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4-01-23

高層官員:無法接受中共在西藏語文政策


高層官員:無法接受中共在西藏語文政策

  

『2014年1月22日達蘭薩拉報導』 正在澳洲進行為期一週訪問行程的西藏部長表示,中共在西藏以漢語取代成為學校教學的語言,是西藏人民絕對無法接受的。

藏人行政中央新聞與外交部噶倫德吉曲央女士,日前在澳洲布里斯班出席一場年度西藏盛典。同時,也進行了公開的宣傳活動,與西藏社會成員及中國僑民會面。

噶倫在澳洲維多利亞省首府、也是人口最多的城市墨爾本時,也接受了澳洲廣播電台主持人林森(音譯)的專訪。

「我們一直非常積極地深入與中國社會接觸好幾年了,澳洲存有重要的華人社會,所以我們當然認為與相信社會正義、想更了解有關西藏問題的人們會面是非常重要的事,而且我們想告訴他們說,簡單來說,我們不尋求獨立,透過我們所說的在中國憲法的框架內真正的自治或《中間道路》,我們正在尋找一個可以解決西藏問題的方法,並未去挑戰其政治和領土完整性。」德吉曲央女士向澳洲國家廣播電台表示說。

澳洲廣播電台林森的提問,「你怎麼看待中國僑民的情緒 – 如果他們不支持,但尚可表現出善解人意的態度?」

「正如獨立思考的人們或是個人,我認為他們逐漸地開放心胸去聽見一個西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的版本,以及中共實施的西藏政策,這是導致我們在過去的半個世紀以來,目睹了西藏境內的動盪不安 – 不同於在中共統治下、中國僑民所得到的版本。」 噶倫回應說。

「因此,我們希望傳播這項訊息 - 就像中國有一整個世代對於1989年天安門大屠殺完全沒有概念和線索一樣;我們期盼可以與他們接觸,並且跟他們說,『好吧!我們不談天安門,但或許還有其他事件,是我們無法得到準確信息的部份可以說說』。」她補充說。

當被問及如果發現一場不平等的抗爭 – 一場強欺弱而獲勝的戰役 - 鑑於中國經濟實力的增長,事實上,中共利用經濟的強勢處置或影響全球的政治議程。西藏噶倫說,「中國是全球新崛起的經濟與政治強國;但堅信的是,事實上、真理站在我們一邊,而在國際上,中國確實向各國政府施壓,使其不會戳破西藏問題,但西藏問題不僅與藏人相關。這是關於和平解決衝突的問題,並且向其他邊緣族群和政治運動傳達,我們秉持的是非暴力原則。」

「過去五十年期間,我們沒有任何異議、且堅定不移地致力於堅守非暴力原則。現在,我們尋求自治,完全符合中國政府憲法中言明民族區域自治法的規定。現在,這一切都還是寫在紙上的文字,但中共並未實際地運作執行。如果所有的決定權都在北京和地方一級當局,人們都等待做出決定的北京政府可以實際執行。」她補充說。

回應關於中國漢人移民大舉遷入西藏,她表示說,「區域自治『條款』;如果前去西藏自治地區,以及中國周邊的省份,大部分的高層官員都是中國漢人,最重要的是,他們少有人可以講當地的語言。」

被問及如果中國新移民與當地藏民互動的狀況?噶倫回答說,如果當地的語言和文化不受到尊重,當地人民對於採礦計畫沒有發言權,或是在經濟上被邊緣化,更重要的是,在西藏學校以漢語取代藏語文成為教學語言,這是過去幾年中,令當地藏民絕對無法接受的發展;這些情況之下,怎麼能夠說是享有真正的自治?

當被問及是否不強行漢化,當地藏民現在仍可以講說普通話;但她否認地說,「藏人,當然想要保存他們的文化特性,這是關於西藏的文化和遺產,但不包括中國文化在內。當然,藏人應該學會如何說普通話。普通話是一種非常實用的語言,這是我們鄰居的語言。」

「於是他們的說法,變成了是我們不想學習普通話 - 我們希望可以有選擇性 - 是否可以選擇把我們的孩子送到藏語學校或中文學校就讀。」她補充說。

關於西藏現況,以及年輕一代藏人在中共統治下的學習情況的提問;她回答說,「自2009年掀起的藏人自焚潮,現在高達124名藏人自焚抗議;非常清楚的是,西藏境內的藏人向國際社會發出一項明確的信號,那便是北京當局在西藏的政策已證實是失敗的。無論中國在全球範圍內是多麼的強大,西藏問題依然存在。」

「我們從西藏境內取得的信號非常的清楚,以及在流亡地、我們有跨世代的領導轉移,我們有年輕一代、在傳統和現代教育下成長的領導人,同時也是堅定地致力於確保他們的聲音能夠被聽到。」她進一步表示。

「我們看到了文化同化的真正風險,同時國際社會越來越欣賞像達賴喇嘛尊者所傳達的訊息。」她補充說,「我們需要讓尊者所傳達的訊息、以及頻臨滅絕的文化遺產能夠傳承下去。」

在最後結語表示說,「尊者是西藏文化的精神象徵,文化並不光指著是存在於書籍和博物館之內的,而是藉由人們去延續的。」


(標題原文:高層官員:絕對無法接受中共在西藏的語文政策)