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4-04-14

中國利用誘發痛苦注射方式酷刑西藏囚犯


  

『2014年4月11日達蘭薩拉報導』 位在印度達蘭薩拉的西藏人權組織說,中國警方和監獄當局殘酷地利用注射誘發痛苦的方式酷刑在押的西藏政治犯。

「出獄不久即去世的果秀洛桑(Goshul Lobsang),在獄中所受酷刑包括警方在連續審訊期間,不許睡覺不提供食物,使用尖銳的物體,如牙籤反復刺入他的手指甲內, 導致雙手多日嚴重出血,腫脹和疼痛。使用增加疼痛的方法與中國其他的酷刑手法如出一轍;例如,中國採用蘇聯快速增加痛苦的酷刑方式。」西藏人權和民主中心(TCHRD)主任次仁措姆(Tsering Tsomo)。

「甘肅甘南州瑪曲縣阿萬倉鄉藏民果秀洛桑,在2010年5月遭中共當局指控帶頭在2008年展開示威活動,進而被捕,直至同年11月被關押在瑪曲縣監獄中,後被轉押到甘肅省蘭州市的一座監獄中。他在被關押期間,遭到不同程度的酷刑迫害,導致身體狀況日益惡化。他被折磨得只剩下皮包骨,身體機能嚴重衰退後,中共當局擔心他會死在獄中,於是在2013年10月27日獲釋。但他返家後,家人帶他前往多家醫院求治,但一直都沒有好轉跡象,病情嚴重到無法進食,也不能開口說話。」與西藏境內聯繫的消息來源稱。

通常在酷刑中利用技術性增加疼痛,並不會進一步的違反國際法的規定,禁止酷刑屬於習慣國際法。根據國際法的基本原則,憑藉的是一個人是否被折磨,而不是受害者遭遇了多少折磨。然而,在1974年聯合國大會通過醫療道德原則決議。雖然,本身不具有法律約束力,但是國際法公認的標準,「醫務人員、特別是醫生,如積極或消極地從事構成參與、共謀、慫恿或企圖施行酷刑或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的行為,則為嚴重違反醫療道德和各項適用國際文件的行為。」

給果秀洛桑進行誘發疼痛的注射,來加快他的折磨不僅違反了國際法,同時也極端違反了醫療道德原則。中共監獄廣泛和有系統的酷刑,如果沒有醫療專業人士的積極暗示與同意就無法存在。中共監獄中工作的醫護人員違反道德原則,涉入果秀洛桑的死亡事件。

該組織稱,他們還取得果秀洛桑監禁在甘肅定西時所寫下的遺書影本。2014年3月1日,就在果秀洛桑死亡前幾個星期,與他一群友人分享了他在2012年9月28日寫下的文字。標題是《無悔的受刑者》,果秀洛桑顯然挑戰了中國官方的宣傳說法,西藏活動人士是活該被關的罪犯。相反的,他表達出他的清白,他不後悔也不畏懼地挑戰獨裁的壓迫政策。下面是全文:

無悔的受刑者
我有家,有父母,有兄弟姐妹,有妻子兒女,我對他們有純淨無暇的愛,為了他們,我可以獻出生命。但為了西藏民族而失去這一切親情,我無怨無悔。

我是一位深愛自己民族的愚笨牧民。當我想到為自己的民族付出這樣的代價,在殘忍的暴虐下飽受折磨與痛苦,變成皮包骨頭,甚至可能這樣死去,但我死而無憾。

很想追隨在火焰中說明一切的英雄們,但我沒有足夠的勇氣。即便如此,因不願意向謊言低頭,不願意向無法表達真相、沒有自由和平等的社會環境低頭而落入現在這種處境,作為愚笨牧民的我無怨無悔。

我希望看到的是,能夠在自由的世界裡和平生活的民族,而不是苟活在一個黑暗暴虐的社會裡。

我深愛的父母,我深愛的兄弟姐妹,我深愛的妻子兒女,也許我會在人生的半途中不由自主地,突然地與你們永別,但我無怨無悔。我是這樣悲慘、這樣沉重、這樣淒涼地離開這個世界,但我的心中沒有任何的污點與罪過,我認為這是我來到這個世界的唯一收穫,除此之外我一無所有,除此之外,我也不求其它。

我只有一個沉重的遺憾,這即是在我們民族內部沒有深刻的同胞意識,也因此沒有形成堅定的、團結一致的方向。我的同胞們!我們需要高瞻遠矚的立場,我們需要堅定地團結,我們要對自己民族有貢獻的人以及對我們的宗教、文化、習俗等等懷有信心。

雪域西藏的同胞們!大家要團結!團結萬歲!萬歲!

果秀洛桑(Goshul Lobsang) 監獄中遭受暴虐,於全身劇痛中,寫於2012年9月28日,甘肅定西

根據該地區的人士透露,果秀洛桑於1992年流亡印度,就讀於距離達蘭薩拉較近的西藏兒童村蘇加學校,後返回瑪曲家鄉。此後,生活一直很艱苦,時常遭到中共當局的騒擾。1999年,他來到拉薩試圖再度流亡印度,但未能成功。1990年代晚期,因在瑪曲地區散發呼籲西藏自由的傳單,是他第一次被捕。但中共公安局在沒有足夠的證據之下,他因而獲釋。之後,持續在中共當局的監督下,過著艱困的牧民生活。有時候,他會到拉薩或是其他藏區去,但再晚也會趕回來教導牧民同伴及鄰居小孩英文。

2008年3月17日開始連續三天,果秀洛桑領導甘肅甘南州瑪曲縣阿萬倉鄉人抗議中國當局的活動。甚至在牧民帳篷懸掛西藏國旗,向中共當局挑釁。

2009年1月,秀果散發傳單呼籲藏人不要慶祝藏曆新年;瑪曲地方當局停止與人口販子的勾結,於是果秀洛桑等人就在中國熱門的即時通訊網站QQ共享這些事件。在這次事件之後,中共當局更有理由將果秀洛桑設定為目標。

2009年4月10日,中共當局自2008年瑪曲地區發生抗議活動以來,經常騒擾當地藏民;果秀洛桑和其他一些藏人試圖要求當地官員澄清此事。警方以毆打果秀和另一名藏人達巴,取代溝通對話。在毒打的暴行發生之後,促使400名當地藏民直接挺身向中共警方抗議,呼喊口號、並且丟擲石塊。由於此事升級,警方只好暫時釋放果秀洛桑和達巴。

但中共地方當局堅決要盡快的逮捕果秀洛桑,但他們不想對抗整個社區。因此,2009年4月12日,地方當局聲稱要在阿萬倉鄉召開主要村幹部會議,並向他們發出最後通牒,要求交出2008年帶頭進行抗議活動,包括果秀洛桑在內的5名領頭者。果秀洛桑在這段時間避走上山,逃避逮捕。他大概花了近一年的時間在荒野中過活,沒有獲得任何基本必需品,包括食物和藥物。

2010年6月29日,果秀洛桑遭到瑪曲縣公安局逮捕,並且被關押了5個月的時間;2010年11月26日,他被甘南中級人民法院判處10年徒刑,並監禁在距蘭州約100公里外的定西。在獄中,由於缺乏醫療和飲食的情況下,他的健康狀況持續惡化。

2013年11月,他的健康狀況急劇惡化,監獄官員為防範果秀洛桑死在監獄裡,於是他在2013年11月29日獲釋。

2014年3月19日凌晨1點左右,果秀洛桑在他的家人陪伴下死去;並在2014年3月26日進行火化。果秀洛桑,甘肅省甘南州瑪曲縣阿萬倉鄉人;他身後遺留有母親達珍,73歲;妻子達日,39歲;大兒子西熱18歲、小女兒卓瑪15歲;還有其他的兄弟姐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