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4-02-07

法王噶瑪巴於魯特學院開示大手印面對煩惱的方法


  

「煩惱的力量不是來自於煩惱本身,煩惱本身並不帶有這樣的力量。煩惱的力量是我們賦予的。煩惱生起時,如果我們不予以回應,而是任由它去的話,它就會慢慢消失。」法王噶瑪巴在魯特學院(Root Institute)的演講中,藉由簡單深刻的譬喻,指導聽眾如何處理情緒、面對煩惱。

魯特學院為喇嘛圖騰.耶些(Thubten Yeshe) 和梭巴仁波切(Zopa Rinpoche)所創建的「護持大乘法脈聯合會」(FPMT)的分會。每年應邀造訪魯特學院,幾乎已成為法王於菩提迦耶的固定行程,而今年是法王連續8年對該學院的訪問。

下午三點半,法王的座車由德噶寺抵達魯特學院門口的度母小學。右半身曾經中風、至今仍在復健的梭巴仁波切及隨眾早在校門口等候多時。下車後,法王以前額相觸的方式為仁波切加持,接著法王兩手攙扶著仁波切,一步步慢慢地走進魯特學院。

這是兩位大成就者在魯特學院的第一次相會,也是梭巴仁波切中風3年以來的首度重逢。在近20分鐘的步行途中,法王所流露出對仁波切的關懷和惺惺相惜之情,感染了週圍亦步亦趨、緩慢隨行的學員們,個個熱淚盈眶。

開示前,法王特別敦囑仁波切要行三頂禮。仁波切危危顫顫、未靠他人攙扶下,完成了莊嚴的頂禮。與會不少弟子含淚合掌,禮敬實修者們的加持與示範。

法王以藏文開示,現場備有英文翻譯。半小時後,為節省時間,法王直接以英文開示。結束前,法王特別以中文總結前面的開示,以照顧會場內眾多的華人弟子。

法王首先表示,這次是仁波切生病後的首度相會,他很高興在這裡見到尊貴的梭巴仁波切,並且對仁波切多項進行中的計劃極表讚歎。

法王自謙缺乏實修的經驗和闡述佛法的能力,只能盡力為大家提示。法王強調修行必須將佛法融入自心,降伏自己僵化的心靈,減少精神上的痛苦和煩惱:「我們平時可能看起來像是個佛教徒,但當遇到不如意的事情時,卻像完全變成另一個人。佛法不應獨立於我們的日常生活之外,而應融入我們的生活之中,幫助我們減少煩惱。」

法王說明大手印法教面對煩惱的方法,是直觀煩惱的本質,而不是追隨煩惱,這就好比是在前往目的地的旅途中,我們會注意但不會去追逐沿路的風光:「面對各種情緒煩惱,我們必須握有主控權,把它們當成旅途的風景。我們只需要看著煩惱的本質,煩惱就會失去對我們的影響力。」

法王指出,煩惱是自找的,而不是外在的現實:「我們愈是對煩惱起回應,煩惱的力量就愈大。所以說,我們受到煩惱的折磨,都是自己造成的,而不是煩惱本身的加害。」

一切佛陀法教的重點在於自心,法王強調:「所有法教的重點,都在於『調柔自心』。所有圓滿的法教,都將焦點集中於『如何拔除煩惱』。這是我們應該開始去學習的一個重點。」

法王鼓勵大家在受到大成就者的啟發後,必須自己走出一條合適的道路:「往昔的大成就者都教導過降伏煩惱的方法,而過去祖師大德的行誼和事蹟,都能給予我們啟發和鼓勵。但在獲得啟發後,我們需要找到一個屬於自己、對自己有效的修行方法。」

接著法王以中文開示:
今天我真的很高興來到魯特學院。剛開始他們要求給予一些大手印的開示,但大家都知道我不是很會說話,而且開示佛法的內容非常困難。

再者,尤其在大手印方面,有些人可能在實際修行上很精進、很努力,這並不是說我自己是這樣人。但無論如何,任何佛法的修持都要對治煩惱,這是非常重要的。

煩惱的力量不是來自於煩惱本身,煩惱本身並不帶有這樣的力量。煩惱的力量是我們賦予的。煩惱生起時,如果我們不予以回應,而是任由它去的話,它就會慢慢消失。

所以大手印教言中說,生起煩惱的時候,你要看著煩惱,心理也不用特別慌張,不用一有煩惱就覺得很恐懼;但也不需要特別去跟它有所牽扯。這就有點像是你遇到一個路人,雖然你看到他,但你也不會特別去跟他打招呼,或特別去跟他說話,讓他愛怎麼走就怎麼走,你不用特別去跟他打交道。

總結來說,一切口訣都是用在「對治煩惱」上。這樣的一個對治煩惱的修持,不僅在修行期間的幾個小時或幾天,而是在真實的日常生活當中,我們一定要帶著佛法的精神和佛法的力量去對治煩惱。

演講結束後,魯特學院的僧眾和工作人員向法王行身語意供養。接著法王攙扶著梭巴仁波切慢慢地一同步出會場,走向等在一旁的法王座車。在四眾弟子的層層圍繞下,兩位大成就者再次前額相觸,緊緊相握的雙手不捨分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