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4-04-06

習近平訪問比利時 藏人和西藏支持者發起抗議活動


  

『2014年4月4日達蘭薩拉報導』比利時貝爾訥姆:2014年4月1日星期二,比利時隆達(Lungta)協會 (Lungta Association Belgium)和國際聲援西藏運動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到訪布魯日之際,於下午時間舉辦西藏和平與尊重人權行動。然而,抗議開始前,即有20多人遭政府當局拘留;大多是藏人,其中還包括了三名比利時「西藏之友(Vrienden van Tibet)」董事會成員。

一名藏人男子在習近平抵達之前,爬上了市場的柵欄,並用中文和英語高喊口號:「這麼多年了!為什麼那麼多的藏人死亡?習近平!習主席,你聽說過了嗎?習主席,你聽說過了嗎?達賴喇嘛想回去西藏!我們要回去西藏!你為什麼不讓我們回去西藏?」這名男子從1989年以來,都沒有再見過他在西藏的家人了。

因為他們是藏人、所以遭到拘留,以便阻止他們去抗議,而警方此舉引發了不少問題。如果警方認為只要威脅或違反公共秩序,即可執行最多24小時的拘留權。很明顯的,藏人似乎被當作是一種威脅。

吉美丹增(Jigmey Tenzin),47歲,他表示說:「我住在布魯日、也在這裡工作,並且獲得我的雇主允許,來參加下午這場和平抗議活動。主辦單位也得到官方許可,下午1時30分,我和友人朝向愛之湖公園(Minnewaterpark)走來。來到城市中心、靠近Eiermarkt雞蛋市集時,警察攔住我們。我朋友的口袋裡有面西藏國旗,我們知道在愛之湖公園是官方唯一授權可以進行抗議的地方,所以他放了面雪山獅子旗在口袋裡。警察質問我們要去哪裡,我們回答了要去參加西藏和平行動,同時也告知警察主辦單位的西藏組織已取得官方許可。」

「我們必須提出我們的文件、我們的身份証明,接著我們就被捕了,被迫坐進警車裡,開車把我們送到了警局,我們被拘留直到下午4點才獲釋,我們並不孤單,警局裡也有幾名藏人、甚至比利時人,真的不知道我們做錯了什麼,我們不明白為何會發生這一切。」他說。

耶喜汪瑪(Yeshi Wagma)說,「1時30分,我和妻子悄悄地從我們位在盲驢街(Blinde Ezelstraat)的家出發朝向愛之湖公園的方向前行,途中、我們遇到了一名警察問我們是不是藏人,我們自豪地說:「是的,我們是藏人,然後我們必須出示我們的文件。然後,他們說你們要被『行政拘留』,在我的背包裡面,有西藏國旗和比利時國旗。

我們被帶進警車,車裡已經有另外一名藏人。在警察局裡,還有其他幾名藏人,他們經歷了和我們一樣的過程。我真的嚇著了,我們並沒有違反任何規則,我們也沒有做錯什麼,如同布魯日的居民一樣,我們只是在前往抗議的路上而已。」他說。

「你經常會聽到政客們說人類的價值是多麼的重要,言論自由、行動自由權的權利、以及人權和民主的重要性;但事實上,昨天我們沒有任何理由應該被捕,只是因為我們是藏人罷了;我們在抗議之後獲釋。我來自西藏,但我現在住在布魯日,不能去我想去的地方、甚至是毫無理由的被捕,讓我感覺不舒服。我仍然保持著對和平、以及人人都有尊嚴的快樂地活著。」他強調。

不僅是藏人被捕。一位來自布魯日的律師告訴我們,一些她的藏人客戶,要來到她位在郊區辦公室的途中被捕,導致他們錯過了與她約定的時間。

據我們在習近平到訪前獲得可靠消息,比利時當局在中國國家主席路經的所有房屋外牆進行檢查,必須確定沒有任何與西藏相關的事物,如西藏國旗或達賴喇嘛的照片。在西藏,西藏國旗和達賴喇嘛的照片也被嚴格禁止,持有國旗或法照的西藏人民會被丟進監獄裡長達七年以上的關押。

週二(4月1日),布魯日佈署了400多名警力。宛如中國安全部隊也到來一般,執行非常嚴格的安全管制。甚至在音樂廳屋頂也佈署了狙擊手,比利時當局在該處接待中國國家主席。這景象類似拉薩的八廓街廣場;廣場四周建築物的屋頂上佈署了中國士兵和狙擊手。

荷語區藏人之友會(Tibetaanse - Vlaamse Vriendenkring)表達了沮喪和厭惡,這顯然是按照中國的標準來進行高規格維安,比利時的法律竟然要由北京決定。週二,布魯日宛如一座被圍困的城市。西佛蘭德省首府有點像是西藏一樣;但西藏幾十年來,一直存在龐大的中國軍事佈署。拉薩市到處佈滿了監視器,並執行嚴格的控制,限制藏人行動的自由、定期檢查,中國當局施以恐嚇威脅、並進行任意逮捕。

這場在愛之湖的抗議活動,似乎是要在習近平離開城市之後才准予進行。從下午1:30開始,約120名藏人和西藏支持者聚集。唱誦西藏國歌,當然這在西藏是禁止的,並由中國異議人士湯志敏唐(1989年天安門運動學生)、國際聲援西藏運動的文森特梅滕、彼得瑞洛市議員和丹尼斯巴比恩(荷語區藏人之友會主席)等人進行發言。

在和平活動期間,唸出自2009年以來、所有130名自焚藏人的名字。他們的照片一張接著一張地躺在草地上,中間並插上白色氣球。如同一座小型的藏人墓園出現在「佛蘭德斯戰場」上。之後,進行穿越市中心的和平抗議遊行;呼喊著口號「我們要什麼?我們要自由」、「達賴喇嘛萬歲」和「中國撒謊、西藏正在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