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4-06-05

中國經濟舞台的黑幕―在西藏 不可告人知的酷刑


  

『2014年5月31日達蘭薩拉報導』自從中國政府在1959年以強硬手法接管西藏以來,西藏人民身心承受的折磨一直是被廣泛關注的原因。至此之後,拷打、無緣無故的拘留,和逮捕的案例已司空見慣。最近,西藏僧人果洛久美在談及自身的經驗時,也強調在西藏的其他地區,廣泛的拷問隨處可見。果洛久美曾因為協助拍攝影片《不再恐懼》的製作而遭到逮捕,日前才自中國當局的監禁中脫逃。

中國政府一直以來拷問藏人的眾多理由如下:首先,任何對中國共產黨政府表示意見的相關異議份子。其次,有關傳達對西藏身份認同、藏文,和宗教文化保護的觀點。還有,聲稱他們對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尊者的效忠。

酷刑被認為是違反人道的罪行。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The 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Against Torture)第一部第一條條文即定義酷刑,「為了向某人或第三者取得情報或供狀,為了他或第三者所作或涉嫌的行為對他加以處罰,或為了恐嚇或威脅他或第三者,或為了基於任何一種歧視的任何理由,蓄意使某人在肉體或精神上遭受劇烈疼痛或痛苦的任何行為,而這種疼痛或痛苦是由公職人員或以官方身份行使職權的其他人所造成或在其唆使、同意或默許下造成的。純因法律制裁而引起或法律制裁所固有或附帶的疼痛或痛苦不包括在內。」

儘管聯合國(the United Nations)和其他組織已確立人權的國際規範,藏人的權益繼續遭到侵犯。即使聯合國公開譴責中國當局執行的酷刑,還有言論自由在西藏受限;聯合國仍未採取進一步的實際措施。事實上,中國仍屬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的成員之一。除了聯合國之外,為數不少的個別政府已表達他們對藏人在中國執政下揭發的酷刑境況的同情,但也未採取具體的行動。

久美在談論他的電影時,也敘述他在遭到逮捕後於中國監獄內發生的情況:在獄中,他遭遇殘酷的折磨,造成嚴重的傷害,包括肋骨骨折、肩膀脫臼和膝蓋損壞。「第一次被捕關押期間,我的手腳被銬,然後吊綁10小時。後來,我遇到過類似的折磨七次,往往持續2~5個小時的時間。即使在今天,我那被打斷了好幾根的肋骨,打傷了兩腿的膝蓋,只要身體一受涼全身就酸痛。」久美補充說。

此事再次提出了中國成為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一員的資格問題。在對藏人犯下眾多殘暴行為後,中國在政治和道德的觀點上是站不住腳的。同時,中國未遵守世界人權宣言(UDHR)和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ICCPR)的條款。推舉中國為聯合國人權委員會(UNHRC)的成員之一也代表國際社會的疏忽。

中國當選成為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成員的幕後原因是非常表面的。中國的經濟發展成就非凡。許多西方國家對中國政府讓步,屈服於中國的需要與要求,並在中國違反人權的議題上主張中立。

有些世界的領導者也盡力討好中國,而封鎖藏人。例如:許多世界領袖接受西藏個案、藏人行政中央和非政府組織的提請,並主張當他們與中國當局會面時,會擁護西藏事業。然而,在與中國當局會面後,這些世界領袖說西藏是中國的一部份,並拒絕受壓迫藏人的主張。

除了有些國際的法律文件著重擁護人權和傳播自由言論和媒體以外,大部分世界上的現代國家擁有屬於他們自己的法律;相反地,他們常常違背自己的法規與法律的信條,為的是站在中國經濟發展的一邊。

在21世紀如此片面的觀點是道德與政治上的錯誤信念,也是這些苟同中國的西方政府的莫大恥辱。顯然地,這些舉措是為考量經濟利益。根據歷史事實,這樣單邊的觀點只會在國際社會的眾多國家裡得到負面的名聲和印象,也會對他們的年輕世代帶來負面的影響。在未來幾年,期待這些國家會在重新審視他們的觀點與政策,並謹守世界人權宣言和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台灣志工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