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4-06-17

西藏的《中間道路》和中國的謊言


西藏的《中間道路》和中國的謊言

  

『2014年6月16日達蘭薩拉報導』近年來,中華人民共和國共黨政權赴世界各地與地主國重要的、具有影響力人物會晤,試圖說服他們西藏欲從中國尋求分離,這是嚴重威脅中國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的舉動。

然而,這些中國政府與事實悖逆、赤裸裸的謊言和宣傳,並未對人們在認知西藏運動上帶來不利的影響。

達賴喇嘛尊者倡議的《中間道路》,可以永久解決西藏問題。 《中間道路》,藏語發音:吾玫朗(UMAYLAM),代表了鎮壓與分裂之間的「中道」。《中間道路》,秉持無黨無派與溫和的立場,保障各方的切身利益:維護與保存西藏的文化、宗教和民族認同;中國方面:則是保障了領土的安全與完整;關於鄰國及其他第三方:和平的邊界和國際關係。

人們早已確知藏人不尋求與中國分裂而獨立,但希望自1959年以來、中國的強行佔領西藏康巴、安多和衛藏三個傳統地區,能夠獲得「真正自治」。中國政府口口聲聲地宣稱,《中間道路》企圖分裂中國完整領土和主權;儘管如此,《中間道路》尋求的是中國人民和西藏人民的團結。

談到《中間道路》,司政(Sikyong)洛桑森格博士在最近曾表示,「在赴世界各地許多國家首都訪問,並會見了許多政治領袖和具有影響力的人士,我知道有很多人都被告知了有關《中間道路》,但是他們有一定對《中間道路》有錯誤和不正確的觀念。因此,藏人行政中央感到有必要推出這項運動,來創造與提高大眾正確的意識,特別因為中國政府故意誤導國際領導人和國際社會《中間道路》,對於我們運動的意圖多了不少的質疑。」

司政也補充說,「《中間道路》是指壓迫和分裂之間的『中道』。我們都知道在過去幾十年裡,政治壓迫、社會歧視、經濟邊緣化、環境破壞和文化同化持續存在。特別是漢人遷移到西藏,導致了西藏人民的強烈不滿,導致西藏境內這麼多種形式的抗議活動。要結束這種壓迫,主要就是考量中國和西藏雙方的利益。透過結束鎮壓、並給予西藏人民自治權,中國政府將獲得穩定,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將不必繼續接受質疑。因此,對於雙方而言,這是一個雙贏的主張。」

洪磊在司政推動中間道路後的一場記者會上表示,他認為洛桑森格為徹頭徹尾的分裂份子。洪磊對提問的記者說:「你所提到的人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分裂分子。他是所謂的西藏流亡政府首腦。」拒絕承認司政的領導權,「目前為止,達賴沒有做過半點對西藏地區有益的事情,而這個所謂的流亡政府是違反中國法律的。這是一個有組織且旨在從中國將西藏分裂出去的政府,世界上沒有國家承認該政府。」

「對話之門開着,但我想強調的是,我們只會與達賴的個人特使對話,而且我們只會討論達賴的未來,不會討論涉及西藏的一切事宜。達賴應該放棄從中國分裂西藏的立場,停止一切分裂活動,用行動贏得中國政府以及中國人民的信任。該運動本質上是為達賴變相尋求西藏獨立的行動。中國政府在這個問題上的立場很清晰,中國絕不允許變相的獨立或半獨立,中國政府與達賴接觸的政策也是一貫與明確的。」洪磊補充說。

藉由《中間道路》取得自主權是藏人最基本的要求,經過幾十年來、中共政權的壓迫和暴政統治之後,如果沒有自主權,仍然沒有辦法讓藏人與中國政府和解。中國方面一意孤行地、也未曾提供任何理由悍然拒絕給予西藏自治權。由於沒有正當的理由,所以不斷地運用偽宣傳和謾罵的手段。

中國不授予西藏自治權,唯一合乎邏輯和政治的因素,便是因為西藏人民不是中國人民,西藏不是台灣、澳門或香港。另一個可能的原因是,歷史上和政治上、西藏從來就不是中國的一部分。在中國佔領之下,西藏人民並不被視為中國公民,不停地壓迫其文化和宗教習俗;西藏獨有的文化是全球所推崇的,因為中國認為西藏人民並不是自己國家的一部分而遭到漠視。此外,西藏人民應有的基本權利和人權遭到中國軍隊的嚴重侵犯。

然而,這些中共政權的政治操作,都受到整個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中共政權統治下、成長的青少年卻會受到中國政府在世界各地運用其對於《中間道路》或吾玫朗(UMAYLAM)洗腦式的惡意和誤導解釋矇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