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4-05-19

西藏僧人發送撰寫的抗議文章後失踪


  

『2014年5月16日達蘭薩拉報導』 西藏那曲地區索縣亞拉鎮贊丹寺(Tsenden Monastery),年僅20歲的僧人曲英格丹因透過手機向友人和駐寺工作組領導發送了所撰寫關於抗議中國當局的文章,今年3月16日遭到中共當局拘捕。

根據流亡藏人人權組織西藏人權和民主中心(TCHRD)的報告指出,20歲曲英格丹(Choeying Kalden),西藏那曲地區索縣亞拉鎮贊丹寺的僧人,2014年3月16日遭到中共當局逮捕。曲英格丹透過電子郵件發送他的作品與他的朋友、以及中國工作大隊成員分享。目前他的下落不明。

格丹用筆名索楚、撰寫抒發西藏文化和身份認同的散文和詩詞;其中一些文章,現在也在西藏境外流通。格丹在他的一些文章中,譴責中國當局近年推行新鎮壓運動;如持續強迫藏人的屋頂懸掛中共紅色五星旗運動。

下面是從中國幹部手機所發現的曲英格丹文章的摘錄:
狂妄欺騙成性的共產黨,臨近失敗尚作惡多端,觀看晝夜滾動的假新聞,讓我們的志氣更加提升。
儘管你們控制了口舌,心中的思念依然是喇嘛。雖然五星旗插在雪山上,雪上的標誌依然是雪獅旗。
當今世界的民主潮流,就是壓制漢官的肩軛。無需軍隊之和平勝利,就是紅臉藏人的榮耀。
雪域江河的歷史碑上,留下赤色足跡是因緣,在這科技發達的時代,紅色失權也是因緣註定。

近日,索縣出現了一波任意逮捕和隨機突襲的搜索;寺院僧人和一般藏民遭到搜捕失踪。鄰近的比如縣在2013年遭到中共當局全面性的鎮壓運動。

2014年3月14日,根敦達巴(Gendun Drakpa), 贊丹寺僧人涉嫌焚燒中共五星旗、以及在駐寺中共官員辦公室門上寫上『西藏獨立』口號。他年約20歲,是土生土長的索縣雅盧鄉楊尼村(音譯)人。之後,遭到拘留。

2014年3月17日晚上,3月17日,索縣赤多鄉直達寺僧人被捕,但他們被捕的原因不明。被捕的四名僧人身份確認為索縣赤多鄉直達寺僧人倉央嘉措、才旺、阿才及堅參(音譯),不清楚涉及何事,目前不知被關押何處;倉央嘉措是寺院財務主管,才旺以前曾被拘留數天後釋放,今次再次被捕。直達寺6名僧人赴鄉辦前請願釋放他們,但也遭到拘留。雖然他們在3月20日獲釋,僧人們在短暫拘留期間遭到嚴重的毆打酷刑。由於訊息管道受到極端的限制,西藏人權和民主中心無法立即提供僧人的身份資料。

因被懷疑在附近的鐵橋張貼西藏自由的訊息,直達寺僧人繼續成為中共當局任意拘留和審訊的目標。 直達寺在中共軍警部隊進駐後,遭到全面封鎖,持續監視著僧人的行動。

大批中共軍警部隊在赤多鄉部署,並以在每村之間設置兩座檢查站加強限制藏民行動。中共的嚴打已蔓延到赤多鄉10個村莊,當地藏民受到隨機的搜查和盤問。

2014年3月28日,兩名藏人男子仁欽旺珠和普才因利用電子郵件發送新聞報導,被關押在赤多鄉村4號。同日,阿戴,直達寺僧人也遭到拘留。

2014年3月6日,中國安全部隊逮捕了五名藏人,其中包括來自直達寺的兩名僧人,以及同是達瓦村的三名藏民;他們皆因涉嫌向外界提供與抗議相關的照片和信息。

2014年3月14日,兩名藏人青年、18歲的次仁桑培和達巴,透過手機分享知名藏人歌手雪丹的歌曲,進而遭到逮捕,並帶往一個秘密地點拘留。

2014年3月13日,中國安全部隊逮捕直達寺兩名僧人 - 洛桑達嘉(19歲)和魯托堅贊(18歲),當時他們正要從購買寺院準備慶祝薩噶達瓦用品的秋帕村(音譯)回返寺院。中共當局懷疑他們參與在附鐵橋附近的一塊大石頭上塗鴉反中國標語。

2014年2月3日,中共警方擴大搜索塗鴨嫌疑人時,逮捕了赤多鄉5名藏人青年。其中三人,西順多吉、拉巴和蔣央嘉措獲釋,並責令每天到赤多鄉政府辦公室報到。儘管家人和當地藏民努力地探訪詢問,阿桑和馬貢二人仍然下落不明。

此外,2014年2月4日,因涉及散播西藏獨立主張,中國公安人員逮捕藏東索縣多瓦夏察寺(Dhowa Shartsa Monastery)四名藏僧;四名僧人迄今下落不明。

雅拉鄉耶古村一名藏人,嘎瓦桑波在2013年1月被警方毫無任何理由的拘留。他一直被關押在索縣看守所。噶瓦桑波疑因撰寫《西藏三點注意》,遭到拘捕。

他所提出的三點注意是:
1.表達他對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尊者的忠誠;
2.承認洛桑森格是西藏人民的政治領袖,服從他的指示;
3.西藏是一個獨立的國家,所以我們要獨立。

據消息人士透露,嘎瓦桑波曾表達出他的三點遺憾:在中國警方逮捕他之前,未能進行自焚;未能在拉薩布達拉宮掛起西藏國旗,也未能放火燒了中國國旗。

中國法律規定,必須對被拘留者在一個星期內起訴或釋放,如果案件涉及不同的犯行,則必須在30天內起訴或釋放。噶瓦桑波迄今已被拘留超過16個月的時間,而且也沒有進行起訴。在拘留期間,他遭到中共安全部隊嚴重的毆打和酷刑。據消息人士透露,他的朋友和家人花了一年的時間,發現嘎瓦桑波在拘留期間,遭到毆打和折磨。

桑波遭到拘留,如同其他來自索縣被拘留的藏人一樣,都是違反了禁止任意拘留、強迫失踪和酷刑的基本人權標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