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4-02-26

中國嚴厲批評奧巴馬會見達賴喇嘛


  

華盛頓——奧巴馬總統上周五上午在白宮接待達賴喇嘛(Dalai Lama)一事,遭到了中國政府的嚴厲譴責。中國政府警告說,這次會見將嚴重損害中美關係。

但是跟前幾次會見這位西藏精神領袖不同,白宮似乎對這次會見的外交後果處之泰然;對於中國與鄰國的一系列領土爭端,美國正在對中國採取更加堅決的立場,而本次會見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進行的。

白宮在一份聲明中表示,奧巴馬在這次會見中重申了他對在中國的藏人擁有權利和宗教自由的支持。他還呼籲中國政府與流亡印度的達賴喇嘛恢復對話。

這次會見持續了45分鐘,在地圖室(Map Room)而不是橢圓形辦公室(Oval Office)進行——這是對中國政府的適度讓步,達賴喇嘛被中國政府視為反中國的分裂分子。但是,這並沒能阻止中國外交部要求奧巴馬完全取消本次會見。

中國外交部在會見進行前發表了一份聲明,發言人華春瑩在聲明中稱,這次會見將會「是對中國內政的粗暴干涉,嚴重違反國際關係準則,也將嚴重損害中美關係」。會見進行後,外交部又發佈了一份幾乎一字不差的譴責。

奧巴馬2010年2月和2011年7月會見達賴喇嘛時,中國就使用了類似的措辭。為了避免激怒中國,白宮推遲了2009年10月的第一次會見,因為一個月後奧巴馬將前往北京進行他就職後的首次中國行。推遲會見招致了人權活動家和其他人士的批評,稱那是在安撫中國。

但是對於本次會見,日程安排不再構成障礙。在今年11月之前,奧巴馬都沒有訪問中國的計劃,而到了11月時,「這次會見可能早已成為往事,」曾在國家安全委員會(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任高級中國顧問的傑弗里•A•貝德(Jeffrey A. Bader)說。

「白宮不會邀請達賴喇嘛在某個特定時候來訪;事實恰恰相反,」貝德說,目前他在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任職。「而是他自己決定什麼時候來訪,然後由白宮決定那個時候見面是方便,不方便,還是非常不方便。」

一位高級政府官員說,即使奧巴馬早於11月前往中國,也不會阻止本次會見。這名官員表示,白宮認為,不對北京清楚表明立場,就不會產生有用的實效。

分析人士稱,在像伊朗、氣候變化和貿易這樣的重大問題上,中國是否決定跟美國開展合作,跟奧巴馬是否會見達賴喇嘛幾乎沒有什麼關係。自老喬治•布殊(elder George Bush)以來,美國總統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會見達賴喇嘛。

如果要說有什麼影響的話,就是奧巴馬的行程安排對中國形成了進一步的挑戰。今年4月,他將訪問亞洲四國——日本、馬來西亞、菲律賓和韓國——它們都在東海或南海跟中國存在領土爭端。

菲律賓已經就中菲南海爭端向聯合國法庭申請仲裁,而日本和中國也因為東海的一些島嶼問題處在日益升級的緊張對峙之中。

在很長一段時間中,美國對這些爭端採取迴避態度,但現在它要求中國參與多邊談判,並遵循國際規範。那也將是奧巴馬自2012年年底之後,第一次訪問該地區時將要傳達的核心訊息。

「國際風雲正在發生重大變化,」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現代西藏研究項目主任羅伯特•J•巴尼特(Robert J. Barnett)說。「美國人不僅從暗處走了出來,而且還表示中國在海域問題上的過分自信具有破壞性。在保持了多年的小心謹慎之後,美國開始清楚表明自己的立場。」

就事論事地說,達賴喇嘛為藏人爭取宗教權利的鬥爭,跟中國與其鄰國之間錯綜複雜的島嶼爭端沒有什麼聯繫。但通過展現對這些國家的支持,美國政府已經改變了達賴喇嘛白宮之行的意義,巴尼特和其他分析人士表示。

「對達賴喇嘛擺出攻擊性態度,只會加重人們對中國海權要求太過分的印象乃至現實,」巴內特說。

但這一切並不代表美國的對藏政策本身會發生變化。奧巴馬在本次會見中重申,美國把西藏視為中國的一部分,反對西藏獨立。達賴喇嘛也重申他堅決摒棄任何要求西藏獨立的做法。

奧巴馬贊同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Middle Way)方法,即呼籲中國政府既不同化境內的藏人,這些藏人也不搞藏獨。奧巴馬總統還提到了佛教僧侶自焚抗議的問題,美國官員表示,他們很高興看到達賴喇嘛在長期沉默之後開始公開談及這個問題。

不過,這名官員表示,這些會見中並沒有討論多少和政策或地緣政治有關的問題。他說,一個原因是,會見中主要是達賴喇嘛在講話,向總統講述自己對真理、和諧和普世價值的最新見解。

為了避免有人沒有看到全局,白宮最後指出,「總統和達賴喇嘛一致贊同中美之間發展積極的、建設性的關係十分重要。」(儲百亮(Chris Buckley)自香港對本文有報道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