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4-03-01

達賴喇嘛尊者在洛杉磯接受媒體採訪和會議演講


  

(美國洛杉磯,加州,2014年2月26日),根據天氣預報,洛杉磯罕見地出現了陰雨天氣,尊者達賴喇嘛今天早上乘坐專車來到了《赫芬頓郵報》攝製組。資深編輯維婁貝對他進行了採訪,這次採訪通過《赫芬頓郵報》的9個國際版同時進行了網上直播。

她首先對尊者上週接受奧巴馬總統接見的總體情況進行了提問。尊者告訴她,作為一位老朋友,他告訴總統自己當前的三個責任:促進人類的價值觀,促進宗教和諧及西藏文化的保護。被問及他對資本主義的態度是否真的如上週的媒體所報導的那樣改變了,尊者說: 「這取決於動機。如果人們賺錢是為了自己的奢華享受,這是不太好。使用一部分資金來幫助別人才是正確的。」「

關於即將到來的奧斯卡頒獎典禮,尊者說他沒看電影約有20年以保護他的眼睛。他說自己聽BBC電台作為他的信息來源。問我們怎樣做才能進一步促進世界的幸福,他說我們需要用智慧來培養愛心。

午飯後,尊者受到了加利福尼亞科學中心的歡迎,由總裁傑夫.奧申.魯道夫和他的夫人親自迎接。他接受的第一個採訪是拉里.金的採訪,拉里是具有豐富經驗的電視、電台主持人和老朋友。他告訴金,他向總統談到了他的三個責任,他也被問及西藏的局勢。金問美國是否在人權問題上向中國施壓方面做的不夠,尊者答道: 「世界的趨勢是走向更廣泛的民主、開放和自由。中國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但它的未來取決於世界其他國家,因此它需要跟隨世界趨勢。」在回答他是否真的認為他會再見到他的祖國,尊者回答說:

「是的。中國正在發生變化,我們可以看到從毛澤東以來的四個時期,鄧小平、江澤民和胡錦濤。」

當拉里•金問及他的日常生活,尊者回答說,他是一個人,他也需要睡眠和食物,但是作為一個僧人,他必須嚴格遵守253條戒律,這些戒律包括瞭如何吃飯,睡覺,走路和說話。他告訴金,他早上大約在三點鐘起床,並進行禱告和冥想。他說,有兩種類型的冥想,包括專注冥想和分析冥想,他花更多的時間在分析冥想,分析自己的思想和情感。

最後,當被問及他想如何被記住。尊者告訴金,作為一個佛教僧人,他並不擔心他的名字和聲譽。他憶起在紐約時當一個記者問他關於他的遺產,尊者說他不去想它。一段時間後,她又問同樣的問題,他再次以同樣的方式回答。當她問他第三次,尊者終於發脾氣了。尊者又說,一年後他們再次相遇並回憶舊事,他們都笑了。

隨後拉里•金然後把尊者帶到了薩繆爾.奧辛展覽館,這裡展出了奮進號航天飛機。來自洛杉磯的數百名傑出的領導人等待他解答關於在21世紀如何進行領導的問題。埃里克.博納演唱了《在這個世界需要的是愛》之後,新聞記者安.克里作為主持人走到了台上。她說觀眾對尊者有幾個提問。第一是對有組織的宗教不感興趣的人如何才能獲得內心的平靜。對此尊者解釋說,世俗倫理可以使這樣的人得到平靜的內心,所有主要宗教都吸收了基本的人類價值,也就是世俗倫理。他還說,破壞性的情緒,如憤怒,都來自無知,這些情緒會擾亂我們內心的平和,而建設性的情緒來自理性分析;我們可以減弱第一種情緒,增強第二種情緒。

當問及自我,他評論道:自我看起來似乎是單一的、堅實的和獨立的,就像上面這個航天飛機。然而,就像航天飛機實際上是由許多小部件組成一樣,自我也由許多方面組成。

主持人問了一個不同尋常的問題:「您帶著公文包嗎?」尊者的回答出人意料。他拿起他的栗色棉肩包稱他總是隨身帶著他。然後,從包裡摸出兩個巧克力, 這是他在洛杉磯的航班上服務員給的,他給了一個安.克里,並給了一個莎朗•史東。他展示了自己的牙刷、牙膏和備用眼鏡,並解釋說,他也隨身帶著一尊佛。莎朗•史東是否看看佛像,他說佛像是被包著的。他解釋說,當一個和尚接受剃度時,上師會給予他一尊佛像,當他離開西藏時,他還帶著一個更大、更重的,但它不方便旅行攜帶。目前這個佛像是由密的渣那歌用粘土製成的,密的渣那歌是一個印度佛教大師,幾個世紀前來到西藏。當他的翻譯去世之後他再也沒有辦法教導別人,甚至無法告訴別人他是誰。他花了一些時間牧羊。在照顧他的羊群時,他製作佛陀的雕像,尊者的佛像就是其中之一。尊者解釋說,他曾請求他的上師為這尊佛像祝福。

會議結束後,前加州州長戴維斯對尊者的光臨表示了感謝,他還感謝了其他參與這次活動的人,包括感謝加利福尼亞科學中心提供了場地並感謝丹增頓登法師提供了幫助。收藏奮進號航天飛機的科技館的創始人奧辛的夫人代表洛杉磯市對尊者宣讀致詞並結束了這次活動。


作者:達賴喇嘛尊者辦公室
譯者:小凡
信息提供者:達賴喇嘛駐北美代表處貢噶扎西
英文原稿鏈接: http://bit.ly/1mJTP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