反轉豬肚」沒抵抗能力。當地《西藏商報》、《人民日報》等主流報章,全部氣氛和諧,旅客遺失錢包已是最壞新聞。港媒自由度高一點,不像西藏般安全受到威脅,因此我會想,那些為了個人利益而說違心話的香港人,更對不起良心。(記者:彭海燕/攝影:梁志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