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4-02-17

中共祭出空前嚴厲的措施防堵藏人自焚


  

『2014年2月15日達蘭薩拉報導』2013年4月8日,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若爾蓋縣當局向全縣發佈《關於反自焚工作暫行規定的通告》,內文載有藏漢文、共十六項規定,強調要對自焚者家人、親屬、所在鄉村及寺院等進行「嚴打」整治。

最近從若爾蓋縣流出、日期為2013年4月8日的通告文件中,當地政府強調要對自焚者家人、親屬、所在鄉村及寺院等進行「嚴打」整治。不同於以往的政策,把目標設定在「煽動」自焚事件者或處罰拒絕向政府當局解釋自焚訊息者;若爾蓋縣當局則採取連座的方式懲罰相關人等。

若爾蓋縣當局發佈的通告文件中、包含了十六項(條)規定,並開始把標靶設向自焚者的家屬,也就是國際公約認定的「社會的自然和基本的單元的家庭」〔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ICESCR)第10條;公民政治權利國際公約(ICCPR)第23條〕。自焚者家屬將被列入黑名單(通告第6條),並受到刑法制裁,如遞奪公權(通告第2條)。也將被剝奪參與公職的權利(通告第1條);排除在所有福利政策之外3年(通告第4條);否認他們的房屋和土地的所有權(通告第10條);剝奪商業經營權(通告第10條);並禁止申請到拉薩或外國旅行(通告第11條) 。

「所有這些措施,違反了中國憲法保障人權(第33條指出,國家尊重和保障人權)的規定;這是中國官員一再聲稱是最重要的部份。若爾蓋地方當局清楚地把利劍指向自焚者的家屬。」位在印度達蘭薩拉的西藏人權和民主中心稱。如果發生了自焚事件,將矛頭針對其家庭成員吃飽穿暖的能力。家庭成員將無法找到工作、永久性住房,以及做生意、借貸或受到福利政策的嘉惠。中共在2013人權白皮書中宣稱享有的權利是不可能讓人們無法獲得溫飽。因此,對自焚者家屬進行嚴打的目的,不就是針對所有的家庭成員進行權利的侵犯。

接著,該通告也針對了自焚者的村莊或寺院進行嚴懲。取消或暫緩自焚者所在村(社區)、寺廟的國家投資項目,停止所在村(社區) 所有招商引資和社會民間資金項目(第5條)。寺院和村莊須繳納1-50萬元(人民幣)的反自焚保證金,若未發生自焚事件、如數退還保證金;如果發生自焚,錢全數沒收(第7條)。2011年,四川省農村地區年均淨收入才僅有6,129人民幣(US $ 1,010)。對自焚者的耕地和草場的使用權子以收回,凍結自焚者所在村(社區)土地和草場的經營權(第9條)。依法清理檢查發生自焚案件寺廟的財務,對寺廟的經營活動予以停業整頓廟財務收支情況、接受捐贈和使用情況向寺廟管理委員會(所)報告,定期向僧尼和信教群眾公佈(第15條)。對發生目焚秦件的村(社區)、寺廟,在所在鄉鎮、寺廟舉辦村民(居民)、僧尼、責任經師法制學習班、對情節顯著輕微、尚不構成刑事犯罪以及治安處罰的自焚者直系親屬和其他參與者必須在異地參加15天以上的法制教育學習班(第13條)。這些教育活動,切實把寺廟重重圍困,並要求寺院依賴政府提供電力、水和食物。

若爾蓋縣當局宣佈的措施,成為中共例行針對西藏廣泛和有計畫性的侵犯人權行為。他們把整個人權系統發揮得淋漓盡致,而非宣讀人權文件所要求的保護個人的元素;若爾蓋縣當局似乎已經習慣了拿通告,作為強迫和威脅人民的清單。若爾蓋縣當局已宣佈將採取綁架無辜的人質來對治事件的發生。如果發生自焚事件,中共當局將「嚴打」這些被劫持的人質,並且有條不紊地拿走他們的人權,讓無辜的倖存者生不如死。

若爾蓋縣當局的通告要求國家機關公務員、事業人員、工勤人員應自覺加強對親屬的教育,凡直系親屬中出現自焚者,按照相關規定予以嚴肅處理(第3條)。這些警告非常簡單的就可以一個句子來替代:「如果發生一樁自焚事件,當地政府便要對自焚者家人、親屬、所在鄉村及寺院等進行『嚴打』整治。」

根據傳送出這份通告的藏人表示說,若爾蓋縣村委員會被賦予責任,宣傳苛刻的新措施,藉以防止自焚;村級官員盡職盡責地在當地政府辦公室、警察局、商店和餐館等場所的牆面上,粘貼這份通告。該消息人士稱,與自焚者相關人等的拘留和逮捕在若爾蓋當地屢見不鮮。許多仍然被拘留、與自焚事件牽連的藏人都嚇到不敢出聲,害怕遭遇越來越沉重的懲罰。

在某些情況下,基至是跟自焚事件不太沾上邊的藏人也莫名其妙的被拘留、訊問和逼供。「貢確索南(Kunchok Sonam)的家庭成員、近親、朋友,甚至只是較熟的人們,在他自焚後不久即遭到拘留至今。」該消息人士說。2013年7月20日,西藏時間早上8點40分鐘左右,西藏安多阿壩州若爾蓋縣唐克鄉索格藏寺(又稱:索倉寺)現年18歲的僧人貢確索南(Kunchok Sonam)在寺院公房前,點火自焚,當場犧牲。迄今都不知道他的遺體是否已歸還給家人,或是依照藏傳佛教儀式進行適當的火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