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4-04-22

在日本召開會議側重於『測繪心靈』主題


在日本召開會議側重於『測繪心靈』主題

  

『2014年4月21日達蘭薩拉報導』日本京都:2014年4月12日,第二天的『測繪心靈』對話以一個安靜的方式展開。開場時即由北山忍(Shinobu Kitayama)教授談到以文化神經科學觀察文化背景,對於理解人類心智的重要性;「雖然人類是對象的其中之一,但它有多種的呈現方式。文化模式與神經可塑性結合的差異,是指大腦可能在所處的文化背景之下被形塑。大腦並非是靜態的實體,但可以因經驗功能而改變;也有可能經由生態環境和文化因素而形成。大腦是生物的器官之一,所以也受到遺傳的影響,並且有證據顯示、根據不同的社會和文化形態可能也會有所不同。」

北山教授談及西方世界本身、或者至少是歐洲和北美的看法,大腦是獨立的;例如,你可以選擇自己的朋友等等的這些事,強調是個體獨立性的「分離自主」(disjoint agency)。但在世界其他地區,如在亞洲,強調人際相依和社會角色的「連結自主」(conjoint agency)。他舉例說,從實驗可以明顯地發現,西方人在關於自身和他人利益負面反應的錯誤差異,並未在亞洲人中發現。

尊者反駁這樣的結論說,其實很難一概而論,因為當然也有利他主義的美國人和以自我為中心的亞洲人。尊者建議說,如果從非洲人、居住在城市和鄉下民眾之間進行採樣調查,結果差異應該會是有趣的。尊者並表示說,也可以採樣男性和女性之間的差異,結果應該也會很有趣。

瓊安.哈利法克斯(Joan Halifax)禪師,投身臨終關懷的工作長達40多年的時間,作為陪伴臨終者計畫負責人,她提到關於慈悲心的培養。她說,慈悲普遍被認為是有能力去同理他人,對他人付出關心,具備為他人服務的意識。也可以被描述為具備減輕他人痛苦的動機、進而去照顧苦難者。

下條信輔(Shinsuke Shimojo)教授談到了從日本人民應變不景氣的特點,可以看到習得性失助(learned helplessness);不景氣已讓日本經濟蒸發了25兆美元。他認為健康和生病之間的區別,不僅包括了精神狀態,也涵蓋了動態的循環,包括身體和社會環境。他也表示,3月11日福島核災,是必要更深入了解的危機之一。

尊者描述了有些朋友發展出一定程度的專注力,他們可以保持聚焦在對象上長達3-4個小時。這有可能嗎?針對不同的環境因素,尊者認為,這樣的禪修者即使在大城市之中,應該能夠持續地進行冥想觀修。透過訓練,應該能夠每天24小時保持寧靜。

「雖然我沒有很深的體驗,但我想我可以看到過去25年來的一些改善。我很想知道,在北歐部份地區、夏天永晝和冬天永夜的影響。有時,我叫我自己是睡覺達賴喇嘛,因為我鍾愛擁有良好的睡眠。我們是群居性動物,無法隔離獨自生存;我們也是大整體的一部分,這是日本人民和西藏人民的真相。當人們向我訴說他們的疑難問題,有時、為了給他們一個更廣闊的視野和意識,我會告訴他們,他們並不孤單。」

巴里.克辛(Barry Kerzin)博士把一串念珠,引喻為心靈或意識,談到一串念珠說明了其連續性、以及一個片刻接著一個片刻的念頭。珠狀的圓度也是反映出意識的既沒有開始、也沒有結束性。

關西大學人文學院院長的田中松實順子(Junko Tanaka-Matsumi),提出關於孩子測繪心靈的報告說,孩子們的思想每一刻都在產生變化。她指出,在全球提供科學教育的國家,可以看到日本排名第二,以這樣看來,日本的教育體系應該算是很好的。然而,在課堂上,有些孩子卻不聽老師的教導。他們表現出破壞性的行為,如不留在自己的座位上。由於同質性的意識對他們並沒有特別的幫助或規範;事實上,他們的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孩子遭受排擠。她提出建議說,給予這樣的孩子一些明確簡單的步驟,讓他們知道該做什麼,給他們一張提醒卡,即可達到效果。為兒童加強積極的行為,也可增加他們的自尊,同時也要鼓勵他們積極地與同伴交往。

信息處理專家長尾真(Makoto Nagao)博士進行論述;他說,心靈的功能是最好的測繪,或在談話中揭露;應用在特殊領域,可以開發照護者機器人。這種機器人應該能夠與人們交談,他們也具有愛心。重要的是,他們需要能夠推斷來自人們的需求,產生適當的反應和給予正確的答案。長尾博士建議,開發機器人的對話系統,不僅有助於機器人所照護的人們,也可能澄清面對外界刺激時、心靈的反應,進而促進對心理功能的理解。這將是一項比較特別的途徑來測繪心靈。

長尾博士證實,可以針對目的性來進行機器人設計,無論是照顧家人、消防或處理損壞的核設施等。尊者笑著說,當然,機器人無法展現出情感來,但至少它不會生氣。

在回答記者提問關於心目中誰將會受惠於這樣的會議,尊者說:「我一直認為今天地球上的70億人口,不論是身體、情感和精神都是相同的。外在的事情可能會有所不同,但即使是幾千年前,我們的情緒一直都沒有變過。佛陀曾經和我們一樣,但透過堅持和努力,他轉化了自心。這30多年來與科學家的合作關係,我們學到了很多有用的東西,除非他們只是出於禮貌,科學家們也從學習中得到了對於心靈很棒的理解。我們之間,正在研究一種可以在教育體制導入世俗倫理的課程。科學家正在參與的這項計畫,並沒有任何物質獎勵,而是看到這項計畫可以帶來長期的利益。我們的目標是成為快樂的人類,但這不會僅是藉由祈禱或一廂情願的想法可以達成,必須透過學習來處理我們的毀滅性的情緒,進而實現這個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