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4-07-01

藏人作家東科、布達刑滿出獄


  

『2014年6月28日達蘭薩拉報導』兩名藏人作家,36歲的藏人作家東科(Jangtse Donkho;筆名寧或念)、35歲的藏人作家布達(Buddha),結束了因言獲罪的四年刑期,從四川省綿陽監獄出獄,返回各自家鄉。

據西藏人權和民主中心的報告,東科在2011年6月21日於他家鄉阿壩被捕;被指控撰寫一篇題《我們有多少人權?(What Human Rights Do We Have Over Our Bodies?)》的「反動」文章,提及中國政府血腥鎮壓2008年西藏抗暴。

東科的文章在《夏東日》雜誌上,這本雜誌後來遭到禁刊。33歲時,東科被捕;而他被捕之前,在四川省阿壩州紅原縣縣志辦工作。

東科撰寫《殭屍(Rolang)》一書,也和布達共同編輯了幾本期刊,包括月刊《時代的我(Du Rab Kyi Nga)》。布達是一名作家、詩人,也是一位醫生,他們的作品被視為對於西藏社會相當具有影響力。布達在2011年6月26日遭到拘捕,當時34歲的他在阿壩縣城的醫院工作。他的論文《後見之明和反思》。發表在《夏東日》雜誌上,提及了中國政府對於2008年西藏抗暴的造假宣傳:「3.16事件(注:在阿壩縣發生)期間,發生了很多無法形容的事情,而這些爲何在媒體上未能看見,只有窮凶極惡的藏族人民與正義凜然的解放軍之形象?爲何如此一個文化博大又人口衆多的國家卻不敢承認,社會主義是崇高無上的,所以要在中國大地上追求和諧,連交通不便的農牧區也知道和諧的重要意義?對于任何人來說,享受物質文明是必不可少的,對于一個國家的推動與發展更是如此。在這樣的時候,任何個人與政府實施鎮壓的手段是反對文明,是回到蠻荒的時代。」

兩位藏人作家均因他們的著作遭指控「煽動分裂」。中國當局一直利用其刑法第103條(第一百零三條 【分裂國家罪】組織、策劃、實施分裂國家、破壞國家統一的,對首要分子或者罪行重大的,處無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對積極參加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對其他參加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剝奪政治權利)和第105條(第一百零五條 【顛覆國家政權罪】組織、策劃、實施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的,對首要分子或者罪行重大的,處無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對積極參加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對其他參加,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剝奪政治權利。)為一種工具,壓制來自藏區知識份子的批評和異議,成為「反動」或「分裂」的意圖。這兩篇文章都觸及中國的「國家安全法」,其中規定禁止與「危害國家安全、榮譽和利益的行為」連結。在應用上,中國法院「從不嘗試去評估言論是否構成國家安全的實際威脅」。

中國「國家安全罪」其含糊的措辭,提供給警方和檢察機關廣泛的自由裁量權,藉以抑制言論自由的濫用。中國當局一直擴大對於分裂與顛覆的刑事處罰範圍,包括受國際保護的表達形式、和平抗議活動。

老老實實傳達在中國統治或者是與黨政策下的西藏,以及表達藏人身份認同相關的論文、書籍、博客文章和歌曲的作者、藝術家和知識分子,都成為中共設定的目標,紛紛遭到拘留與監禁。

東科這篇2008年發表在《夏東日》的《我們有多少人權?(What Human Rights Do We Have Over Our Bodies?)》文章中,東科揭露了中共支持血腥鎮壓2008年西藏大規模抗暴,對於西藏人民所造成的後遺症。他見證了暴力,同時證明了阿壩縣(四川省)國家安全部隊打死藏人:「3月14日,拉薩天空的滾滾濃煙是五十年來忍耐的濃煙,是五十年來同胞們哽咽在腹中的濃煙,難道不是腹中整整停留五十年後噴出的濃煙?……家鄉背著痛苦的包袱,互不相識的同胞們與我有關,西藏三區的那些同胞與我有著密切的關係。…僧人、學生、平民們的寶貴生命被推向世界的黑暗中時…無論如何我無法保持沉默,他們的厄運與我的筆之間有著很深很深的關係。…席卡洛,40歲,阿壩查洛鄉人,遭毆打致死;身後留下他悲痛的妻子和3名失怙的孩子。朵桑和金巴,二名來自阿壩格爾登寺的僧人,因無法承受酷刑,不得已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求得解脫。」

電視、報章雜誌已成為當權者為自己辯護的工具,任何一個認為可以說出真相的人一定是瘋了。這篇文章,藏人精英並未寬恕中國政府失信所承諾的「我們的權利和觀點」。反倒是,藏人精英被批評為藉由撰文駁斥中國官方敘述2008年抗議活動是「達賴集團策劃的陰謀」,為維護國家、支持暴力是「維護法律和秩序之必要」。

在文章中,東科警告說,中國政府依賴蠻力平息西藏人民爭取自己權利的需求,全然是徒勞無功的。相反的,他預示著中共當局的行徑將造成藏人在未來進一步的不滿和抗議。他提到藏人將訴諸更加絕望和嚴重形式的抗議,如果中國政府沒有扭轉其「透過暴力、恐懼和恐怖強制執行維穩政策」的可能性:「請仔細思考,即使當前的干擾可以用武力平息,那所造成的傷口與血流的腥臭早已填塞了未來一代的心靈[...]我們社會目前的情況,是人們把痛埋進心裡躲藏了起來。我們渴求的自由、平等和幸福的生活被認為是違法與犯罪。那麼什麼才是我們活著的真正理由?」

2009年以來,西藏境內已有超過130名藏人自焚要求「人權、自由和達賴喇嘛尊者返回西藏」,其中確知118人死亡。一連串的藏人自焚事件代表了藏人抗議模式的轉折點。西藏人權和民主中心(TCHRD)竭誠地歡迎和平行使言論自由權的東科和布達,從不公正的監禁獲釋。他們在被捕和監禁四年之後,中國當局仍繼續濫用政治檢控、壓制批評,並在西藏繼續進行專制統治。

和平表達意見的藏人,如東科和布達,他們的行為並不構成對國家安全實際的威脅。儘管中國領導人尊重和促進「法治」,並在近期表達將進行司法改革的言論,但中國政府仍然繼續利用含糊、過於寬泛的國家安全法作為法治的工具,以政治動機對和平表達對中國統治不滿的藏人進行指控的惡劣行徑並沒有改變。只要中國司法部門直接為共黨提供服務,並揮動扼殺西藏言論自由的法律工具,西藏人民將繼續成為行使他們應有的基本權利與基本自由的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