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4-03-11

噶廈在西藏抗暴55週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成千上萬的藏人,在55年前的今天,自發地聚集在西藏首都拉薩,為了保護達賴喇嘛尊者,同時,也為了抗議佔領者——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紅色軍隊。七天後,達賴喇嘛尊者離開拉薩,踏上了前往印度的旅途,八萬藏人也緊隨尊者開始了流亡。

今年一月份,我訪問了阿魯納恰爾邦的達旺,看到達賴喇嘛尊者初抵印度時經過的路,有種莫名感動。我也訪問了邦迪拉(Bomdila )和都登(Tuting),那裡是無以計數的藏人的避難所,今天仍然保留著原始難民定居點。沒有人逃避疼痛的現實,很多1959年被迫流亡的老人,沒有來得及實現他們回家的夢就去世了。同樣,在西藏境內,無數的藏人還沒有來得及與親人團聚和實現自由之願,也去世了。然而,我感到安慰的是,他們的夢想和希望傳給了下一代。

在西藏境內,這種堅韌的表現是,五十年代發生於康和安多地區的抵抗和起義;八十年代發生在衛藏地區的遊行示威;2008年遍布全西藏的抗暴;還有目前,持續的自焚抗議,透出沒有減緩的跡象。西藏人民的努力,無論境外還是境內,在今天,主要體現在新一代,這些年輕人,在西藏境內,非常響亮而清晰地要求他們的身份認同、自由和統一。在共和縣,連小學生,也在他們的學校裡要求藏語教學;在西藏比如縣,藏人拒絕在他們的房頂懸掛中國國旗,以及譴責甲瑪礦給人類造成的損失和對環境的破壞,這一切我們都聽到了!也表明了「除了極少數人在西藏有幸褔感以外」,中國的洗腦宣傳是失敗的。當然,在流亡社區,無數的年輕人,也參與了相似的努力。

自從2009年起,西藏境內已有126位藏人自焚,他們遍布西藏各區,儘管我們多次呼籲不要採取激烈的行動,但自焚還在繼續。我們不鼓勵自焚,不過,支持他們的心願。 2013年12月19日自焚僧人楚臣嘉措,在生命的最後時候發出的聲音是:

親愛的兄弟:
你能聽到我嗎?你能看見我嗎?你能聽到嗎?我被迫燃燒自己寶貴的軀體,是為了六百萬藏人解除痛苦,為了讓達賴喇嘛尊者返回家園,為了釋放被監禁的班禪喇嘛,為了六百萬西藏民族的福祉。

對這些勇敢的西藏男女,噶廈表達最深摯的敬意,並傾聽著這些來自西藏境內的要求結束壓迫和苦難呼聲。正因為如此,近期目標,也是主要目標,在五年之內,通過對話,和平地解決西藏問題。同時,噶廈要有長期的籌略,以強化和扶持我們的自由運動,如果必要的話。需要補充的是,為了實現對話和成功地扶持西藏人民的鬥爭,噶廈將做出同樣的努力。

2020西藏 :給藏人的建議
2020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入侵西藏的第70個年頭。屆時,那些體驗過西藏自由的一代藏人,將大大地縮減,達賴喇嘛尊者也將85歲了,七十年來,他不間斷地帶領著西藏人民。下一屆西藏領導人,將面臨一個關鍵的和挑戰性的現實:境內藏人,將不會有對傳統的西藏的個人回憶,境外藏人也僅僅記得流亡生活。流亡藏人,在六百萬藏人中也只佔2.5%,等同於在西方和亞洲其它地方的藏人的數量。

流亡是不確定中的一個岌岌可危階段,並有著偶然性,佔領者可能會從隨時被趕出去的形勢中過渡到永久的征服。我們面臨的挑戰是,調解流亡藏人(包括西方和亞洲其它地區的藏人)與漢人佔領下的境內藏人之間的距離和空白。在爭取自由的鬥爭中,我們必須具體問題具體分析,沒有根植於對獨立的西藏的個人回憶。我們如何實現?

作為長期籌略,我們需要在西藏世界,樹立自力更生的思想和行動起來, 不能僅僅依靠別人的幫助實現目的。現在,到了承擔起領導責任和自己站起來的時候了,我們需要發揮集體和個體的實力,需要深刻反思。

我相信教育是抵達目的的最有力和最現實的投資與工具。只要更知識化地教育我們的所有人口,就會更成功地發展我們的自助經濟、技術和強化政府系統。全球的支持者們清晰我們的事業是正義的,他們重視我們的佛教文化遺產。西藏人珍視的是謙遜、誠信和堅韌,不僅如此,我們還要增加現代教育,以實現我們的目標。傳統的價值觀和現代教育的結合,將會使我們爭取自由的鬥爭更蓬勃、更有活力,也更強大。

要緊的是年輕人需學習我們的國家歷史、記錄關於個體家庭和在祖輩的土地上發生的故事、繼續在西藏餐館裡享受饃饃和穿曲巴(注:藏服)等讚美我們的文化,但是,迎接未來的挑戰,保持我們身份的堅實之根,還必須首先知識化我們自己,並深深地與來自境內的藏人融合在一起,特別地省思。

保持團結和有效地實現這一點,在流亡社區,關鍵是有一個向心力,而藏人中央行政中央就是這個核心,也是不可替代的。噶廈邀請有奉獻精神的年輕人,在藏人行政中央和相關機構擔任領導職務。藏人行政中央將繼續推出新的政策和計劃,包括:西藏政策研究院開展的短、中和長期的對西藏的政策研究;西藏義工Tibet Corps 將把海外藏人和藏人行政中央銜接起來;西藏網和西藏在線電視,將與世界各地西藏人進行交流;獎學金的機會,鼓勵海外藏人資助在流亡社區和西藏境內的親人,這樣,我們培育了數以千名訓練有素的員工、專業人員和領導。我們也信奉拉喀,一個縱深的和有效的平台,展現了身為一個藏人的意義。

我很高興提醒藏人和我們在世界各地的朋友們,2014年12月10日,是達賴喇嘛尊者獲得諾貝爾和平獎25週年。藏人行政中央將2014年視為十四世達賴喇嘛尊者年,並將在達然薩拉和德里發起這個活動;我們鼓勵所有西藏學校和學院研究尊者的人生之路,並慶祝這一盛事。 4月25日,我們將紀念十一世班禪喇嘛(根敦. 確吉尼瑪)的25歲生日。

通過中間道路尋求西藏的真正自治,就是以基本的自由代替政治壓迫,以經濟能力代替經濟邊緣化,以社會平等代替社會歧視,以文化提升代替文化同化,以保護環境代替破壞環境,我們致力於中間道路是為了有效地結束西藏苦難。希望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國領導層,聽取和接受這種溫和的、務實的訴求。

今年,噶廈的籌略是拉開對話的序幕,並將在北美、歐洲和亞洲組織藏漢對話。 2014年是一個參與、接受知識,賦予自己行動的一年。

在我們悠久的文明史中,西藏人民一次又一次地從逆境站了起來。今天我們對身份的認同、凝聚力、尊嚴感,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迫切。如果我們團結一致,把長輩的豐富的傳統,與年輕一代的創新和活力結合起來,我堅信中國政府將別無選擇,必須面對我們的願望。

親愛的境內西藏兄弟姐妹,我們的旅程可能是漫長的,其挑戰中可能出現令人生畏的時刻,但是我們必將成功。在達旺,我看到了達賴喇嘛尊者走過的路,那也是我們的父母,祖父母們從西藏流亡到印度的路。從那裡,我看到了不遠處的西藏的山巒,是的,那也是一條把我們帶回家園的路。

衷心祈願尊者達賴喇嘛永久駐世!西藏問題能夠早日得到解決!

司政洛桑森格 2014年3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