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4-05-16

達賴喇嘛尊者會晤荷蘭國會外交事務委員會成員和西藏之友


  

今天(2014年5月12日)早晨達賴喇嘛尊者在荷蘭鹿特丹他下榻的酒店會見了對佛教和西藏問題有興趣的人士。尊者表示:“西藏問題是多面化的,對於西藏的自然環境的破壞是其中之一。我曾讀過的來自一名中國生態學家的報告,報告中將西藏描述為世界的第三極,這是因為亞洲的主要河流都起源於西藏,超過10億人口的生活取決於這些水資源。比如說,在雅魯藏布江上建立水壩對印度和孟加拉國都會有影響。我呼籲你們成立專家組到西藏視察,評估過去的破壞並看看有可能的預防措施。這些信息也可以跟中國政府官員分享,因為他們對[當地的]情況了解甚少”。

說到人權侵犯,尊者說大約15年前一名中共秘書長說佛教和佛教文化是西藏走向分裂的主要因素,並因此嚴厲打擊寺院和尼姑庵,對寺院的佛事活動進行嚴格管控。這些偏激的政策引起了2008年的騷亂。

尊者並重申,中國政府對於藏地的鎮壓和對西藏文化的無視消滅,才是真正的分裂因素。尊者指出,如果一隻狗被打了,它會跑;如果你想讓它留下,你就必須對它付出感情。西藏人是人,他們不應該被新的基礎設施搪塞的同時還得不到任何尊重。藏人現在的處境比動物還糟糕,但是他們不是唯一的受害者,其他民族如維吾爾人,蒙古人和滿洲人都是處於相同的處境。

雖然藏族的人口只有600萬,但是他們有引以為傲的歷史和文化。中共對西藏宗教和語言的迫害是及其嚴重的侵害人權的行為。另外,西藏對於兩個擁有世界上最多人口,並且擁有核武器的國家,中國和印度的關係也有著很大的影響。中國在西藏的龐大的軍事力量是對印度的一個警告。如果西藏局勢正常化,那麼很多軍隊都可以被撤回。

稍後尊者與來自中國的學生們見面時,尊者表示,他的願望是希望有機會訪問佛教聖地五台山。不過到目前為止因為政治因素,他的願望還沒能實現。

當談到現今中國青年強烈的大漢民族主義精神時, 尊者說,在毛澤東時代大漢族主義是不被提倡的,但是現在這種理念並沒有被阻止。他認為,民族主義不應該被極端化。對於中國嚴格的監視制度,尊者說13億中國人民有權了解真相,並辨別是非。尊者還說,中國的司法系統應該達到國際標準。在談話的結尾,一名學生說:“我們熱愛西藏,我們愛戴尊者,藏漢民族是兄弟姐妹”。這句話讓尊者想起了一名中國老人說希望下一代人能夠遇見尊者的願望。

之後,尊者前往海牙會見荷蘭國會外交事務委員會的成員和其他國會議員。外交事務委員會會長Angeline Eijsink親迎尊者,並說:“我們對於能夠在五年之後再次見到您感到非常高興。我們欽佩您為和平和人權作出的努力。歡迎您來到荷蘭。”

尊者在會見議員們時表示,“我從小就是個民主制度的擁護者。從1951年從政開始,我便置身於西藏的民主改革,但是當時的中國政府沒有批准。自1959到達印度以來,我一直努力在藏人中推進民主的理念。在2001年的第一次民主選舉政治領袖之後我便進入了半退休的狀態。在2011年的大選之後我便完全從政治職務上退休。我對於民主有信心。我相信一個國家屬於它的人民,而不是它的領導者。荷蘭屬於荷蘭人民,而不是你們當中的任何黨派”。

尊者還說,他視自己為一位普通的79歲的佛教僧人。我們所有人都是在母親的愛與呵護中成長,所以我們內心中都有慈悲的種子。地球上的70億人都應該為他人著想。尊者並重申了他的三項主要承諾,提高大眾對於人類價值的意識。促進宗教間的和諧。捍衛藏人的語言、文化和環境。尊者表示:“我認為西藏的和平文化和非暴力理念對全人類都有幫助。我致力於維護這個文化,不僅是為西藏人民,也是為藏傳佛教感興趣的中國佛教徒。”

“這個國家的人民,歐盟,還有美國和加拿大都向西藏和西藏人民提供了慷慨的援助,我在此向你們表示感謝。”

另一個提問者問尊者和他的同事能為西藏做些什麼?尊者回答說,就像他在別處說的那樣,對於西藏的自然環境和持續性的侵犯人權的行為進行關注是很重要的。尊者還提到,劉曉波需要他們的支持。被問到藏人接二連三的自焚是否是抗議,憤怒或者是絕望的表達時,尊者回答:“絕望”,他說:“我們藏人熱愛我們的文化,我相信你們也一樣。但面對目前的控制和壓迫,許多藏人選擇結束自己生命。這是一個敏感的政治問題,因為中國的強硬派指責我們煽動這些行為,就像他們在2008年指責我們一樣。”
結束了這次與國會議員的對話。下午,尊者在鹿特丹大學參加了一場名為“心靈的教育”的研討會。荷蘭前總理也是尊者的老朋友Rudd Lubbers先生向在場的600多人介紹說“心靈的教育”是一項以尊者的《超越宗教》(Beyond Religion)為靈感而開始的內在價值,世俗倫理融入到當代教育的倡議活動。

尊者表示他對於能夠和年青人交流感到非常榮幸,因為他們代表著21世紀,代表著未來。他們有機會塑造未來,並建立一個更美好的世界。他告訴聽眾,當遇到問題時,不要學20世紀的例子用武力解決問題,而是要考慮整個人類的利益。氣候變化和全球經濟正在推動著人類組成一個家庭,但是我們現在還傾向於“我們”和“他們”的區別;同時,在世界上很多地方存在巨大的貧富差距。 “我們需要努力關注人類的道德原則。各個宗教自身的限制意味著沒有一個宗教具有普遍的號召力,所以我們要靠世俗倫理教育來關注人類的道德原則。”尊者說到以慈悲為基礎採取行動需要勇氣和信心。如果你覺得能克服困難,那擔心是不必要的;如果你認為不能克服困難,擔心仍然沒有用。

研討會之後,在幾名孩子的陪伴下,尊者在鹿特丹大學種了一棵樹,並為其係上了哈達。尊者的願望是,隨著樹木日益茂盛,慈悲的種子也能在世界各地成長發芽。

尊者將於明日在德國法蘭克福進行一場關於慈悲和世俗倫理的公開講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